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每个人心中都藏着“鬼”,如何战胜它是我们一生的功课

如小意
2020-05-26 看过

走夜路怕撞见鬼,这是很多人内心的最真实的想法。人人都怕鬼,但鬼真的存在吗?

有人说,“鬼”信则有,不信则无。但我觉得,虽然“鬼”看不见摸不着,但它却似乎无处不在。就比如,生活中,人们总是很习惯地将某些不好的东西,称之为“鬼”:我们喜欢把爱喝酒的人叫作"酒鬼",把非常吝啬的人叫做“小气鬼”,就连天气的变化,都被称之为“鬼天气”。现在,和别人一言不合,我们还会来一句:“什么鬼?”

可见, “鬼”虽然不是什么好词,却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不管你信或不信,每个人身上都藏着“鬼”。这里所说的鬼,其实就是你的气息、你的性格,以及你为人处世中那些不光彩的一面。换句话说,假如一个人心里有“鬼”,那么,他的思想和行为,都会受到“鬼”的支配。这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心怀鬼胎”。

这个世界上,有个人真的能看到别人心中的“鬼”。这个人,就是电影《神探》中的男主人公陈桂彬。

01.

“鬼”是人性中的坏欲望,人人心中皆有鬼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神探陈桂彬就有一眼洞穿人心的特异功能。因为这种超能力,他总是能看透人心的恶鬼,并对它们深恶痛绝。

有次在超市,他无意间看到一位女学生在看见自己喜欢的口红时,心中的“贪婪鬼”不断蛊惑着她,说什么:“快偷吧,反正也不会有人知道。”

此刻的“贪婪鬼”,正是女孩的贪欲,它是人性当中最常见的一种本能:在自己喜欢的东西面前,总有一种不劳而获的贪婪。

女孩犹豫再三,始终没有下手,她的正念正在和“贪婪鬼”进行着激烈的较量。

这种正邪激战,我们每个人可能都经历过。

在我们的生活中,很多人都有双重人格。对于正常人来讲,主要人格是可以控制自己体内的次要人格的,而当某些浩大而诡异的潜意识(人格),远远超出了主要人格的掌控范围时,他就会变成另一个人格。

影片里的高志伟就是这样的,他集贪吃、贪婪、阴谋、暴怒、自私、凶残、邪恶于一身,这七个“心鬼”牢牢控制了他的心智。

可他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的:最初,他是贪吃鬼,暴食暴饮,大手大脚,为了满足私欲,贪婪鬼现身,开始小偷小摸;他偷了同事的钱,又怕被发现,心中滋生了阴谋鬼,先是藏起了同事的钱包,当被同事当场揭穿偷钱动机后,他的暴怒鬼现身,和同事争吵,以此来掩饰自己;在追击罪犯时,他在森林里弄丢了警枪,又激发出自私鬼,将同事打晕,拿了他的配枪;这样做还不能掩盖事实,他的凶残鬼出现,将同事杀死埋尸,随后而来的是邪恶鬼,修改配枪编号、抢劫杀人,企图扰乱视听,掩盖真相。

随着私欲的不断膨胀,他渐渐丢掉了善良的本性,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

除了高志伟,何家安也是本片中一个很有意思的人物。

一开始,他是个充满正义的好警察。为了破案,他去找神探帮忙。神探正是因为没有看见他的心鬼,才答应助他破案。可当何家安渐渐发现陈贵彬办案的过程像个疯子时,变得有些心慌,因为他的配枪在陈贵彬手里。万一神探发疯用他的配枪杀了人,那他的职场生涯可就算完了。

在担忧之时,他被高志伟拿枪顶着头,这让他陷入更大的恐惧之中。此刻,他心中的胆小鬼被激发了出来,让他从一个健壮的男人,变成了陈贵彬看见的那个柔弱小孩。

其实,这时候的何家安变成胆小鬼实在无可厚非,因为在死亡威胁之下,谁都会感到害怕,这是人的本能。但是,何家安因为害怕,失去了该有的判断力,像小孩那样四处寻求帮助:哀求陈贵彬还他东西、向女朋友倾诉遭遇、向罪犯高志伟靠拢。

当他发现这些都没有用的时候,内心制衡的力量开始减弱,邪恶的力量慢慢出现,唆使他对陈贵彬开枪,教唆他掩盖真相。

何家安的这个阴谋鬼,也正是他潜意识的人格,已经超出了主要人格的掌控范围,这让他从正义的警察变成了一个恶人。

罗素说过:“即使真相并不令人愉快,也一定要做到诚实,因为掩盖真相往往要费更大力气。”

何家安放纵了心中的那只邪恶鬼,对帮助自己的人开枪,在此后的过程中,他只能屡次换枪,不断掩盖事情的真相,以保全自己的职业生涯。可是,真相是无法掩盖的。从生出邪念的那一刻起,他便走上了不归路,与高志伟毫无分别。

在不同的经历和环境中,会造就人心中不同的鬼。一旦“恶鬼”失去了控制,便会成为另一个“我”。

02.

