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翰祥《三十年细说从头》摘抄

孟克柔
2020-05-25 看过

《西施》是我的国联公司和龙芳领导下的“台湾电影制片厂”(即“台湾省政府新闻处”电影摄影场)合作拍摄的。龙芳厂长之要拍这部片,完全是为了捧捧他旗下的张美瑶,这是人所共知而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加上张美瑶也的确姿色出众,所以我和我的投资人也都默许了的。不料有一天龙厂长忽然坐着他的那部老爷车来到国联,开门见山的一句话就是:“翰祥,‘新闻处’开会决定,通过了《西施》的预算,也通过了西施由江青主演。”

张美瑶台语片演员事业陷入低谷,转型为播音员兼职日历女郎,龙芳在日历上看见张美瑶,网罗至旗下

说完之后,连二句话也没有,就登车而走。看他的态度,多少有些无可奈何的迫不得已的样子。后来才知道,原来当时的“新闻处”处长吴绍燧对张美瑶演西施有些微词,所以龙厂长才主动地提出更换主角。本以为张美瑶到底是“台制”厂的,而“台制”是“新闻处”直辖的,肥水当然不落外人田了;没想到吴处长顺水推舟地来了个通过照办,所以江青才冷手执个热煎堆地演起西施来。

江青演《七仙女》当然没人觉得什么不对,反正谁也没见过七仙女什么模样。可是西施就不同了,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西施也就在人们的脑子扎了根,就像有人说张艾嘉不像林黛玉一样,已发表了西施由江青饰演,大家都不免摇头。所以我和国联的几个高级职员,连夜开了个会,就江青容貌上的缺欠提出了补救的办法。我一直觉得江青的眉梢下吊,看起来总不太好,嘴也有些扁,下额也不够高,于是想起找林医生美容的事。第二个想到的是朱牧,三爷演刚愎自用的吴王夫差,多少欠些帝王的霸气,原因是前额似嫌太矮,鼻梁也不够高,所以大家也提议他去“翻翻脸子”。

江青整容前后
朱牧整容前后

江青到林医生美容院后,日久天长地和她成了朋友。林医生一直和江青讲,叫我也去开开双眼皮,她说常在报上看我的照片,别的都好(可不是我朝脸上贴金,的确是林医生说的),就是眼睛太差劲了。原因是我的双眉太浓太重,眼睛太小,一笑起来真应了广东那句“见牙不见眼”的话,所以必定要开开双眼皮,倒不是为了美不美的关系,而是为了演运的关系。

我听了大不以为然,不料陪朱牧去美容的时候,可险些来个画龙点睛。那次是我和国联的经理郭清江陪朱牧去的,朱牧是为了演吴王夫差,改改容只能算是为艺术牺牲而已。可是那林大夫却偏偏向我大卖广告,并且用一条骨头针朝我眼上划了一划,说也奇怪,眼睛当时就精神起来,的确比我的“猪眼”要强得多,当时我的确有些蠢蠢欲动,忙问道:“动手术要多久?”林医生马上告诉我:“只要十分钟,一点都不痛,照样可以工作,其实不是开刀,只是用线缝一缝。”

李翰祥的“猪眼”

我回头望了望郭清江,他的眼是一只双,一只单,倒的确应该把单的一只缝一缝。他也说和我一起缝。长者先,幼者后,我比他痴长了几个月,当然由我先来。于是在推推让让之下,我就躺在了美容床上,只见林医师穿针引线,护士小姐拿起麻药针正朝着我的眼皮边注射,我忽然想起父亲八字上的批语:“画龙已点睛,破壁已飞腾。”那是他三十九岁的流年批语,看起来大有飞黄腾达之意,没想到那年刚好是他的死期,事后才知“破壁已飞腾”的愿意。我躺在美容床上一想,我的妈,那年我也不多不少三十九岁,要真是一点睛,也来个破壁飞腾,岂不是糟糕一麻斯?于是一个鲤鱼打挺,由床上跳下来,和郭清江讲:“清江,还是你先来吧。”

于是他果然在三分钟内,把那只单眼变成双眼,看看的确前后判若两人,本来应该轮到我了,不过我想了想还是观观他的后效如何,再做道理吧。

这件事除了林医生之外,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没多久《中华日报》的记者刘一民就以全版的篇幅,介绍男女明星美容的情况,其中居然有我,怎么会传开来的就不得而知了,我想总不会林医生对外宣传的吧?如果她的客户经她美容之后的尊荣,依然和我一般,她又有何光彩?

0 有用
0 没用
西施 - 豆瓣

西施

7.0

13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西施的更多影评

推荐西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