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潮》影评

飘逸洒落君
2020-05-26 看过

笔名——飘逸洒落君 开头(郝蕾)以让座的眼神看淡生活侥幸心理的人。略带疲乏的处理着人情世故,以记者的身份砸向育教的人,看透了教育以正当的话发声,警署只在纪录,记者是这无法的见证者。再到一群社区的人唱《我和我的祖国》,本是一首颂歌,却成了饺子皮里的烟头,一寸生活,一寸灰。又以切肉,还是切素着手,以孩子小骗三天素,便饿扁的小心肝,却讨喜姨姥在燃指敬佛。最小的人在玩最大的牌,听所有人的牌,欠着收债,把成仙的血脉当是还缘的渡劫。成长上的树苗,在成熟的佛链下,走街穿巷。琴声却在熬着吃快餐的人,在酒杯与舞蹈中忘乎所以。水洗满了语言需要的缺乏。报道却像跑道绕回剥壳的的鸡蛋,吃到肚里填补过往的疤痕,老大人感叹如今的剪刀就可以换来了锅里热腾腾的美味。人来了,门开了,人却在逃离的说着金色的死亡证明,钥匙永远的留在了房间里。诗歌是过去的,酒是老旧的,过往像听书的夸张,在后来者面前笑而不谈,笑而不答。任由鬼在情绪里低落铺垫,不若一纸空文。话语声总像孩子起床的闹钟,响了又灭。阴间的使者的拍门声,从阳历的手中带回了嗷叫的绵羊,泪流在张牙舞爪。焚香像叮咛的花在花盆里静静。成绩像彼此的坦诚,你近我远,在朗读中听懂了。声乐超越了玩乐,表针,表钟,在戏服里酒烧心尖。一份情罪,一分细粮。在梦里遇到了千张手,哮天犬伏在梦圆前看守。鱼在画里游,在水里捞起,在心里放生。牛奶如一袋撒在衣服上的名字,在水里浸泡。拉风琴在歌里流逝拾荒的故园,开往下个终点。鱼归湖泊,打网着夕阳无限好的鳞波。在江面上一来一回,婚庆像歌厅里的彩炫灯,家国是酒瓶里玻璃,折射着的看你我他。证章是短信的提鸣通知,又是阳台的绿植,光里的板凳,随意坐坐。光阴在金额里乐观转场,色彩捂着家园,披着乡音。是过去如今感同身受,还是回忆记忆未成曲调先有情,不曾曾想戏文。五指在拿捏里足癫。清晰的回声在长颈鹿的耳朵里厮磨,像两本久未翻阅的珍选集,在时空里回溯出生。手机振动声像熄灯了的推搡,在发酵的催眠,黑夜已被惊醒。一个个隐藏的血液,在衍生,在消停的水库里开始自来水流。灰尘来不去的风铃,落了才有存在。布偶的生命再没了提线的看客,火在燃影,缘由投放在火盆里。教科书在自行车的轨迹上留下了恐龙脚印,没有幻想,没有骨头,在心病里呕吐。安静像春潮带雨晚来的急,爱成了自觉的回答,在岁月里挥霍。音乐却历久弥新,像按摩师里的海洋,海水海兽漫上岸。

0 有用
0 没用
春潮 - 豆瓣

春潮

7.2

3946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春潮的更多影评

推荐春潮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