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失所望。

恶隐息烙
2020-05-2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在《通灵少女》第一季的影评里说过,这个系列的设定之所以出色,是因为它不仅观察少女对于世俗世界的干涉,也观察世俗世界对少女内心的干涉。很遗憾的是,这一季把这个优点丢得七七八八了。

这个故事本身是构建在台湾独特、完整的庙宇信仰体系之上的,然后通过作为主角的少女、以她尚未被世俗同化的视角去观察俗世,使得整个故事具有寓言式的深厚和宏大感。但很可惜的,这一季过度关注故事的奇幻属性,把与本土文化的连结斩断,导致整部剧降格为一部寻常的志怪片而已。如果这个类型的恐怖宠物店、夏目友人帐和虫师还没让你看够,还有cheers这种架设于现世的剧集可以看。

新男主的引入其实是个很好的机会,编剧也给了他很完整的个人故事线,但不知道为什么仍要遮遮掩掩。很明显,张宇轩这个角色的设定是一位性倒错者,他感觉束缚于自己的身体、不被自我、家人和世界所接纳,所以才选择了那样的路途。而因为这种遮遮掩掩,导致结局的处理方式也变得非常流于表面,无法深入到角色本身的挣扎中。最终他和家人、和自己和解了吗?他如何面对身体与灵魂不同调的煎熬?明明角色被给与了第二次机会,透过“what if……?”式的剧情展开,作品有机会大声地呐喊:不,并不是变成另一个人、并不是选择另一种方式、并不是以更容易被社会接纳的形态活成“父母期待”的样子,就是答案;而真正的答案,需要全社会一起参与到答题中。可惜,最终影片只给了一个安慰性质的收尾,实在太敷衍了。

而也正因为在这个角色上的处理失败,也让这一季的另一大主题严重发挥失常。担任仙姑职能的小真,如何在世俗与校园生活夹缝中找到自己的位置?编剧花了那么大精力把妈妈这一角色带回来、也提到了“寻求普通(/正常)的人生”这种台词,却没能很好地将这些表达与小真角色本身的人物弧光交织。作为小真镜像的晓彤,走上了和小真高度相似的生活方式,却最终只通过一个事件潦草收尾。这种对照最终体现了什么吗?很失败。晓彤做了仙姑、小真不做仙姑,这种反差应当体现的是,仙姑这一身份、这种能力不仅是重大的责任,同时也是人物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它将少女从庸常的生活和泯然众人的命运中抽离(不管这种抽离是主动还是被动),赋予人物独一无二的人生体验。由此,剧作也才能去讨论“寻常”与“非常”之间的抉择,讨论社会对于生存方式的规训,讨论任何个体生活在群体中的挣扎和挑战。

而这是,这种讨论才能以回环的方式,与男主角的性小众身份形成映衬、达成角色的相互理解、也为角色故事寻找到出处。男女主角这时的情感关系,才能从单纯的少男少女懵懂情感,上升到惺惺相惜的深刻理解之爱,最终少女的艰难告别与成长才获得了分量。

缺失了这种分量感,小真在故事中呈现的“少女的个体成长”变得毫无意义,整部剧的过程中她也被迫钉在原地,去围观和见证其他角色和故事的发展,自身却不能够前进;上一季结尾,她终于得到的“仙姑”与“少女”这两种身份的统一,也完全被抛弃。一切的安排,都只为了最后后“感人肺腑的最终告别”戏码,可如果角色本身失去了成长性,“告别”所谕示的改变和可能还有什么存在空间呢?

上一季的成功,想必带给制作方更多空间,编剧也在议题上放了更多心思,庙宇体系的现代化蜕变是一个很有意义、很值得讨论的议题,但最终同样不了了之。正如剧中两件庙宇对于鬼神之事的不同态度所呈现的,信仰并非由鬼神而生,而是由人心而生;信仰的本源,是人对生活的失控感和无力感,这种失控和无力是金钱、理性、医学甚至心理咨询都无法提供救济的,因此人必须依赖不可依赖之物。也正是这种深植于人心的无能为力,成就了信仰存在的必要性和必然性。然而上一季还有议员替老婆续命这种故事来讨论这个议题,这一季就只剩了干巴巴的台词,庙宇所象征的信仰体系的现代化、与当今生活的相适性进化这么重要的议题也自然地流产了,变成了“企业化运作“”建立网站和apps”“视频和直播等新技术和新媒介的参与”等等表面文章。

而在失去了这一本土化文化的土壤之后,这部剧也终于摇摇欲坠,把自己从一部无可替代的文化作品,贬低成了一部装神弄鬼的玄幻片。

这就是它让人失望的原因。

1 有用
0 没用
通灵少女 第二季 - 豆瓣

通灵少女 第二季

6.6

28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通灵少女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通灵少女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