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双死掉的眼睛

woo🌈
2020-05-28 看过

一片片荒凉的的黄色土地,一张张麻木的表情,一双双像是死掉的眼睛,这 里,在大山的里面,在文明的背面,在普照大地的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这里,便是“盲山”。电影《盲山》由导演李扬主导拍摄,这部影片运用了 第六代导演普遍运用的纪实性风格,影片以似是纪录片的形式讲述了拐卖妇女的 社会热点问题。

中国电影在发展到 90 年代时,“第六代”导演重拾纪实主义,并成为他们作 品的主要表现方式甚至发挥至极致,“第六代”电影“包含关怀社会弱势群体生 存境遇的记录精神,它以记忆和想象混合的普通人物的视觉来还原历史,“第六 代”电影人物的边缘性则主要把握了社会底层的特点,其电影纪实风格建构强调 当下和历史中普通人的感情和情绪,表达了一种新的电影精神。”

在影片《盲山》中女大学生白雪梅因为考上了大学,本是成为了全村的骄傲, 她想为家里分担,但完全没有防范之心的她跟着一个叫吴经理的人倒卖药材,一 杯水下肚后,她晕晕乎乎地倒下,醒来却发现自己被拐卖了。后来故事的发展更 像是“越狱”的情节,故事的主要情节也在这一场逃离野蛮、落后文化的“越狱” 里展开了。

一、 没有夸张的色彩,只有赤裸的人心

“盲”字是个会意字,是“死掉的眼睛”。可在这个故事里,死掉的不仅是 眼睛,还有人心。

首先,影片从头到尾几乎都没有采用太过鲜艳或者夸张的色彩,也没有波澜 壮阔、惊险刺激的情节,影片就像是在叙事,运用朴实的色彩和真实的景物,通 过强烈的纪实色彩深深的震撼观众的心灵。在影片中导演竭尽全力让观众感受到 真的感觉,在平静的叙事里几乎没有介入多少议论和评价。

其次,影片中的群体肖像都大同小异,总体凸显出两个字——麻木。他们不 知道拐卖人的行为是犯法的,而且花钱买媳妇在村里多的是,他们只会一个劲地 询问黄德贵有没有在床上“制服”女主人公,甚至看似忠实可靠的邮递员把白雪 梅写的家信交给黄德贵也是平静的神情,这些群众都是这场悲剧事件的同盟,而 且不只这一个故事,他们更是这种悲剧现象的帮凶。

《盲山》中的主要人物中每一个人物形象背后都隐含着深刻的寓意。

作为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白雪梅一直是不认命的,她一直都想逃脱, 在她的人性中一直都有单纯善良的一面,即使在现实的摧残下,她也一步步变得 开始学会交易,就像用肉体去换取那 40 元钱一样,但在心里她依然有单纯无私 的一面,只是后来这一面她只在那些天真的孩子面前展示,她教他们读书,传授 他们知识,试图以微弱的力量让孩子的未来会有所改变。而黄德贵是这个落后的 大山里众多成年男性的代表。他的生活平凡又普通,他一直光棍,所以不得不买 妻子,而娶媳妇的唯一目的便是繁衍后代。能看的出来的是,最开始黄德贵买来 白雪梅后,并没有马上逼迫女主人公和其发生性关系,而且在遭到雪梅的强烈反 抗之后也选择暂时放弃,但在他的父母知道儿子和儿媳妇还没有完成传宗接代的 “任务”,再加上那些愚昧的村民不断的调侃的嘲笑之后,他也在父母的强硬帮 助下强奸了女主人公。也是从这之后,黄德贵的性情有了一个较为明显的变化, 他变得暴力和专制,也几乎完成了“从灰色人格到黑色人格的转变”。

其实,可能最让我失望的是黄德贵的弟弟黄德诚,因为对他期望太高。作 为在这个落后、愚昧的大山里的唯一一个老师,黄德诚深受每个孩子们的喜爱, 而他的存在似乎也代表了这样落后愚昧文化和环境中的一丝希望。我相信在前半 部分的时候肯定有那么一些人将白雪梅“越狱”成功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我也

如此。虽然他也确实做出了一些努力,为了让雪梅能够过得不那么痛苦,他不仅 经常给她带书,还在雪梅挨打时帮助她。但最后他还是背叛了自己的诺言,他一 步步地开始利用雪梅对他的依赖和渴望逃离这里的心情来和雪梅发生关系,从而 满足自己的私欲。 “如果说黄德贵是由蒙蛮文化直接同化的代表。其弟弟黄德 诚则是曾一度被文明争取,但最终又被蒙蛮夺回的象征。黄德诚受过中等教育, 他对买卖、殴打妇女的现象也感不平或愤怒,原本应该被划入文明人的范围。但 当蒙蛮常常以一种强势的姿态出现时,他也就慢慢习惯了,最多也只是背地里发 发牢骚。后来他甚至借钱给黄德贵买媳妇,已暗示了他在山外所受到的文明教育 在蒙蛮文化的围剿下进一步的败退。”

