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年生的金智英》:直面女人在婚姻中的围困感,探寻女性出路

空中行云
2020-05-26 看过

闺蜜结婚七年,郎才女貌,丈夫事业有成,孩子聪明可爱,有着人人艳羡的婚姻的她,前几天突然说她离婚了,“很平静也很冷静,我们一起友好地吃完晚饭,一起窝在沙发里看了最后一部电影,促膝长谈了三小时,然后和平地就离婚事宜达成和解。”

那部电影叫做《82年生的金智英》,在和他一起看之前,她自己早先已经看过好几遍,每一次看都哭得泪流满面。其实哪有什么突然的离开,都不过是失望累积之后的爆发,一个女人在婚姻里要承受的远比想象中的多得多。

在韩国有这样一个群体,她们被称之为“妈虫”。这个词是用来贬低无法管教在公共场合大声喧闹幼童的妈妈,或者无收入的全职妈妈。

她是82年生的金智英,一位全职妈妈,也是曾被称之为“妈虫”的一个普通女人。有一个两岁的女儿,一个收入不菲的公务员丈夫,一个看起来幸福美满的家庭。和大多数女人一样,过着相夫教子、围着厨房和孩子转的生活。

本来金智英的生活会一直这样单调而重复地继续下去,可是金智英在这种环境中患上了心理疾病,她会在某些时候“变成”别的人,说别人才会说的话,每到下午就感到心里空空的,温和顺从的她变得十分情绪化。因为她的生病,家里开始发生一系列的变化……

一、婚姻本是幸福的见证,孩子却成为不幸的开始,孰之过?

影片中的智英和大贤是因为爱而结婚的,婚后依然幸福地生活着。大贤对她又宠又爱,他们也不和长辈同住,只是周末和节假日回去探望家人,看起来似乎可以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只是平静的生活下早已暗潮汹涌。从结婚开始,他家人就变着法地催二人生孩子,“未婚时闹着让我们早点结婚,结婚了催着我们生孩子,生个儿子催我们再生女儿,生个女儿又催我们生个儿子”。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婚姻是两家人的事,事实上,就算再爱也无法在婚姻里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周围人的目光和话语、社会的成见,会一直裹着女性往既定的路上走去,变成绝大多数人的样子。

金智英考上了心仪的大学,念完了喜欢的国文专业,毕业后在自己梦寐以求的公司就职,努力工作着,希望有一天用自己的实力证明自己可以在事业上有所成就。一路走来,她付出的努力不会比任何一个男性所做的少,但是这样独立有追求的她,最终也在爱和压力下怀孕生娃。

当时是身为丈夫的大贤恳请她生个孩子以逃避家人催促,他向她保证会尽全力照顾好她和孩子。可是有孩子以后的生活远比想象的复杂琐碎,她每天因为孩子和家务忙成一团,没有了一点自己的时间和一丝喘息的机会。

恋爱、结婚、生子本来都是极其自然的一件事,当一个女性对自己的生育也没有决定权的时候,无论包装着多么华丽的爱的外衣做出让步,做出何种方式的妥协,都是一定程度上通过对自我的压制来取悦男权主义的社会。

二、女性在社会中处于劣势,并将长期处于劣势

  • 1、男权社会下的重男轻女、男尊女卑

智英出生在一个典型的重男轻女的家庭,除了妈妈之外,所有人都偏袒年幼的弟弟,只是因为他是男孩子,而得到很多的殊荣。爸爸只记得弟弟爱吃豆沙面包,只给弟弟买昂贵的钢笔,只给弟弟买补品……

智英的妈妈也是男权社会的受害者,明明当初成绩最好,却要辍学打工供哥哥们读书,做着辛苦的活,手上磨出厚厚的茧子。孩子爸爸的生日是做饭,自己的生日还被大姑子要求自己做饭。也因为没有多生几个儿子而被指责。

金智英和姐姐是眼看着自己的母亲从男权压制下走过来的,而自己打小就一直深处男女不平等所带来的不公之中,正是这种环境下长大的两姐妹,格外看重个人的独立。

姐姐恩英不仅读完很好的大学,更重要的是在人生大事的抉择上都能够自己做主。不管别人认为女孩子应该怎样怎样,她都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留短短的头发,不学做饭,不跟风谈男朋友和不为了结婚而结婚。还一直教育自己的弟弟智硕要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尊重和帮助女性,因为在那个家庭里,男孩子智硕虽然已经年过三十,也依然一直被父亲、姑姑等人当作一个年幼的孩子一样偏爱和保护起来。

