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死,或夜复一夜地杀死汝爱

李点点儿
2020-05-25 看过

据说我们是中国第一波被称为垮掉一代的,当时很多同龄人感到被嘲讽了,我们一小撮人很开心,因为我们知道垮掉一代意味着被本就是少数的年轻的我们时时标榜的自由,颓废,沉沦和无限期的萎靡不振被认可了。

上一辈人看不惯我们,仅仅比我们大一点点但有幸出生在上个十年的人刚好人生中第一次可以作为主导者,他们开始诋毁我们。所以前几天看到有人批评《后浪》时我很理解这帮逼的心态,你的视角是前浪还是后浪决定了你的心情。

有一天我们有发言权了,我们当中有人抱怨,有人报复,在后来我们也有了后辈我们也成了那样的人。

我们最终变成了我们之前厌恶的人,看上去这是所有人的必然,这是一个圈,周而复始,最终回到那里时是白发苍苍开始。

极少数的人绕出了这个圈,他们成为了另一类异类,比如27岁俱乐部,比如诗人,比如真正的跨掉一代。

真正的垮掉一代死在他们的圈里,最后不是Lucien Carr想象的那个样子,至少有些不一样。他是一个妖精,用巫术将这些人圈在一起,他不写诗,但勾连了一批伟大的诗人和作家,他诵读Henry Miller的诗,然后点亮他们的一盏小灯。最后他回到自己圈子里,成为一个编辑,结了两次婚,有三个孩子,他告诉Allen不要在你的诗后面加上我的名字,其实他是再说:“麻痹老子是直的。”

后面的故事来自一本书,由Jack Kerouac和William S. Burroughs以各写一章的方式共同创作,《而河马被煮死在水槽里》在2008年出版,这本书是在60年前写的。那时他们还都是无名小辈,没人知道他们后来一个人写了《在路上》另一个写了《裸体午餐》,并且影响了几代人。2013年以这本书为蓝本由导演John Krokidas指导电影《杀死汝爱》,不过还是建议先看书,只看前言也行,因为实在是太八卦了,难怪要等60年,当事人都在世的时候发表这个分分钟就上法庭了。

《杀死汝爱》以Allen Ginsberg的视角讲述了跨掉一代压卷的几位作者nobody时代的往事,Lucien Carr将Ginsberg、Kerouac、Burroughs串联到一起成为他们的缪斯,最终以一起谋杀案结束,终结了他们在哥伦比亚大学的那些往事,并改变了所有人的人生轨迹,为跨掉一代和伟大的嬉皮时代打开了一扇门。

半个多世纪后他们之间的每一件小事仍然流淌在一代又一代文青的唇齿之间,被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咀嚼,他们的风流、才情和堕落一直没过时。现实生活中这一代又一代的人在他们的圈子里兜兜转转,从少年走向中年,然后白发袭来,从放荡、颓废、反抗到努力工作、努力学习、结婚生子,一代人就是一个圈子。我们看他们垮掉,是在纪念自己的,然后我们在垮掉,是在循环往复,最后我们批判垮掉,是在我们的下一代成长的时候。就这样走完空空荡荡的人间的路。

Allen Ginsberg疯疯癫癫的老妈跟他说:“结婚吧,拿着钥匙不要再吸毒了。钥匙在窗台上,钥匙在窗台的阳光里。”

我看了看我家的窗台,阳光里的是一个相框,相框的玻璃前是自己的倒影,相框的玻璃后是20年前的自己,他俩相视而笑,彼此默认对方的存在,玻璃后的他停在那儿,没跟我一起往前走。我知道他找到了自己的阳光,他就在那个光的里面。于是我自己走,把他留在玻璃的后面,我也得找一个有阳光的,温暖的地方,能安静的发呆的自己的地方。虽然今天阴雨绵绵。

仿佛我们总在比较那一代人更堕落,仿佛吃亏的总是最小的那一代,Allen Ginsberg的那首长诗这样说:

“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挨着饿歇斯底里浑身赤裸,拖着自己走过黎明时分的黑人街巷寻找狠命的一剂,

  天使般圣洁的西卜斯特渴望与黑夜机械中那星光闪烁的发电机沟通古朴的美妙关系,

  他们贫穷衣衫破旧双眼深陷昏昏然在冷水公寓那超越自然的黑暗中吸着烟飘浮过城市上空冥思爵士乐章彻夜不眠,

  他们在高架铁轨下对上苍袒露真情,发现默罕默德的天使们灯火通明的住宅屋顶上摇摇欲坠,

  他们睁着闪亮的冷眼进出大学,在研究战争的学者群中幻遇阿肯色和布莱克启示的悲剧,

  他们被逐出学校因为疯狂因为在骷髅般的窗玻璃上发表猥亵的颂诗,

  他们套着短裤蜷缩在没有剃须的房间,焚烧纸币于废纸篓中隔墙倾听恐怖之声,

  他们返回纽约带着成捆的大麻穿越拉雷多裸着耻毛被逮住,

  他们在涂抹香粉的旅馆吞火要么去”乐园幽径“饮松油,或死,或夜复一夜地作贱自己的躯体,

  用梦幻,用毒品,用清醒的恶梦,用酒精和阳具和数不清的睾丸,

  颤抖的乌云筑起无与伦比的死巷而脑海中的闪电冲往加拿大和培特森,照亮这两极之间死寂的时光世界,

  摩根一般可信的大厅,后院绿树墓地上的黎明,屋顶上的醉态,兜风驶过市镇上嗜茶的小店时那霓虹一般耀眼的车灯,太阳和月亮和布鲁克林呼啸黄昏里树木的摇撼,垃圾箱的怒吼和最温和的思维之光,

  他们将自己拴在地铁就着安非他命从巴特里到布隆克斯基地作没有穷尽的旅行直到车轮和孩子的响声唤醒他们,浑身发抖嘴唇破裂,在灯光凄惨的动物园磨去了光辉的大脑憔悴而凄凉,

  他们整夜沉浸于比克福德自助餐馆海底的灯光,漂游而出然后坐在寥落的福加基酒吧喝一下午马尿啤酒,倾听命运在氢气点唱机上吱呀作响,

  他们一连交谈七十个小时从公园到床上到酒吧到贝尔维医院到博物馆到布鲁克林大桥,

  一群迷惘的柏拉图式空谈家就着月光跳下防火梯跳下窗台跳下帝国大厦,

  絮絮叨叨着尖叫着呕吐着窃窃私语着事实和回想和轶闻趣事和怒目而视的对抗和医院的休克和牢房和战争,

  一代睿智之士两眼发光沉入七天七夜深沉的回忆,祭祀会堂的羔羊肉扔在砖石路上。”

最后我们纪念我们,我们蜷缩在地板上的床垫上,我们一起失去,一起看科恩兄弟的电影,一起看古老的纪录片,一起打呼、放屁、咒骂权贵,一起看《杀死汝爱》然后一起睡死过去,永不醒来。生活是圆的,这是我们对它的破坏。

感谢:

Allen Ginsberg

Jack Kerouac

William S. Burroughs

老去的我们和垮掉的我们

欢迎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梁记私厨

转发请注明出处。

1 有用
0 没用
杀死汝爱 - 豆瓣

杀死汝爱

7.7

3274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杀死汝爱的更多影评

推荐杀死汝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