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点A的移动城堡
2020-05-26 看过

手机似乎是电影的一个主题物品,主角之间的情感纠葛,爱和逃避,矛盾的发生与推进,都与手机有关。比如允在因为手机陈旧被霸凌两次都是世俊拯救,另一方面也体现出世俊在校园中的地位,以及世俊本人的性格,其实对允在之外,世俊是一个很冷漠的人,包括对残疾的父亲,对喜欢自己的女生,和对要报复的对象。允在被欺负不过是打了一顿,而世俊报复回去的时候是打得满脸鲜血往嘴里塞硬币加拍视频的。之后世俊兴致勃勃地一边看视频一边下饭,一抬头看见允在脸上那点小伤就心疼感慨不已,是其冷血和柔情在一瞬间的融合相撞。可以说世俊把一个人能有的爱全部积累起来只给了允在一个人。这种命中注定一般的无可救药的爱,遭遇的却是支吾欺骗,电话不接。世俊在可以回头的时候听着那边挂断的声音强装笑脸,令人心酸的是他其实从来没能在电话里以那种口气对允在说话,而在一切无可回头的绝望之境,哭泣着一遍遍拨通的电话仍旧是无人接听。

其实相对世俊,允在是更加的绝对冷漠。他的迟钝,固执,懦弱,愚蠢,全部都更加加深了他的冷漠。他喜欢恩英这件事直到恩英已死,世俊入狱,他还是下意识摇头不敢承认,可是此时这是多么微不足道的细节了,两个人的生命已经毁了,他还紧紧抱着自己那点自尊,一边摇头一边后退。世俊说到自己清扫垃圾,允在听到垃圾两个字的时候还疑惑地重复了一遍,完全没有触动到世俊所说的垃圾就是为了给他擦屁股所做的事情,而世俊却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因为在那种情况下展开来讲很可能把允在的事情牵扯进来,引起怀疑,世俊还是没有一点点伤害允在的想法。

最后彩蛋一样的细节,从世俊课桌里滚出的酸奶纸条,是世俊看到允在桌上酸奶愤而离去所忽视的,恩英的赠予。上面仍然有高中一年级女生的幼稚字迹,说着对于一个完全不了解的人的无限崇拜与爱意,一无所知的女孩走向幻象伪装的蚀人漩涡。

允在最后转学,又一次站在众人之前,老师讲着相似的介绍语,让人觉得允在可能是个工具人,完美外貌和不可攻破的冷漠内心以及奇妙的全身而退的能力,用于扰乱平静水底沉沙,拖人入水,片叶不沾身地毁灭人。

原来有个叫作bromance的企划节目,邀请现实生活中要好的男性艺人一起度过一天,会分成四小集播出,崔泰俊和zico一起出现过,那时候喜欢zico,对崔泰俊不了解,印象中完全是zico的温柔帅气的演员朋友。崔泰俊是童星出道,没有想到演技这么好,而且演技加成,在电影里看起来更帅和更有魅力了。

韩国电影相对于纯粹的描写情爱,更倾向于曲折出人意料的故事情节,这一点在韩剧中体现更鲜明,似乎耻于或者不信于平凡人的纯粹感情,人物或者戏剧性地命途多舛比如癌症车祸失忆,或者本身设定上就天马行空,比如外星人死神富二代财阀。电影同生于一地仍带有这样的特点,“蚀”中标签虽然贴着“同性”,却并没有在完全地写同性,世俊的一见钟情和故意接近与付出没有同性恋爱的纠结,没有宣之于口,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要宣之于口的企图,仿佛连自己也没有察觉本心似的。允在更是从头到尾都是心安理得接受着世俊的好意,从没有抗拒过世俊的接近只是偶尔觉得不便。于是电影便错过“同性”这一题材的锋头,转而讲述的是捡死尸的社会现象,少女的悲剧命运,可是这些严肃话题在过于鲜活立体且并无多少悔改之意的男主角形象之下又显得黯淡不能引起共鸣。仍旧是故事想讲述的太多,太多大义的企图,或者导演本身对于全局无法把控。前几年和这一部有着相似特点的电影method,方法派,也是打上了同性标签,但是导演本人却跳出来说并不是同性题材。其实是什么题材有什么要紧,只要能讲好一个全须全尾的引人入胜的故事,有时只要有一个让人错入现实与故事界限的人物,就足够是一部好电影了。而这部电影里的光彩大多来自崔泰俊的精彩演技。不过似乎是导演处女作,有这些毛病也并不稀奇。

0 有用
0 没用
蚀 - 豆瓣

6.9

375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蚀的更多影评

推荐蚀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