金智英比起姐姐来,则更加心思细腻一些,她就是因为太过在乎别人的感受,所以把自己搞得十分被动。如果她是一个什么都无所谓的人,也就不会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也就安心于马马虎虎地糊弄着过日子,反正衣食无忧也没什么好操心的。可是不行,因为这和她的人生理念、对自我的要求严重背离。她是一个精神自由的、有独立自我的新时代女性,她可以把家里家外的事情打理得很好,她是一个好女儿、好妻子、好妈妈、好儿媳,可是那不是她唯一想要的生活。

当孩子送去学校后,她陷入了久久的迷茫,好像人生就这样一眼望到头了,平淡的幸福背后是巨大的悲伤。贤妻良母固然伟大,但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如果你了解从前的我,就会原谅现在的我。”金智英的生病和她的人生经历、原生家庭有着莫大的关系。女性所要承受的恶意一直在她心里生长,当现实与理想偏离,她不可遏制地陷入了焦虑和不安。一个声音叫她浑噩度日,一个声音叫她重新出发。只有当她偶尔会“变”成别人,才能说出她心底想说的话,这是一种多么孤独和无奈的方式。

  • 2、社会对女性的有色眼镜和恶意

无可否认的是仅仅作为一个女性,就已经处于社会中的弱势方,在性别福利下的男性是难以体会个中心酸的。

金智英在中学时参加补习班,晚上被陌生男同学尾随骚扰,父亲却说不要穿那么短的裙子,不要见谁都笑,甚至不要报那么远的班,明明她是被骚扰的受害者,却说得是她的错。金智英的姐姐恩英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她和朋友们一起合伙抓住了暴露狂交给警方,回到学校却被老师狠狠教训了一顿,说女生不知道羞耻。在公司里,男同事明知保安在女厕所安装了摄像头偷拍,却选择了沉默。

在一个带着性别恶意的、冷漠的社会环境中,女性的安全感又从何而来。

  • 3、职场上的不公

工作时候她是最优秀的职员,可是晋升名额却没有她的,只是因为她是女性,必然要面临结婚生孩子和育儿的时期,会对工作造成一定影响,所以公司优先考虑男员工。这并非针对她个人,对她公司里其他女性都是如此,整个社会又何尝不是如此。

金智英照顾了孩子两年后很想出去工作,当她的婆婆得知自己儿子要休一年育儿假在家带孩子时,劈头盖脸地骂了金智英一顿。“我儿子前途一片光明,你们怎么这么冲动!”“孩子妈出去赚钱,能赚多少啊,既然要工作,附近也有兼职啊。”理所当然地认为挣钱是男人的事,带孩子就是女人的事,女人就应该为了家庭放弃自己的事业,就应该为了家庭放弃自己的人生。就算她在身心俱疲的情况下生了病,就连生病这件事也变成了她的错。

哪怕是在现如今,依然有人认为女人的成功就是嫁个好人、家庭美满。如果女性因为追求自己的事业和人生,一旦孩子或者家庭有任何偏差就都是女性的错。实际上女性在家庭里的处境是很艰难的,因为是全职妈妈,就背负着事无巨细都要照顾好孩子的责任,孩子稍微有个不舒服或者情绪化,妈妈就会受到批评和质疑。而且因为脱离了社会,失去了经济来源,所有的费用必须依赖于他人,对方就会更加颐指气使地把一个女人只当做家庭的保姆。

影片中的女强人金组长活得很酷,先是在公司当领导,而后自己开了个公司,让人羡慕的事业背后,是放弃了成为一个好女儿、好妻子和好妈妈,活成了别人眼里的“自私”的人。当一个人为自己而活反而变成一种自私,那么以道德的名义绑架其为家庭而活,难道不是更大的自私吗?当女人真的挺累的,最难的不是工作或者带孩子有多累,而是社会对于整个女性群体的偏见。

一方面,女人承担培育孩子的重任,付出自己最宝贵的时间和精力,一方面又因为全职陪伴孩子没有工作而受到大众不同程度的鄙夷,还得因为结婚、休产假而错失晋升机会,甚至还会因为劳累或者没有时间打扮自己而被嫌弃,这个社会有时候虚伪得让人无奈。

影片中的英浩妈妈是首尔大学理科生,读书时拼命学习,婚后只能在家教孩子九九乘法表;而为了给孩子念书考了表演系的宝蓝妈妈,所学的技能也只有在哄孩子时用上,孩子还并不买账。同样念完大学,努力工作,女人却不得不做出更多的牺牲,以爱的名义双手奉上自己的人生。

三、“金智英热”不分国籍:女人在家庭里要经历的不幸大多相似

《82年生的金智英》上映后受到了韩国男权人士的强烈抵制,不仅被集体刷低分,连这本书的作者和这部电影的演员孔侑与郑有美也遭到了强烈的抵制,甚至有人到总统府请愿要求封杀这部电影。而这部电影不过是深刻地讲述了女性在社会中的真实的无力感。