总之,在这样一种平静地叙事中,在一颗颗赤裸的人心下,白雪梅的“越狱” 故事开始了。

二、 朴实的方言,真实的山村,残酷的故事

从被拐卖到一次次逃跑最后到求助,这个故事隐含着层层递进的悲剧内涵,

故事从白雪梅一个人的人生悲剧最后也触及到了社会和文明的悲剧。

在这部影片里,演员们说的都是方言,影片也没有背景乐,唯一的背景音还 是古老而朴质的民歌,影片在毫无悲惨背景乐的陪衬下能展现这么残酷的故事不 得不说也是导演的厉害之处。最真实的一点就是李扬导演延续了实景拍摄、真人 现身的手法,对真实的人物进行了大量的采访,而拍摄的生活场景也是真实的山 村。导演正是用这种纪实的手段来表现这样现实而又残酷的一个故事,一切都在 黑暗中进行,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而又悲凉。虽然这部影片拒绝了明星大腕,在影 片中除了主角白雪梅外,剩下其它被拐卖的妇女大多是当地的居民,虽然他们可 能没有专业演员那样生动,但却在神态、动作等方面会显得更加真实。

影片中有一幕是村中池塘里漂浮着死去的女婴,因为“重男轻女”的思想依 然存在,大家都想要男孩,所以生下来的女婴就遭到了无情的抛弃,但是长大后 村里没什么女孩在,所以娶不到媳妇只能打光棍,最后不得不通过“买媳妇”来 传宗接代,在村里,在这个落后的文明环境中,这样残酷的故事,这样的悲剧就 是这样一代代地循坏,甚至愈演愈烈。所以其实整个村子更像是一个联盟,他们 都盲目地做着同样一件事,他们都不知晓法律,他们同样用专制和暴力去制服要 逃跑的妇女,他们都是一群眼睛死掉的人,有着一个赤裸的心。

三、 门窗是牢,困住了渴望的眼睛

被迷晕之后醒来的女主人公白雪梅没想到自己会被卖到一个大山的村子里, 这里与外界的文明完全隔绝,只留下唯一一条可以通往外界的道路,那是希望也 是令人绝望的存在,因为那条路被人死死的守住了,被落后愚昧的思想紧紧地堵 住了。在这里,只有野蛮的逻辑和到处是门窗的“牢”。其实,门和窗在人们的 心目中本应该是光明的存在,不然怎么会有“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这一说,但 在这个故事里,不断出现的门和窗却更像是禁锢人身和思想的代表。

导演巧妙的运用了“门”和“窗”这个两个“物件”,让不断出现的门和窗 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口”字,而每一次门和窗的出现里面也总有人的存在,“口” 里有“人”,这难道不就是个“囚”字吗?。例如,在大摆婚宴、喧闹不断的时 候,镜头却给向一群孩子好奇地透过窗口偷看屋内的女主人公,此时画面就好像 是两根窗棱夹住了被绳子绑住、正在使出浑身力气挣扎着的雪梅。影片中像这样 透过窗户描写被禁锢的女主人公的画面还有很多,无论是哪个画面,都在努力让 画面的前景看起来是一个个如同监狱的森严的方形窗口。

但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也反复出现过很多次的是:婆婆在门内织布,她 的背景都是黯淡无光的,但她一直透过这扇看似充满亮光的大门,死死地盯着住 雪梅出门的身影。门里门外都是“囚”。

四、 不一样的走向,一样的境遇

也许故事的情节看起来是在基于一个很傻的骗局上发展起来的,会有人问为 什么一个女大学生就能那么轻易的、没有一丝防备之心的被别人欺骗,甚至还被 一瓶水给迷晕从此改变了人生道路,也许也会有人问为什么逃跑的时候可以连钱 这件事都没有想到,但是为什么没有人问在法制社会下为什么还是会频频出现拐 卖妇女的现象,难道每一个骗子的骗术都那么高明吗?

故事的开头也许很幼稚,但故事的结局却引人深思。我看到两个不一样的故 事结尾,两个给人的感受都不同但又都超乎了我的想象。在我看影片的过程中我 会想最后会不会女主人公始终逃不出去然后被这个村子所“同化”,变成和她婆 婆一样悲惨但也是帮凶一样的存在。但最后一个是以砍下的菜刀解脱,一个是以 最后逃脱结束。

最先看到的是前面这个结局,那砍下的菜刀似乎让白雪梅从一直以来的禁锢

中得以解脱,但也同时让她陷入另一种极端的不自由。而后面这个结局虽然看到 有人批判它是为了达到“社会主义和谐”而出现的,但我觉得这样的结局也同样 引发人的思考,特别是最后那位一直劝女主人公“看开点”的妇女最后还是选择 下了车,其背后的原因不一定是“母爱无私”,最可怕的结局应该是她已经完全 接受了这个野蛮的地方。但影片在此恰到好处的留白,就像坐在车上的白雪梅不 知为何一直望着山里的方向一样,都给观众自己想象的空间。

也许前者让人觉得理所当然,但后者却让人毛骨悚然。两者结合起来大有一 种“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的感觉,但无论哪一种都揭示着这些多 年被拐妇女之后生活的痛苦和悲凉的境遇。

0 有用
0 没用
盲山 - 豆瓣

盲山

8.5

11110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盲山的更多影评

推荐盲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