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ry Christmas, Lawrence. Merry Christmas!

莱茵河
2020-05-2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今年圣诞的夜晚,月色如银,就像曾经洒在Jack金色头发上的婆娑月影,就像夏目漱石对爱人的的表白:“今夜月色真美。”世野井在幽蓝空明的月光下割下Jack的一绺头发,于此,阴阳两隔。 世野井试着证明他毋庸置疑的信仰,皇军至的高无上溶于血骨中,无可非议的军国主义思想埋于灵魂间,俘虏是敌人,爱,无可希冀,因为感情不允许存在。世野井是典型的日本军官,在铁血无情,冷酷禁欲的同时并矛盾着,就像《菊与刀》中所言:据尊自傲又彬彬有礼,勇敢而又怯弱。勇敢的是他的黩武,怯弱的是他的动摇——不忍将嗜血的刀挥下去的那一刻。火红的扶桑花绽放于战场,本应与敌人势不两立的信念摇摇欲坠,内心情感将坚若磐石的理念摧毁崩塌,Jack嚣张地撕咬花瓣,放肆的目光穿透世野井的意志,固若金汤的信仰成了虚幻,只有喃喃一句:“你是恶魔吗?”

“不,他不是恶魔也不是圣人,他是人。”Lawrence如是说。

根深蒂固的文化差异不可逾越,大原上士奉承武士道精神,因而对Lawrence说:“你为什么不自杀呢?如果你死了我会更喜欢你。”“因为活着不是侮辱,即使是俘虏也是一种生存。”Lawrence粲然一笑。从一开始,你我都没有错,爱也没有错,残酷的是战争。在零落纷扰的年代,有人桀骜不驯亲吻了爱人的侧颜,有人暴殄天物虐待俘虏,曾有一个犹太女孩在纳粹士兵的枪口放上一朵雏菊,接着她被枪杀,Jack给了世野井他忌惮实现的奢望,然后他的躯体葬于爪洼岛那个二战前月光温柔照映的沙地,死前出乎意料的镇定自若,带着对弟弟的愧怍,一只落在他额头的飞蛾飞走了,带走了他的灵魂和未了结的夙愿。

世野井的无情是战争赋予他的使命,他怨怼自己动了凡心,极力否认因此焦躁不安,而源于人性的渴慕不曾枯竭反而愈加汹涌澎湃,他气急败坏地对俘虏颐指气使,他认为这是日本军官该有的决然坚毅,然后,Jack用拥吻告诉他人该拥有什么——爱,“那门是窄的,路是长的”,Jack给予世野井以救赎,世野井在幽蓝月光下,小心翼翼割下爱人的头发,只为将他虔诚的爱慕,祭奠。

最后大原上士青涩地说:I’m ready to die.又坦然地叫住Lawrence,就像战争时那样用蹩脚的英文说:Merry Christmas, Lawrence. Merry Christmas!

圣诞快乐!

2015/12/25

1 有用
0 没用
战场上的快乐圣诞 - 豆瓣

战场上的快乐圣诞

8.8

6336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战场上的快乐圣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战场上的快乐圣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