一个让人难过的事实是:女人一旦进入婚姻,就会在婆媳关系、夫妻关系和孩子养育等琐事上被不同程度地剥夺作为自我的权利。诚然,女人有经营好小家庭的部分责任,但却总是在日复一日的忍让中,成为了让家庭稳固的垫脚石。当美好的婚姻是以女性的个人牺牲换来的,那美好也无异于人血馒头,拿去了女人的一生。

影片中的金智英还算是幸运的,因为她有一个不错的丈夫,关心体贴她,会做力所能及的家务,尽可能多地带孩子,还会在家人面前维护她。

更加不幸的女人是过着怎样的日子?她们也一样为了孩子放弃了工作,一门心思做起了全职妈妈,可得到的是婆婆的刁难、丈夫的不作为甚至出轨或家暴,变成孩子是自己一个人带,任何开支都要可怜巴巴地索要,在家庭里被完全当成一个保姆。日夜操劳,却从未有人关心过她的心理需求,可以说是在夹缝中求生存。

“有吃有喝有房子住,还有什么不满的?只是带个孩子而已,别没事找事。”比辛苦更心累的是不被理解。女人为家庭付出一切,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稍有大意就会遭到谴责;而男性在家庭中只要稍微分担一些,就被吹嘘到天上去,连偶尔做做家务、带带孩子这种分内之事也是一副在帮女人的忙的姿态。真正的悲哀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态谈平等,真正的无奈是卑微到对一点分担也感激涕零。

所以在传统的家庭和婚姻里,女性说不上幸福与不幸,更多的是隐忍着过了一生,自我安慰都是为了孩子,等孩子大了就好了。可是日子真的会因为孩子大了就好了吗?并不会。人生的琐碎可能是从有了孩子开始变多的,却不会随着孩子长大而消失。

当一个人习惯了退让、妥协、委曲求全,再想为自己活一次就难上加难了。多的是隐忍了一辈子却无名无姓的妻子、母亲,回想一生,除了家庭,好像什么都没有。

普天之下,婚姻里到处都是金智英,或者比金智英更加不幸的女人。生活远比电影悲伤,有人不自知,有人佯装不自知,而这恰恰是最悲伤的地方。

结语

影片里的智英和丈夫大贤以为彼此能逃过魔咒,以为生了孩子一起带就会好,但无可否认的是,哪怕大贤是一个尽职尽责的男人,也无法凭一己之力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或者保障她生而为人的同样的权利。

偏见存在于整个家庭、社会甚至全人类,根深蒂固的男权文化让女性很难从受害者的处境里挣脱出来,《82年生的金智英》凸显了女性在社会中令人窒息的围困感。真正的女性群体独立,需要的不仅是每个女性的自省,更需要社会集体意识的改变,把女性从“他者”这个客体解放出来。

尽管女人要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和男人比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最起码应该给予每一位“金智英”理解、尊重和认可。而每一位全职妈妈,首先她都应该是作为自己而存在,有自己的爱好、梦想、事业、情感需求和说“不”的权利。如同波伏娃在《第二性》中所说,“我们不是天生就是女人的,而是变成女人的。

《82年生的金智英》是天下千千万万全职妈妈的真实写照,也是这个时代的缩影。人们习惯于以一个身份去定义他人,比如金智英,是外人眼里的“妈虫”,是婆婆眼里的儿媳妇,是朋友眼里的孩子妈妈……种种身份里,唯独没有她自己,没有她不作为谁的谁,而只是作为她自己的存在。

“你对我有多少了解,就随意置喙别人,我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遇到过什么样的人,心里又是怎么想的,你都知道吗?”如果不是一场病,金智英哪能得到更多的关心,哪有时机重新拿起笔书写自己的梦想?金智英终究是不幸的。而《82年生的金智英》无疑是成功的,作为一部女性电影,给全社会上了深刻一课。

有人看完这部电影离婚,有人看完这部电影痛哭,有人看完这部电影得到一定和解,说到底不过是戳到心里最脆弱柔软的一块地方而已,当够了在家庭里无所不能的女超人,去寻求一种理解、寻求在困境中得以脱身的出路。关于女性的地位、权利、情感需求,仍是亟待攻克的时代难题。

*作者简介:空中行云,一个集爱与孤独于一身的女子,在梦与现实之间自说自话。

0 有用
0 没用
82年生的金智英 - 豆瓣

82年生的金智英

8.6

26258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82年生的金智英的更多影评

推荐82年生的金智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