清醒的人,才能看到内心的“鬼”

陈桂彬深知“心鬼”不是一天养成,所以,他总是尽力帮忙赶走“心鬼”。于是,在超市里,他大声骂走了女孩的“贪婪鬼”。可他的做法,却只引来路人异样的眼光。这种“见鬼”的超能力,让他在生活中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上司退休时,他割下了右耳作为礼物,言语中满是敬佩:他是我唯一没有看到心鬼的人。

这么多年来,陈桂彬看透了世间炎凉,也看透了每个人心中的“鬼”。在他的心中,上司身处警察司的管理之位,却能够始终保持初心,做了一辈子的正直警察,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情。

可他的“割耳献礼”的疯狂举动,更让人觉得他是个疯子。为此,他不得不提前退休,被迫接受精神科医生的治疗。

他真的有病吗?恰恰相反,他很清醒。

他认为人的心中不应该有“鬼”,将一生心中无鬼的上司视若珍宝,所以才将最宝贵的东西,献给最值得敬佩的人。这一点,正是对神探前妻张美华为代表的一类人的极大讽刺。

张美华原本是一个温柔贤淑的女子,后来因为自私自利的本性,慢慢变成了一个不择手段的职场强人。她一边嫌弃陈桂彬的“神经质”,一边利用神探的超能力破案,走时还不忘讽刺前夫:“所有人都有鬼,就你一个没有,那就是你有问题。”

乍一听,似乎有些道理。

可是细细品味,我们会发现,影片正是在用“一生无鬼”的上司来告诉世人,“鬼”并不是立人之本,就算心中无鬼,也一样能够身居高位,做一个让所有人都敬佩的人。

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好人难做,保持初心更是难能可贵。陈桂彬“割耳献礼”的疯狂举动,正是在向那些一生无鬼的人们致敬。

虽然《神探》是通过一个神似“疯子”的神探,来表现一个看上去神神化化的故事,但是故事里所讲的却是最真实的人性。

03.

不被心鬼控制,才能保持初心

人性是复杂的,而人性中具有破坏性的习性,通称为人性的恶。这也正是《神探》所阐述的“心里的鬼”。

人性恶如同人性善一样,都住在每个生命体中,即使是佛陀和耶稣也不例外。圣人不同于凡人之处仅在于他们驾驭恶的能力,也就是转化恶的能量的能力。

佛陀和耶稣来自凡夫的家庭,都拥有凡人的躯体。而凡夫之体之所以能成圣,说明凡夫之子也拥有转化生命中恶的能力。

那么,在转化恶之前,邪恶是怎么诞生的呢?在心理学中,曾有“邪恶诞生于矛盾”之说。这个矛盾,不是指个人与外部环境的矛盾,而是我们内心里面所有“鬼”之间的矛盾,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内心的失衡。

我们心中的贪婪、自私、恐惧、愤怒、骄傲、懒惰、色欲,与生俱来,并不是所谓的“恶”。因为人的潜意识中存在着各种各样与社会道德标准不相符的思想,弗洛伊德所讲的本我就是这样,这是人性。

但是,我们担心自己会被心中的“恶”所控制,所以,也一直在排斥着它们,这才发生了不可调解的矛盾。当矛盾达到最大化的时候,制衡的力量便出现了,那就是邪恶。它不择手段地牺牲所有其他人,保全自己。前面所提到的高志伟的黑化过程,便是如此。

那么,我们该如何做,才能不被“心鬼”控制,保持初心呢?

在地上看到一沓人民币时,可能许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这么多的钱,是我的就好了。”四下无人时,还可能会据为所有。这时,如果主人出现,有的人还可能会萌生出杀人越货的做法。这时,邪恶便出现了。而要避免邪恶在最后一步出现,我们可以尝试对出现贪念的自己说:

是的,我真的想要他的钱,我的确是贪婪的。但是,即使我贪婪,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做的,因为纸包不住火。于是,内心的矛盾冲突就解决了,后面的事情自然也不会出现。

人性是矛盾存在的,恐惧与勇敢同在,贪婪与慷慨同在,愤怒与平和同在,因此,邪恶也必然与正义同在。换句话说,邪恶的想法每百个人都有,重要的是行为,心里怎么邪恶,行为不出格就不算坏人。

我们可以尝试着和那些内心的“鬼”、内心的“恶”和谐相处,接纳它们的存在,不再排斥它们。或许慢慢的,我们的内心就会少了许多冲突,邪恶就没有机会出现了。

此时的我们,才真正拥有了驾驭“恶”的能力。不再被它们控制时,便能保持初心。

1 有用
0 没用
神探 - 豆瓣

神探

8.5

18391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神探的更多影评

推荐神探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