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

雁影沿天.
2020-05-2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出路》导演郑琼,用6年跟踪展示了山区少女马百娟、城镇男青年徐佳、城市女青年袁晗寒三人生活。袁晗寒主要的厌恶无所事事的生活状态与一成不变的生活工作样式,徐佳主要忧虑生活的支持与未来的发展,而马百娟,面临的难题主要是生存的支撑。 一个细节容一声叹息。当马百娟的老师教授《我爱我的家乡》一课时,伴随着老师读到“现在学校里有宽敞的足球场······足球场外面有许多楼房时”,镜头转向马百娟所在的教室外,不大的水泥地是孩子们课间休息时的欢乐场,远景是群山环绕。书本上描绘的,与马百娟生活距离遥远。 一句话语似一声叹息。徐佳为了自己有一个更好的未来,为了信守自己在父亲墓前的誓言,为了宽慰母亲任劳任怨的守望,为了给家里争气,三次复读,终于考上了自己较为满意的学校。但困难的家境,让坚持与“命运”抗争的他,躺在宿舍床上,叹道:“我的家庭情况不支持我在学业上深造,还是找工作解决生计问题吧。”。不是不再抗争,而是抗争不起。 一种生活养一种叹息。在经历过休学、开酒吧、德国留学后的袁晗寒,回国成立了公司。在她的生活里,是她在挑选生活的样式,“无聊”是她最厌恶的敌人。家境优越,让袁晗寒把心思主要花在如何使自己的生活顺遂满意上。 看过一些评论,有叹命运不公,有究阶级难越。当郑琼女士将袁晗寒的生活展示给徐佳看时,徐佳说到,我已经接受这种不公平了,但我想通过努力,让自己的子女过上好的生活。前句有气馁,后两句有希望。 不可否认,不同生活之间是存在差异,甚至是差距的。就好比,有人是《后浪》的拥趸,有人是《后浪》的批评者,而有人,可能一辈子接触不到“B站”这个字眼。纪录片《浮生一日》中,有的少年尽情享受家所带来的安逸与舒适,而有的少年背着擦皮鞋的工具,撑着一个家。一日浮生尚如此,浮生一世亦如之。 单纯列举生活的多样性,没有太多意义。每个人只能过自己的生活,因为,我们只能咀嚼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人间忧乐,也只够拒绝自己的那一份人间悲喜。马百娟、徐佳、袁晗寒也各是人海中的一员,看完《出路》,大家奔进的还是自己的生活。 诚然,生活中存在不公平,但是,如何对待生活,是由自己决定的。选择权的稀有、试错成本的高昂、尚未发掘的天赋潜能都让一般人难以恣意挑选生活的样式。犹豫的苦闷、失望的阴霾渐渐汇集成生活之路上的漫漫长夜,难以实现的梦想泛着冷星光,但,拥有什么样的目光是自己决定的,目光的闪耀的内容是自己决定的。徐佳的复读,说明他坚持抗争过,他的放弃深造但不放弃为改善生活而努力,说明他没有向困难缴械投降。 但是马百娟呢?她和以她为代表的人的“出路”怎么走?他们缺少的首先可能是思维。个人认为,脱贫是中国社会全社会的责任。先烈们为的不只是为我们这辈能幸福生活,而是为了世世代代全体中华儿女的能幸福生活而牺牲的。 《出路》更多的是给观者以自我检省的机会吧。对于生活,如果不惬意,至少不虚度。我辈当自勉,心火永不息。

0 有用
0 没用
出·路 - 豆瓣

出·路

7.6

380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出·路的更多影评

推荐出·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