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可怜

张大炮
2020-05-2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观看于2020·4·1

如果说《Schindler’s list》表示的是二战期间的冷暖,那么条纹睡衣就是完全揭露二战纳粹的邪与恶。

其实可以说全影片都是以八岁男孩Bruno的视角来揭露纳粹党泯灭人性的恶举,Bruno的父亲因为工作原因要举家迁居到乡下,而所谓的工作就是管理奥斯维辛集中营,在这里进行毒气实验以及种族清洗。

Bruno作为天真的八岁小孩,他不懂为什么要全家搬到乡下,为什么教书先生强调历史,强调犹太人是恶魔,为什么父亲日渐暴躁且阴鸷,为什么帕维尔之前当过实习医生最后却来削土豆,为什么 Shmuel整天吃不饱,还穿着条纹睡衣,为什么隔壁农庄的烟囱传来的气味如此难闻。

很讽刺的是,纳粹主义们一直奉为真理的种族清洗却不敢如实对小孩说出,我很好奇他们是否会在午夜梦回时看到死去的无数亡灵跑到床前追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当然这是没有答案的,正如如果深究Bruno的疑问,我们会发现答案就是,他的父亲作为纳粹党员要来管理集中营,奴役犹太人并且没收他们的财产作为战争物资甚至是自己的开销来源;教书先生作为被洗脑后的德国人,也是纳粹份子之一,他认为德军现在所做的一切是扫除之前历史遗留的肮脏,种族清洗是壮举,值得后世永远纪念,德军正在创造一个美丽的新世纪;父亲日趋被纳粹主义洗脑,暴力血腥深入骨髓,很难想象一个男人在外面毫无顾忌的践踏生命的同时在家里却摆出一副慈父模样,尊妻爱子,他的阴鸷可能是因为在与内心的恶魔作斗争吧,当然这个恶魔只是在思考要不要将对犹太的暴力付诸在妻子身上罢了;帕维尔来这削土豆的原因只有一个,他是犹太人,只要有这么一个血统,德军便可以无视他的主观意愿,随意践踏,任意欺凌他; Shmuel穿睡衣是因为这是奥斯维辛集中营区别他们的身份的标志,并且他们不配拥有私人财产,而且 Shmuel一个八岁小孩没有能力为集中营带来利益,因此他的食物分配也是最低的,甚至还会被军官克扣或者是其他饿惨了的小孩争抢;烟囱的气味是在焚烧“垃圾”,但是德军所谓的“垃圾”却是数十万的犹太人,有身染毒气行动不便,没有劳动能力的活生生的人,也有死于毒气室或者是长期的劳务以及军官的暴力之下的尸体,不是所有东西化为灰烬便会消失的,纳粹这些罪恶行径将会化为漂浮于空中的灰烬,飘向世界每一个角落,你们将会向世界忏悔你们的罪恶。

现在来聊聊电影里的情节吧,我觉得很气人的是 Bruno的父亲以及他的中尉 Kotler,他们在奴役以及驱使帕维尔的时候根本不忌讳年仅八岁的Bruno,他们在面对帕维尔时脸上那几乎扭曲的神情以及声嘶力竭的怒吼,都一步步的将Bruno从他们身边推开,Bruno在和Shmuel聊天时就直言“我很怕他”。而且在Kotler疏忽之下使集中营的事被Bruno的母亲知晓,以致引发家庭矛盾,此时Kotler为了转移Bruno父亲的注意,在家宴上将打翻酒杯(实际是Kotler故意推到,有借口暴力犹太,借故摆脱自己的父亲是犹太且叛国的事实)的帕维尔掐着脖子拖出房门,门外传来的哀叫以及“砰砰”的撞击声都不断的敲击着Bruno的小心脏。隔天他们在用早饭时,门口处有佣人在擦拭着什么,而帕维尔再也没有出现在小厨房的板凳上削土豆了。

Bruno的母亲真的是属于上流名媛的类型,她知书达理,得体大方,并且作为丈夫的贤内助支撑他的一切决定,但是同时她长期浸在高贵的红酒中偶有醉意的忽视了一些生活上的“奇怪现象”,她也会觉得犹太人是罪恶的,但是不影响她在得知帕维尔帮Bruno包扎伤口时给出的一声“Thank You。”(当时弹幕很多人包括我其实都在期待她会说出这句话)她得知集中营实际是种族大屠杀的阵地时,她屡次和丈夫争吵,抗争,并要求带着孩子离开这个魔窟,她是善良真诚的,虽然她无力改变现状,当时的社会现实也不可能允许她这样做,但起码她不愿意让这些罪恶延续给下一代。

还有一个人物是Bruno的奶奶,也是Bruno父亲的妈妈,她是犹太人,但是在当时时代背景是种族大屠杀时,她的日子也不好过了,尤其是自己的儿子居然是纳粹党员,因此在影片开头众人庆贺Bruno父亲升职并欢送他的时候,这位奶奶站在一旁,冷眼看他们的喜悦和对脚踏深渊的不自知,奶奶具体和他说了什么我忘了,大概是你确定要继续走这条路?这样屠杀族人?最终这位奶奶被轰炸机无差别轰炸城区时死了,但是这位儿子却同意在她母亲的墓碑上放“希特勒的祷告”,这位造成族人处于灭绝边缘的罪魁祸首,就连儿媳也直言说这个举措会令母亲亡灵不安,但是儿子仍然声称:这是总统对我们的劝慰和祈祷。也许就是在一连串的事下,让Bruno的母亲认清这个男人吧,她知晓这个男人再也不是新婚时哪位正直善良有进取心的爱人了。

至于主人公Bruno,只能说他完美的诠释了小孩的世界,热爱探险,然后探险到了Shmeul,对世界充满好奇,不懂为什么会有人生来邪恶,以及,胆小。对,胆小,他自认为和帕维尔是好朋友了,对他没有偏见,愿意和他交流,但是当帕维尔被Kotler架出去暴揍的时候,他感到的是害怕,他怕Kolter的暴力以及父亲的权威,最终帕维尔死了。而Shmuel也一样,Bruno一直很想和Shmuel交朋友,主动亲近他,甚至看到他来家里帮忙的时候很开心,主动拿蛋糕给他吃,但是当Kolter一脸凶悍的质问他是否是自己拿的吃的时,Bruno又畏缩了,他扯谎说是Shmuel拿的,自己全然不知,最终Shmuel被打伤了一只眼睛,重伤的程度是一个礼拜都不见红淤消退的惨状。但是他也真诚,承认错误,并且为了帮Shmuel找到爸爸决定钻进集中营,却不知这一步给两人带来的都是毁灭。

在看到这一情节时,我真的很想跳到屏幕里面大声呵斥止住他,不要这样,别这么愚蠢,难道这些天你家里人隐晦的阐述还不够你明白些什么吗?!

也许,作者可能就是希望用最后的结局来震撼,惩罚世人吧。人们做的恶总是会有报应的,就像Kolter被派去战场,而Bruno的父亲也以失去儿子为代价,以今生都会被妻女埋怨,甚至怨恨的处境来为他种下的恶果忏悔吧。

Bruno,你是多么好的小天使,愿你在天堂和Shmuel一起,和其他朋友们一起,玩的开心吧!

0 有用
0 没用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 豆瓣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9.1

36032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的更多影评

推荐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