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器:那个少年委屈的颜色,is Red

炳叔
2020-05-2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一次看《砂器》,我是少年。

一个12岁的少年,最直观的感受,是替电影里的男孩,委屈。

特别委屈。

凭什么?

天不管,地不管,娘不管,爹不管,我自己挣扎出的前程,要毁于一句废话:他是你爹。

第二次看《砂器》,我当了爹。

我已经能从逻辑上理解并区分,什么叫道德绑架,什么是道德约束。

在生活中遇到过,道德约束的痛苦。

在职场上收获过,职业道德的价值。

我在唯一能按自己意志行使管理权力的地方,当爹这件事儿,做了一个决定:不打孩子。

熊孩子不能打的痛苦,

一晃,我坚持了22年。

“话术”和“话疗”这两门技艺,淬炼的水平,可以随时脱口秀。

额外赚了很多主持人的Money。

第三次看《砂器》,儿子刚哭过。

哭的理由,不能说。

因为,很快,他自己就会觉得,这是一次美妙的人生体验,幸亏没错过。

而,我想对,那个委屈的少年,和贺英良,说:

1.情绪和态度,OK。

2.解决方法,不对。

既然已经决定通过入赘豪门,实现自己人生的音乐梦想。

那就应该,把豪门当自己人。

如果,第一时间,就请前大藏省的高官,自己的准岳父,出面跟三木谦一谈。

绝对,谈不出杀人封口的昏招。

光用爱国主义的热情,随便灼烧一下退休警察的民族荣誉感,就可以把事情拖个3年。

3年后,

曲震寰宇,名利囊中,

再自己揭秘,带着媒体一起返乡去看亲生父亲,

就是一桩,逆风少年成名不忘初心,的人生佳话了。

无论是哪种道德考量,

都是完美。

So,

“办法总比问题多”

这句话正确的前提是:遇事有人教,你家输得起。

备注:

日本电影《砂の器》The Castle of Sand (1974)

上海译制片厂,童自荣配音版《砂器》(1980)

根据电影翻拍的,11集电视连续剧《砂の器》The story of the Last Symphony (2004)

0 有用
0 没用
砂之器 - 豆瓣

砂之器

8.2

547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砂之器的更多影评

推荐砂之器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