《愤怒的公牛》:自虐狂、撒臆症、不回头

aratana
2007-12-29 看过
马丁•斯科塞斯接受奥斯卡招安的那一刻,估计很多他的影迷的感受都是五味杂陈,当然有欣慰,但也难免有失落。奥斯卡也扎针入肉,但疼只是疼一下,而斯科塞斯会划一道口子;奥斯卡是救赎,而斯科塞斯是解剖。两回事。所以对待一部《愤怒的公牛》,奥斯卡可以表彰德尼罗的热,却拒绝了斯科塞斯的冷。

杰克•拉莫塔是1949年的世界中量级拳击冠军,他写了一部自传,剖析了自己的一生。德尼罗把它推荐给斯科塞斯,三个意大利裔的纽约人的灵魂产生了共鸣。当时的斯科塞斯麻烦缠身,吸毒,然后离婚,濒临破产,看到这本自传,像是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出口。

拉莫塔一路打上来,非常顺利,拳拳到肉的镜头在斯科塞斯的快速剪辑下极具张力,没办法,为了不让观众过于关注暴力,只好把全片的色彩调成了黑白。拉莫塔是个相信用拳头说话的人,所以当他抱怨自己的手小的像个娘们、打不上重量级时,那伤感可是发自肺腑的。

就算是他犯了错,为了前途和黑社会妥协打了一场假拳,但休息室中的抱头痛哭还是让我们原谅了他。什么是好人,犯了错,改正了,才是好人。成功需要代价,当拉莫塔挎上世界拳王的金腰带,走到角落向失败者表示安慰,一瞬间简直让人以为是在看励志片。

拳坛不是久留之地,拉莫塔的离开印证了海明威的名言: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倒。他挺在拳击台边鼻口蹿血,不肯倒下,嘴里还骂骂咧咧,真是老美的一贯作风。但好在他还是坦然接受了,越混越差也无所谓,先是自己开夜总会,再是给人打工做脱口秀小丑,没看他怎么失落。

1980年离现在不远,就算电影说的是1940年代的事,再即便从“非女权主义”的角度讲,一个处在“事业上升期”的大老爷们打老婆也非常说不过去。就算维琪和他人的亲嘴有点小暧昧,但拉莫塔的干醋吃得还是相当让人摇头。

如果不一棍子打成小心眼的话,那么拉莫塔肯定就是在撒臆症。他越是专情于维琪越是疑神疑鬼,越是执着于拳击越是患得患失,越是纵情于声色越是内心空虚。拉莫塔在争名逐利的压力中迷失了自己,打老婆只是外在的表现之一。

没有回头路,只能往前扛,也许这就是生命的不圆满。这样的人,我们同情却无法同情得彻底,憎恨也无法憎恨得彻底。那种电影中见惯了的是非分明的英雄和恶棍,在这里全都不见,混合成一个拉莫塔,也成为一个真实的人。

人无完人,每一个角色都会犯错,不犯错的人不可信。就像拉莫塔蹲了局子,以头撞墙,简直是自虐狂,但其实那不是忏悔,而是要让自己明白,我不是一个混蛋。所以再怎么灰,这个电影还是有正面的指向。每一个有梦想的人,背面就会有欲望;每一个努力过的人,背后就是挣扎。“人是否有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曾经是一个瞎子,我现在能看见了。”
279 有用
64 没用
愤怒的公牛 - 豆瓣

愤怒的公牛

8.4

3556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6条

查看更多回应(26)

愤怒的公牛的更多影评

推荐愤怒的公牛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