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如何生活

永夏之人
2020-05-2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如果不被时代的虚假和疲惫所抑制,做一个纯粹的个人主义者就意味着与时代精神的无穷摩擦,以及废黜个人价值的危险,如同越过剃刀边缘,新生始于自我割裂。

杰克·伦敦出生水手,航遍天涯,辗转成为记者,作家,为生活,为社会底层写作,后成名,幻灭,OD而死。当代将其归为现实主义,反问,作家何以不是现实主义者?在我看来,杰克·伦敦的生活即是作家的理想生活,非居于豪宅挖空心思构造虚拟,而是去与世界碰撞,知晓其动脉,思考其生成。小学看《野性的呼唤》和《热爱生命》,感其生命力远超梭罗,自然,粗野,一查经历,叹人如其文。

尼采主张以身体为媒介去研究哲学,他将此归为古希腊传统。亚哈船长必然是诗人,可惜人们爱争当研究者而非亲历者。现代人讲知行合一,可是行为已然被种种拘束的、反思性的理由所设定好目标—一旦被取消,便陷入存在性危机。知行合一在杰克或马丁这里,本是一体,不去冒险便无所可写,生活悲惨就写水手的陌路,而不是“让人感到开心的虚假希望”。

当然,直面世界等同于注视深渊,一个存粹的物理世界是决定论的,不存在幻想和信念。伊登成名后,百无聊赖,陷入绝境,无勇气冒险,走向自我实现的终结—人因书写而铸造自我,但书写必有完结时,而“自性化”没有,以身试险,热血逆进是其条件。咽过了这一口气,精神就不再少年。

0 有用
0 没用
马丁·伊登 - 豆瓣

马丁·伊登

8.0

736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马丁·伊登的更多影评

推荐马丁·伊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