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调侃的方式,向每一个被不公正待遇的人插刀

に先生
2020-05-25 看过

看到第十集,我决定不会再看了。

这是一部不能用脑子去看的电视剧,本来我对这种放松一下的偶像剧就没有什么期待,其中反讽的女尊设定都是炒了十来年的老菜。两个城邦的对峙,就是极端男权和极端女权的对峙,讽刺的是,在极端女权统治的领域内,遍布着随时倒戈的“女性叛徒”,温和的绥靖平权主义者,虎视眈眈的极端男权者,极端女权的统治本身在暴风雨来临前危机四伏,也算是现实一种。

如果说这只是让我略感不适的话,那么剧情里二姐的遭遇则更让我觉得愤怒。这像是血淋淋捅向曾被不公正待遇者胸口的刀子,把这个恶心的、流脓的真实用玩世不恭的方式美化给人看。

剧中的二姐让我想到我的一个朋友,一个同样出生在家中排行老二,上有姐姐下有弟弟而不受宠的女孩。她早早地离家,风雨飘摇地在外长大。她是家中最不受重视的老二,父母惧怕老大,宠溺幺子,毫不忌讳地在她面前赤裸裸地告诉她,家里所有的财产今后都是要留给弟弟的,父母所有的期待,那也是在不争气的弟弟一个人身上的。只有他,是家族延续传承的希望,就算他顽劣不堪、胸无点墨,那也还是父母眼里最疼爱的幺子。

朋友在成人后表现出了明显的对抗,她是母亲眼里叛逆的女儿,会冲着她大呼小叫“为什么你的微信头像永远是弟弟而不是我”这样“无聊”话语的女儿,是早早抽烟喝酒泡吧走马观花换一个又一个男朋友的不孝女,她在成人后表现出的对爱情的依赖就像是徒步荒漠的旅人对于水的渴望,一刻也不能离。被多少渣男伤得遍体鳞伤但依旧迫不及待地投入到下一场爱情中去——我其实是知道的,是她太缺爱了。她自幼没有从原生家庭体会到多少来自父母的爱,成年后就要加倍地从他人那里索取过来。对于他人的爱和肯定,就像是根救命稻草,她一抓住,不管是谁,就不敢再放手。

她和我诉说父母的极度偏心,说着说着就不禁掉下泪来。我在一旁听着也哭了。我不止一遍地想,父母既然要把我们生了下来,为什么偏偏要让孩子体会到这样的残酷?所有的兄友弟恭姐妹情深,在父母这样极度偏心的待遇下,又能有多少坚持所谓的“血浓于水”?兄弟阋墙的斗争,有时候许多从表面上看是因为财产分割而引起你争我斗,但是细究下来,又是多少日积月累的矛盾?当我在剧里看见那个勤勤恳恳,一心只为城邦的二姐,无论付出多少努力和心血,也鲜少得到母亲一句由衷的夸赞之时,当我看到她由于女主之故身负重伤却又不敢向母亲汇报自己的伤痛之时(而形成对比的是女主装病使得母亲在她床前守了一夜),我想起了我的朋友。

同样的,在看到第九、第十集的少城主考试时,我也想起了我另一个女同学,她在某次极为重要的考试中的落败,她笔试面试都本是第一,考完之后老师向她道歉,你非常优秀,但是这次只能录取一个,所以非常抱歉。她也想问,如果只录取一个,那么那个人为什么不是我?老师只能连声抱歉,非常遗憾。所以一切尽在不言中。

世界上有太多投机取巧、不学无术又有裙带关系的人们,他们占据了本是属于有真才实学的人的位置。他们的经历告诉世人们恶心的现实一种,那就是世界上本无公正可言。你所有的努力勤奋最终也是别人主演大戏中倒霉的配角。既得利益者们又将自身这种经历加以美化,是命运,是羡慕不来的。想方设法地污名化抹黑受害者之后的遭遇,或者黑化,或者自暴自弃,然后簇拥者指着那些劣迹斑斑的事迹说,看吧,他们不如主角的伟光正,他们本来就是人品有问题。

《哪吒》里我记忆犹新的申公豹,他那一句“人心中的成见就像一座大山,任你怎么努力都别想搬动。”那也是他在经历了最勤勉刻苦的修炼和努力之后,换回的依旧是极度偏心的师父的成见。这种歧视是深入骨髓的。有的人拿着申公豹之后黑化的事迹论证生来品性不佳,证明傻憨憨的太乙真人人性本善,但是你可曾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人性,是不可以被这样测试的。

从小长在阳光底下的花朵是无法领会阴暗潮湿滋生出的苔藓的。所谓“人的悲欢并不相通”,站在制高点指指点点的是因为你永远无法设身处地地感同身受,也无法感同身受。没有人性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光亮,毫无阴暗。因为光亮本身与阴暗就是一对双生子,光明滋生阴暗,阴暗成长光亮。

1 有用
0 没用
传闻中的陈芊芊 - 豆瓣

传闻中的陈芊芊

7.5

19055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传闻中的陈芊芊的更多剧评

推荐传闻中的陈芊芊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