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与低自尊,人总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叙拉古的暴君
2020-05-2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强烈安利大家看一下电影版,其实就是「伦敦生活」剧场演出的录像。是一出很精彩的独角戏,和第一季的情节基本一致,只是冲突更集中。

尊严竟会与生存紧密相连。自尊在她是性,是纵然一无所有也要抓着的稻草。

从Loo的死亡开始,她的世界开始不断崩塌,她失去了越来越多的东西。友情终结,Loo死前当然是不能理解和原谅她的;亲情残破,母亲去世后,父亲不能理解她的内心世界,连姐姐都说,我怎么相信你,在你对Loo做出那样的事情之后?她的爱情原本就是很荒妄的,也和咖啡馆一样岌岌可危,更多时候和Harry在一起像个好笑的形式,他甚至都不能给她安静而专注的性爱。露水情缘们各有各的顾虑,在她这里只有索取,再彬彬有礼的也不过在擅自对她肛交后,次日早晨抚摸着她的头发,凝望着她的眼睛,真诚地道谢,讽刺大于幻灭。她的生活实在是一团糟,没有什么控制得住。

这是一种世界与自身毫无关系的体验,冷漠和无可奈何只是苍白的躯壳。她眼看着就要留不住咖啡馆,无可奈何地看着和仓鼠受到伤害。她似乎无法停止别人误会她,姐姐、姐夫和父亲对她评价都不好,男友和炮友们总带来伤害。

她可以说着搞笑的毫不相干的话,做浮夸的表情,不断去追寻新的性爱,但对于在她的自我评价体系里,被不断印证、放大、加深和固化的缺陷和弱点,她提之甚少。唯一谈及的一回是在她深夜无处可去,敲父亲的家门的时候,她期待着父爱温暖的理解,哪怕是含糊的支持也好。但对话进行到这里,又是一场幻灭:

-I have a horrible feeling that I'm a greedy, perverted, selfish, apathetic, cynical, depraved, mannish looking, morally bankrupt woman who can't even call herself a feminist.

-(He just looks at me)Well, uh… You get all that from your mother.

她评价自己是,贪婪、变态、自私、冷漠、愤世嫉俗、堕落、道德沦陷,长得像男人,甚至不配称自己为女权主义者的女人。

这场自白,展现出她困境当中更深层次的危机感——极低的自我评价。这样的低自尊水平,已经把她困入无望的沼泽。在空虚感,与日复一日的挫败和打击里,她过得越来越糟糕,用她的话来说”fucked her life”。

人性荒谬的地方在于,人的自我评价可以完全不公正、纯主观地持续低落下去,像她似乎忘了自己有多美丽,富有吸引力和有趣。

更为荒谬的是,即便自己把所有出口堵住,置身绝然无望的孤独处境里头,她居然还不放开最后一根稻草——性

All she owns is her body.

剧场版本中有这样长段的独白:

What if I wrote that I fucked that cafe into liquidation? That I fucked up my family? That I fucked my friend by fucking her boyfriend? That I don't feel alive unless I'm be fucked? I don't feel in control unless I'm fucking 'cause fucking makes the world tighten around me. And I know that my body, as it is now, really is the only thing that I have. And when that gets old and unfuckable, I may as well just kill it.

And then, sometimes, I wish that I didn't even know that fucking existed 'cause, somehow, there isn't anything worse than someone who doesn't wanna fuck me. That I fucked everything.

But this time, this time, I really wasn't… I genuinely… Either everyone feels like this a little bit… and they're just not talking about it or I am completely fucking alone? which isn't fucking funny.

剧场版结尾独白

人都需要自尊,需要接纳自己,才能理解作为个体和世界的关系。自尊是联系自我和外在世界的桥梁。人和人又差异极大,不仅因为人看待世界千差万别,人们更会把自尊建立在各式各样的事物上,这一点想来非常荒唐。

剧中她的自尊水平已然触底了,性是她和世界的最后一样联系,也是她仅存的自尊

她说:“我唯一拥有的只有我的身体了,如果有一天它老到不能做爱了,我也可以自杀了。有时候我真希望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性,因为再也没有什么东西比没人想操我更糟糕了。”

独角剧场和不间断受阻的生活,都是极端处境,却迸发出来一种孤出一掷的力量。

她已经谈不上守护,一手牌输得精光,最后的底牌只有性,却是怎么样也不能撒手的。这样单纯的偏执像郝蕾在「春潮」里想留下的那只记忆箱子,仿佛整个人存在的空间和理由都给寄托在上面了。

人性更为荒谬的是,即使绝望的人也想给自尊一个理由,痴心到要将其具象化,变成看得见摸得着的箱子,或者结结实实不间断的性爱,这是要骗谁呢?还不是让自己安心。

危机四伏、惶惶不可终日的人,更有勇气去捍卫一个虚妄的东西。也就这点卑微的安全感了,当仅有的尊严和权力被剥夺,世界就会全部坍塌殆尽。

也许一无所有本身,就是一种底气。

0 有用
0 没用
伦敦生活 第一季 - 豆瓣

伦敦生活 第一季

8.7

12529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伦敦生活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伦敦生活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