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潮是宣泄,更是希望

诗性浪漫
2020-05-2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春潮,虽然故事梗概是一对母女的情感撕咬,但不见血肉,只有无穷尽的怨怼,以及压抑。它巧妙在每一句话都那样真实,你根本不需要逼自己进入一种什么状态,就能有切肤一般的体验。

比如,母亲在饭桌上熟悉地“阴阳怪气”,女儿终于忍不了。她们发生的对话是这样的: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啊?

我哪里说错了吗?要不你去解释啊。

你到底要干嘛?

我能干嘛啊,我没干嘛。

这段对话窒息在逻辑的自洽。母亲确实没有撒谎,可是她话里带刺,故意为之,在被女儿质问的时候,她又装作一副无事发生的清高:我又没讲错,你怪我干嘛。

中国饭桌上的亲情一角,大概如此。

—————

片中男性是缺席的,郭建波的父亲、纪明岚的丈夫是只存在对话中的人物。他的形象在纪明岚口中是卑鄙下流的,而他在郭建波心中是无微不至的父亲。可是,正是这样一个“不存在的人”,成为母女间无法化解的矛盾。母亲因为父亲的伤害而尖锐,甚至有些崩坏;女儿则因为怀念父亲而与母亲立场相对,她在母亲的指责前一味沉默退让,她选择内化这种痛苦:她把烟蒂扔在母亲的腌菜上,她紧紧地抓住仙人掌让刺扎破了自己的手掌。

母亲指责作为记者报道性侵案的女儿

这部电影表象是对峙,可是巧妙在于加入了一个第三代,女主角的女儿。她处在姥姥和母亲中央。在每次一触即发前冒出火星时,她都可以借助机灵和东北人天生的幽默感化解,似乎她在战场中央是毫发无伤的,并不敏感的。但其实在后面的剧情中,她看到同班同学普通但幸福和睦的家庭,她沉默了,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眼中有无限的羡慕——于是这时我们才发现,其实小女孩已经敏感地感知到了一切。

郭建波说:总有一天我们都会长成母亲的模样,虽然我们不想如此。是啊,我认为这才是这部电影延伸到无限长的意蕴:苦痛是代际的,是我们如何努力都化解不了的冰,尽管我们知道这份拧巴有多折磨,但它就那样一代代传到下一代,我们都成了“满身伤痛,但还是要将盐巴洒向最亲近的人的伤口”的那种人。小女孩虽然没有明显地参与其中,但她的内心已经受到了影响:她把钢琴踩得一阵乱响,把姥姥的布料剪碎披在身上,这是她一点微弱而有声的反抗。

别扭,指责,报复,间歇的温情。这是存在于无数个家庭的隐名之殇,并且它无法被根治。

片尾,女儿对着病床窗户长达八分钟的独白

电影结尾,郭建波骑着破旧的自行车,载着女儿穿过这座城市的每一个地标,女儿乖巧地给她一样样细数,电影的低气压这时候才透露一些温暖,色调明显变成了暖色。一股春潮涌过每条街道,它钻过每一条缝隙,随意改变着轨道,却在大的方向上一路向前,顺流而下。其实也是和电影开头相呼应了:起初的春潮是无声的宣泄,最后的春潮是解放和释然。女儿一路追随,最后站在水中绽放出快乐的笑容,没有什么比这个结尾更有力量了——未来是属于她们的,她们此刻是自由快乐的。

0 有用
0 没用
春潮 - 豆瓣

春潮

7.2

3947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春潮的更多影评

推荐春潮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