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死

烟枪
2020-05-2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拉斯.冯.提尔的绝大多数电影中,都有一个精神状态和性格在常人眼中显得极端和边缘的“非正常”人,本片中的女主塞尔玛便是这样的边缘人。她的遗传性眼病让她近乎于失明,她在冰冷的工厂里日复一日的做着繁重且危险的工作,她将所有的积蓄放在一个盒子里,打算等钱攒够后帮儿子根治遗传的眼疾,她唯一的爱好是音乐,会在工作之余参加歌舞剧排演,会在工作时,幻想着自己和同事们跟随着机器发出的节奏声欢快的歌唱舞蹈。她单纯、自我、谦卑、和善、坚强,可作为一个无根的移民者,她又是敏感和脆弱的。可喜的是她身边围绕着一群充满善意的朋友,同事琳达会和她一起去电影院看好莱坞歌舞剧,并帮她讲解电影里的细节,私下开导她的内心,工作中提醒她的状态和安全。喜欢她的杰夫总会在工厂外等候她下班,尽管她用迷人的话语拒绝了杰夫的追求:“如果我想要男朋友,那个男人一定会是你,但我现在并不想要男朋友。”房东比尔夫妇会在她儿子生日时送给她儿子一辆自行车,让她的儿子不再是班里唯一一个没有自行车的孩子。所有人都那么关心她,不管这样的关心中夹带有多少同情,作为一个外来移民的社会底层人,她的生存环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比尔告诉了塞尔玛自己的难处,他无力继续支撑妻子的开销,却又不敢告诉妻子,他现在撑不下去了,找塞尔玛借钱,一个月之后还,塞尔玛不是不能借,只是儿子的手术最佳时期就是现在,拖不了一个月,最终,身为警察的比尔偷走了塞尔玛的钱。比尔假装离开塞尔玛的房车,然后在几乎失明的塞尔玛面前看着她将钱放入盒中,一切都早已注定,但当注定的结局到来时,依旧会悲伤。比尔是偷窃者,塞尔玛也知道钱是比尔偷的,这是他们两人间的秘密。人在绝境时总会爆发出强烈的生之欲,而人的道德又会时刻审视生之欲的合法性。比尔试图将塞尔玛诬陷成偷窃者,毕竟没有监控来证明事实,他让妻子去报警,这是比尔的生之欲。但他在与塞尔玛争夺钱包时被开枪打伤,他没有松开握住钱包的手,而是死死拽住让塞尔玛继续朝他开枪,他想过自杀结束狼狈的生活,但他没有勇气,现在他可以一蹴而就,因为他是罪人,他是警察,他是小偷,他伤害了塞尔玛,将塞尔玛推入绝境,这种负罪感让他在中枪后想到了用死亡来洗刷罪孽。可比尔生之欲的冲动和道德审视后的自我惩罚却将塞尔玛推入了地狱。

影片后半段如同一部展现塞尔玛走向生命终结的纪录片。她原本可以用钱请到律师为自己辩护,将死刑的判决推翻掉,可为了将钱留给儿子治疗眼睛,她放弃了自己活下来的机会,她决心为了儿子赴死。她在法庭上没有替自己辩护,而是幻想着自己和所有在场者载歌载舞,每一次的歌舞幻想结束后都会回到冰冷的现实,每一次都是。直到最后行刑前,她和狱警们跳了最后一支舞,在绳索套上脖子后,她唱了生命里最后一支歌,在歌声达到高潮时,接着是瞬间吊死的尸体,瞬间的寂静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让所有人从梦中醒来。关于死刑犯生命片段的作品有很多,这些作品不断带给我们定义死刑犯的不同角度,塞尔玛如此善良,如此温顺,如此无害。她身边的朋友们如此可爱,如此温情,可瞬间的人性之恶往往就能摧毁所有的美好。噢,我的上帝啊,这该死的生活。

0 有用
0 没用
黑暗中的舞者 - 豆瓣

黑暗中的舞者

8.2

7368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黑暗中的舞者的更多影评

推荐黑暗中的舞者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