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吴天明“西部电影”的定位

木卫林
2020-05-2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没有航标的河流》影片中,吴天明只做到一度真实。导演影片《人生》时,吴天明从生活出发理解得比较清楚了,加强了自觉性,他努力开掘第二个层面的真实,也就是思想感情的真实,二度真实。从《没有航标的河流》到《人生》,并不是一个突然的转折,而是从一度真实到二度真实的深入。可以说,《人生》是《没有航标的河流》的继承和延续。两者之间最大的不同在于,《人生》将视角从南方水乡转移到北方黄土地,这是吴天明电影事业的重要转折点,并由此,他开创出了中国电影业的“西部电影”。

《人生》:巧珍

真实再一次成为吴天明电影的核心。在《人生》影片中,吴天明通过镜头的运用、人物性格的塑造、黄土地环境的展现以及乡土习俗的刻画真实地表达出了影片的情感,从而再一次得到众多的肯定。相对于《没有航标的河流》而言,《人生》的真实更注重情感的真实流露。整部影片始终使镜头保持客观状态,避免了闪回镜头的使用,从而避免了直白地情感流露,给观众更多的想象空间。除了在镜头技术上的处理之外,影片场景的设置是极其成功的。影片抓住陕西地区的地域特色以及民俗民风,为影片情节的展开发展营造出真实的氛围。在影片中处处展现黄土地和民居地窑洞的面貌,例如主人公高加林退出教学事业后在一大片黄土地上挖地的场景以及巧珍结婚时窑洞内外场景的展示。无论是大片的包谷地还是冬天冰冻成块的河流,将本地区的地域季节特色突显地极其鲜明。

电影是一门综合的艺术,需要多种艺术元素有机的结合成整体,才能升华影片主题。除了对影片中黄土高原农村的画面刻画之外,吴天明还注意到了影片中陕北民歌的融入,将黄土高原地区的浓郁的乡土气息通过歌声表达出来。

在整部片子中,一曲《望哥哥》,在电影的不同阶段中不断重复的出现,为影片情节营造出了很好的氛围。起初,影片女主角巧珍兴奋而又羞涩地唱着这首歌走向自己心爱的人,歌曲当中充满着一个年轻女子对于心爱的人的美好的感情。随着情节的发展,当巧珍送别爱人去县城时,这首歌再次响了起来,而此时此刻,这首歌的感情集中在恋人分别时不忍离别的感情。到了影片结尾,当抛弃了自己的爱人重回故土时,《望哥哥》作为背景音乐随着高加林的背影远去而逐渐加强,女主角巧珍终于盼回了自己的心爱的人,但是自己再也不能为他唱这首歌了,她现今已经有了自己的归属,而曾经心爱的人也只能成为了过去,不管是巧珍还是重回家乡的高加林,他们对过往都带有遗憾,通过这首民歌深情地表达出了影片人物的感情。除了《望哥哥》,影片中还插入了具有陕北特色民歌《黄河船夫曲》和《走西口》,通过展现当地民俗,增强了作品的感染力,使得人物的描写更加立体化、鲜活化。

在这部影片当中,导演吴天明对人物语言的处理稍有不足。在笔者看来,与改编自路遥同名小说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相比较而言,两篇作品都是展现黄土高原地区农村的生活,而两者在对人物语言的处理上有所不同。电视剧《平凡的世界》中每一位演员都以当地方言交流,而影片《人生》中演员的语言以普通话为主,少了些地域特色。一方水土造就一方人家,黄土高原地区有很多传统的民俗民风,当地语言应当也是具有着当地特色,方言是体现农村地区民俗民风重要的一部分,是人物的精髓所在。而《人生》影片中对于方言的运用还尚有不足,在表达人物当地特色还有些小的遗憾。

0 有用
0 没用
人生 - 豆瓣

人生

8.4

491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人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人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