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究是内骨骼的生物

路过烟雨
2020-05-29 看过

(17年旧文)

《蜘蛛侠:返校季》8.0

还是喜欢“返校季”这样的直译,homecoming既点出了这是蜘蛛侠正式加入漫威宇宙的“回归”之作,又带着青春校园的味道,显然要好过假大空的“英雄归来”。

托比·马奎尔版本的《蜘蛛侠》是美式超级英雄电影的第一个巅峰,它的意义不仅在于用那个年代可称惊艳的特效以及小人物逆袭成为大英雄的代入式体验完成了对观众的超级英雄电影启蒙教育,更在于用它丰厚的票房给了市场一剂强心针,不负责地想想,倘若那时候迪士尼已经在筹划着收购漫威构想电影宇宙的IP矩阵的话,犹豫中的决策者一定是从当年的《蜘蛛侠》身上获得了正反馈的。

后来《钢铁侠》登场,漫威不是没想过去抱一抱当时贵为一哥的蜘蛛侠的大腿,被高冷的索尼拒绝了而已。

后来索尼自己搞了个超凡蜘蛛侠,加菲尔德与石头姐的组合诚然很养眼,只是那会儿MCU这艘前无古人的超级IP巨舰已经装上了反重力引擎打起了外星人,上了船的自然美滋滋,没上船的孤军奋战起来那就很尴尬了。

再然后,十年还没到呢,史塔克先生就俨然一副小虫干爹的模样了。风水轮流转,个人奋斗终究比不上历史进程。

托比·马奎尔版本的第二部是所有超级英雄系列片里面都显得出众的“第二部”。想想那几年还有更为出色的《X战警2》,看来那时候导演们还没有丢掉《如何拍续集》的辅导资料。后来的导演们尽管还是没有从废品回收站抢救回那本辅导资料,但他们机智地启用了漫威牌流水线,从此所有的一二三四五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彼此彼此,孪生兄弟不比高低。

在流水线这个事情上同时地对漫威又夸又黑,我每次写他们家的电影都要来一遍。什么时候我词穷了,他们肯定还在这样拍。

托尼说,如果你没有装备就一无是处的话,那么你根本就没资格拥有它。这话勉强算是电影的核心观点也是英雄的成长关键,只是这话由钢铁侠说出来,我怎么就这么不自在呢?当时小虫一脸懵逼的心情,大概和我们听马爸爸说“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创办了阿里巴巴”差不多吧。

原著漫画里面蜘蛛战衣并无人工智能,“凯伦”算是电影原创,配音演员是詹妮弗·康纳利,她现实里的丈夫是钢铁侠战衣里面的人工智能“贾维斯”的配音演员,所以凯伦和贾维斯其实是一对呢。

每次提到詹妮弗·康纳利,我都会想起她在《美国往事》里面的那段面粉舞,那个微微侧着脸的浅浅笑才是万千情窦初开的美国小伙子日思夜想的女神模样啊。

后来彼得·帕克的女神变成了黑白混血的黑珍珠,他的基友是个亚裔,他的死对头变成了印度裔(Zero,别以为你增肥了我就认不出你…)。校园里来来往往的年轻人里面有色人种占了大半。我无意多做评价,但我自己认为,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其伟大之处并不在于所谓民族熔炉之类的多元化上面。

亨廷顿临死前写了《我们是谁》,挥斥方遒一辈子,末了看看自己反而生了这样的疑虑,悲哉。

即使有怪姐姐凯伦在耳边撺掇,那个倒吊之吻还是在少年的犹疑之间闹剧收了场,所以他们最终没成,预告骗里的那一吻最终也被剪掉了。丽兹毕竟不是玛丽·简不是格温·史黛西也不是蜘蛛侠漫画里面万千女友的任何一个,她是曾倒映在少年心水面的月影,伸手触碰就会漾碎。

这次没有至亲的叔叔倒在血泊里对他说着“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也没有狗血到非要女友在他怀里死去,反而梅姨徐娘半老竟然身材火辣,倾慕的女神恰好也喜欢他,虽然还是和准岳父打了一架,但青春校园里少年模样的蜘蛛侠这次终于不再苦大仇深,他想要成为一个英雄的驱动源自潜意识里对父辈也即妇联尤其是钢铁侠的倾慕与挑战,青春期的少年总是此般心性。

起初他满脑子都是干一票大的然后风风光光地加入复仇者联盟做个大英雄,可是抬头看看那些动辄灭国歼星或者拯救世界的家伙,他忽然觉得做个纽约市民的friendly neighborhood打击罪犯其实也挺有必要。脚踏实地也是一种成长,并且很多时候尤其地难能可贵。

来自外部的驱动总会伴着成长而消退,自我的驱动才会长久,人生长,要立自己。虽然被蜘蛛咬了一口,但我们终究是内骨骼的生物。

0 有用
0 没用
蜘蛛侠:英雄归来 - 豆瓣

蜘蛛侠:英雄归来

7.4

35392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蜘蛛侠:英雄归来的更多影评

推荐蜘蛛侠:英雄归来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