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柯尔伯格的道德发展阶段理论析《我不是药神》中角色的道德发展水平

西伯利亚的橙子
2020-05-2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程勇

程勇的道德发展水平在剧中是发生了很大的转折的,由起初的前习俗水平的阶段2的相对功利取向转变为后习俗水平的阶段6的普遍伦理取向,而吕受益之死是其发生转变的最大原因。 前习俗水平属于个体层面,具有明显的功利主义取向,行为以追求奖赏和逃避惩罚为目的,助人行为由自我利益驱使,期待回报。其中在阶段2的相对功利取向中,人们认为符合自身利益、对己有利的事就去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图和需要,人与人的关系完全由直接互利性决定。显示对其他人的需要兴趣有限,而只关注自己是否得到更多的利益,第二阶段经常被视为道德相对主义。 后习俗水平属于原则层面,追求最高的道德原则,具有稳固的道德信念,表现始终如一的道德行为。其中在阶段6的普遍伦理取向中,个体形成人类正义、个人尊严、人权平等、生命价值等普遍伦理原则,认为这些原则与社会秩序同等重要甚至更重要。 徐峥饰演的程勇原本是个彻头彻尾的loser,前妻因难忍家暴而离婚,唯一的儿子将跟随母亲出国生活,自己没有一技之长只好靠卖印度神油为生,结果生意冷清,连租金都成了问题。机缘巧合下,他认识了王传君扮演的慢粒白血病患者吕受益,于是做起了从印度走私仿制药的生意。他与吕受益的交易明显是功利主义倾向的,他帮吕受益走私药物,为的就是赚钱为了自己,是为了留住即将出国的儿子,是为了凑足父亲的巨额医疗费,是为了自己能够把日子混下去。

在贩药过程中,因为仿制药价格远远低于国内正版药,竟无心插柳救了不少人命。然而到此刻,程勇仍然是属于前习俗水平的相对功利取向阶段的,尽管贩药过程中他了解了白血病人的不易,并且与吕受益、刘思慧、黄毛、牧师这些人有了深厚的交情,但他最重要的还是受自我利益驱使,他害怕坐牢,对于病友对药的需求也是兴趣有限,所以当警察开始找他、假药贩子盯上了他时,他明哲保身让出代理权,拿着卖仿制药攒下的第一桶金开了公司,当了小老板。 后来使得他发生转变的最主要原因是吕受益之死,无论是吕受益妻子的颓然一跪,还是吕受益本人的清创时的哀嚎痛哭,亦或者是吕受益死后来悼念的无数病友的深刻的目光,都让程勇内心受到了巨大的震撼。他决定重操旧业,不为赚钱,只为赎罪救人,成了真正的救世主。此刻的他已经达到了后习俗水平的普遍伦理取向阶段,重视正义、生命价值,即使行为与某些现有的规范相抵触,也会“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所以他会在重新贩药后把价格定在惊人的五百,甚至在印度厂被封、药价抬高后选择用自己的储蓄为病人补贴,所以他会在即将被抓时横着车拦截警察让病友们离开,所以他能够在法庭上不畏不惧义正言辞……

二、曹斌

曹斌在影片中的道德水平也是发生了变化的,由起初的习俗水平的阶段4的维持社会秩序取向,转变到后来的后习俗水平的阶段5的社会法制取向。 习俗水平属于社会层面,以维护现有的社会规范为目标,平时能经常做出道德行为,但当行为与社会规范相违背时会放弃行为。其中在阶段4的维持社会秩序取向中,重要的是遵守法律和社会习俗,因为它们对于维持社会有效运转非常重要。在这一阶段,过失是一个重要因素,它把坏人与好人区分开来。 后习俗水平中的阶段5的社会法制取向中,个体认识到遵守道德准则与是每个人的责任与义务,但道德准则与社会准则是一种社会契约,它是为了使人们和睦相处,只要达成共识,它是可变的。因此,法律被看作是一种社会契约,而非铁板一块。那些不能提升总体社会福利的法律应该修改,应该达到"给最多的人带来最大的利益"的目标。 曹斌是一身正义与热血的年轻警察,十分看重法律和社会规范,在起初接到端掉假药售货点这个任务时,他慷慨激昂并从心底想要做好,因为这是正义与邪恶的区别。而在后来,当一位老奶奶握着他的手痛哭买不起药的苦楚时,当黄毛为救程勇丧失性命时,他犹豫了矛盾了。面对法与情的冲突,他最终站在了情感的一面,他不顾自己的前程坚决放弃这项任务,他看到电视中瑞士医药代表对假药的痛斥时关掉电视,他在心底坚定地站在了程勇的一面。在这个阶段,曹斌达到了后习俗水平的社会法制取向,认为法律是一种社会契约,是可变的,是应该为最多的人带来最大的利益的。

三、张长林

张长林在影片中是发生了变化的。一开始他是大会堂演讲时的张院士,他是比程勇更加演技高深的药贩,院士形象、找托儿、降价促销的把戏,他在人的自私性、功利性以及短视性等劣根性层面走得更深更远。后来他是被迫逃亡的通缉犯,他勒索程勇时,程勇给了他比要价更多的钱,那一刻他知道程勇现在是真心行善,几乎是一瞬间,张长林的模样和神情都变得十分恳切,他说:我卖了这么多年药,发现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这种病你没法治啊,你也治不过来。算了吧。此时,他像一个贴心的朋友。再到后来他成为被抓获的罪犯,被拷问时他卖着关子却最终没有供出程勇的名字,而把自己怼进去了。这时候,他是一位死士。当然,即使张长林在影片中有这样的改变,但他的行为绝对和“正义凛然”没有关系,他仍然是属于前习俗水平的相对功利取向阶段,他为了赚钱而犯法卖假药,他通过报警等把戏从程勇手里拿到代理权,他逃亡时找到程勇并且勒索他,这一切还都是为了自身利益。

四、其他

刘牧师(杨一鸣饰)的道德发展水平由原来的习俗水平的寻求认可取向阶段转变为后来的后习俗水平的社会法制取向阶段,转折点在于他决定加入程勇队伍的时刻。身为牧师的他经常说着的便是“上帝保佑你”,他自我进入社会,扮演社会角色,关注其他人赞成或反对的态度,保持与周围社会角色的和谐一致。到后来程勇来找他时,他一开始也坚决不愿参与,因为这是违反法律的,但后来他意识到当前的法律并不符合白血病人的最大利益,他决定参与贩药,他认识到遵守道德准则与是每个人的责任与义务,但道德准则与社会准则是一种社会契约,它是为了使人们和睦相处,只要达成共识,它是可变的。 黄毛(章宇饰)、刘思慧(谭卓饰)和吕受益(王传君饰)的道德发展水平属于后习俗水平的社会法制取向阶段,他们加入程勇贩药不仅是为了自己利益,更是为了广大的白血病人的生命。他们明知道贩药是违法行为,但他们丝毫不畏惧,因为这是他们心中的正义,也是他们心中的法律所应该改变的朝向。

0 有用
0 没用
我不是药神 - 豆瓣

我不是药神

9.0

152339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