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阿姆罗与夏亚有着不可描述的基情?

宛如飞翔
2020-05-29 看过

这部电影是播放给35岁以上的观众看的。这句话虽然在30多年后会轻而易举的被误解为“你们年岁不到的话可能看不懂”。但其实这句话的本意是:自1988年以来,35岁以上的日本人会有特别不一样的经历,而对于这帮有着不一样经历的人来说,逆袭的夏亚就是为你们准备的了。同为35岁以上的押井守被伊藤和典的抱怨吸引,去看了一次逆袭的夏亚,自此对这部影片赞不绝口,并且作为少有的只看一遍就能懂的人来说于接受采访时表示“逆袭的夏亚说多少个小时都不会觉得累”。而同时期的富野小迷弟庵野秀明却至少看了三次才略懂一二。并且第二第三次还是被同事骗去看的,好在摸懂了其中的内涵后顿悟,称逆袭的夏亚赛高。这35岁以上日本人才有的经历自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发生在日本的一系列学生运动,有着进步意识的日本学生曾经在50年代末发起了安保斗争,随后又在60年代相应领国号召发起全共斗,学生们在活动中强迫要求进行分别分派,针对日本当时沦为美帝走狗的现状发起多次反抗斗争,这一时期的日本运动主要以14岁到25岁左右的年轻人为主,不管反对美帝还是反对傀儡指派可谓全民皆兵,好不热闹。但随着领国风气转变这一系列运动最终不了了之。这样来看夏亚如此激进,好像被安置在那个时期也一点也不为过分,都是做着与前世诀别一般的事情,手段什么的没分没寸但也是那个时期年轻人该有的样子。当然逆袭的夏亚的结局并不能以谁征服了谁,谁的理论得到了应证,能够拿出一个明确的结果来。但显然观众也不是奔着这样一个目的去观看电影,总监督自然也没有必要回答大家结果应当是怎样的吧。这样一个饱含谜题的结局自然有了诸多遐想的空间,在80年代末的日本,开创了一种新形势电影结局的先河。而将夏亚等人的观点与三次元结合之后,大家或许能稍许理解片末天空中莫比乌斯环的奥妙了。夏亚在本片中表达的主张是,由全人类来看,里面总是混杂着大量的愚民笨蛋,他们过马路不守规则,遛狗不牵涉绳,他们放任孩子临近危险而自己从来不去考虑什么责任。这个时候你或许会拿出一大堆经济学、经济决定上层建筑之类的理论哇啦哇啦,但不好意思,富野由悠季也是日本人,60年代的日本对于“教育”有着更深层的重视,人之为过,教师同责。当全人类的笨蛋们投票选出一个两个甚至更多的特朗普,你会去说有钱就是万能的吗?当这帮笨蛋选出的特朗普一而再再而三地迎合愚民的倾向,完成了各种秀下限的操作时,有识之士又能怎样?于是倾向于乌托邦的西洛克说,要选出一位杰出女性来当全人类的总规划师;于是忍受不了愚民遍地的地球联邦高层铺张浪费,而自己却身处冰冷宇宙的哈曼卡恩出来要怒砸地球,等着两位巨头逐个被NEW TYPE击破之后,那个口口声声说着NEW TYPE引领新世界的夏亚,最终还是倒向了绝望。押井守通过富野由悠季本人撰写的台词“抹杀地球,肃清人类”以及曾经在60年代颇为流行的“天诛”,自是直接得到了电波get,而夏亚进行毁灭地球的行为初衷,就是这种绝望。他的恶行并非出于某种目的,而仅仅是出于这种绝望的自然报复。而阿姆罗作为社会中坚的代表,如同勤恳工作的你我,不太在乎身边笨蛋们闹出来的糗事。人生自有定数,自是阿姆罗一辈所切中的。这从他对待哈萨维的教导中可以看出,当哈萨维信誓旦旦表达要救出葵丝时,阿姆罗被年轻一辈的决心所惊,随后又马上转变为教导,但也仅仅停留在语言层面,毕竟亲身经历过的错误,看到同样经历错误的后辈,阿姆罗也真的有些淡然了。绝望的夏亚与仍抱有坚持的阿姆罗,都只是总监督富野由悠季本人的两个人格缩影。如同面临选择前摇摆不定的你我,当我有这样的想法时,也一定会听到另一个声音,这两种声音相互交映,方是真实的自己。如同事物被不同方向的光照会展示不一样的投影,逆袭的夏亚中两人,夏亚与阿姆罗也并非可以被规划到纯粹的左右对立,也就像左翼和右翼没有确切的评判标准,夏亚与阿姆罗两个角色也因此更加的立体。以革新进步为标准,那么怀揣父辈进步理论夏亚自然是一名左翼主义者。但再将反人类罪行标准衡量夏亚,他确实又玩了一次宇宙纳粹,长远来看夏亚搞的这一套操作也确实对地球来说相当环保,同时以牺牲地球居民达成向革新迈出第一步的计划又是那么的理想主义,那么夏亚此时就变成了激进的保守主义者。作为夏亚对立面的阿姆罗也并非是另一极的存在,阿姆罗许多言行与夏亚几乎一致,在单兵对战中,通过阿姆罗的语言可以获知,他显然是支持人类进步与革新的。但如同以往历史每次革新都充满了巨大牺牲,革新完成后达成的新规律又与革新前领袖提出的设想背道而驰。人们该干嘛干嘛只是换了种生存形式。拿破仑发动战争之前口口声声说的人之光耀,在形成新的世界风貌之后又变成了人为齿轮,世界只是个体与社会互得所求的“新形式人类养殖体系”的容器。阿姆罗确实没怎么样提出更加具有建设性的意见,但他对于夏亚的否定来自于既定事实,所以这一点上他像个保守主义的右翼,但他同样又提出了人类革新本应由零星之火,即各个岗位上绽放自我光芒之人共同进步,这一点上他又是个理想主义左翼。两人来来回回的纠葛也好,意识形态冲突也好,仿佛隔空与自我灵魂的对话,似乎永远都没有一个切实如何的回答。两人更像在共同目标完成之前,两种达成目的途径选择的风格对比,没有谁好与谁坏。如同人类历史上诸多奇迹一般,见证之人感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未见之人或有所疑或有所悟,零星的人类个体意识终于借着科技上的“精神感应框架”一同催发出了令人不敢相信的奇迹。人类的革新,也如阿姆罗所指,由人类个体闪耀点借着无法言语究竟的科学技术达成了挽救人类故乡的事迹,而那个半瓶子晃荡饶有抱负的夏亚本人,也终于见识到了自己当初故意留下的后门迎来的“进步未来”。只不过两人在面对各自期待之时,也正是远离烟火红尘之刻,往复交织的意识形态终于找到了归宿,原本相似的两人化为莫比乌斯之环,也正如这环的外貌,夏亚与阿姆罗对立观念好似一根线索的正反两面,两者互为表里。但当这环被看清全貌,彼此对立的两面又互相催生,亦是同根同源,永不分割……(转)

1 有用
0 没用
机动战士高达 逆袭的夏亚 - 豆瓣

机动战士高达 逆袭的夏亚

9.1

527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机动战士高达 逆袭的夏亚的更多影评

推荐机动战士高达 逆袭的夏亚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