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特么去给我看!

whatever
2020-05-25 看过

谍战这类剧,跟大部分类型剧一样,讲究强情节。但是一般的谍战强情节,目的是把观众给摁在电视机、电脑前,不换台,不点叉。风筝的目的是,把人物扔进极端情境中,在主角的挣扎里展现人性、人物关系,以至于人与时代。

强情节这点其实不难,套路就那么多,排列组合一下就是了。不会编至少大家都会抄嘛,这里抄抄那里抄抄,尤其是悬疑片,少包一明抄金田一的剧都火了几十年了,况且后面大家还发展出了融梗、洗稿、等等高端手段。况且这剧的强情节仔细想来也并没有特别高明之处。

比较难的是写人物,写一个主角也还简单,但是写群像便难一些,写时代不断转换过程当中群像的命运就更费事一些。谍战片因为类型的原因,总归是在”中国共产党万岁“这个宗旨下搞几个典型,就如同庙里的四大天王,反正就那么几种。

但是风筝的野心在于,精致地雕琢了人物。扛着”主义“,”信仰“的红旗搞起了”信仰与人性”,“意志与命运”这种近乎史诗母题的严肃探讨。

在这点上,哪怕是删减版,做得很不错。

《暗算》有这个意思了,但是还很不够。《暗算》里的安在天和钱之江都是不完整的人物,很大程度上都在服务每个故事的主题,所以需要很多旁白来解剖他们的内心纠结。

到了《风筝》,更多的重心放在做人物上,所以六哥活了,他可以用他的行动、语言甚至眼神来表达内心,不再需要那么多的旁白了。

六哥的表面是心狠手辣,精于算计,知道玩政治也知道收买人心的花花公子。内心善良、热情,讲义气也重感情,而且痴情,不过他老人家痴情的对象是the greater good,所谓的“信仰”。

为了加强观众对他内心的理解,导演基本上都在“正话反说”:

杀掉曾墨怡的时候,一面嘲笑她“你可以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了”(这句台词我很喜欢,考虑到六哥自己的身份,他的向往,六哥说这话的时候冷酷、嘲讽、自嘲、甚至羡慕兼而有之),一面近乎哀求地对她说,送你上路的是你的同志,你不要恨他。

在延安以嘲讽和恐吓的方式屡次提点“明牌”共党江心小心不要露马脚,最后这傻孩子还是死了时候他震惊惋惜的眼神。

以及后来成了戴罪之身依然为了马小五的安危跑去顶撞ccp领导。

一般搞谍战剧的,都有些“表里不一”的人物设计,这是杰克苏人设的通用套路。但是六哥的人设在这个通用套路上往上走了一步:他的外冷内热,最终的指向不是抱得美人归,或者让兄弟们都爱他为他生为他死。而是他所爱的最终都被他害死。别剧走到让你发现外冷内热并喜欢这个人就算了,他要走到,你知道他外冷内热,但这种热燃烧不了那层冷,温暖不了它应该去的地方,唯一的用途是烧灼他自己,以及虐观众。

所以,老六这个人一上来就是要立住狂霸酷炫拽。这点通过妆发、打光、服装、摄影角度以及几个情节也确实完成了。所以有人讲这是柳云龙自恋的展示。讲这话的人真是傻逼。他这个狂霸酷炫拽立住之后人生赢家了吗?难道不是此时有多狂后面有多惨吗?你觉得看每天唯唯诺诺的小眼睛办公室科员余则成扫大街难过,还是看被人绑架了还能毙了绑架犯叫嚣摘茄子也特么不看老嫩的六哥扫大街难过?

一般的杰克苏,都是小人物一路打怪升级到大家都爱他成为人生赢家的爽文。

高阶杰克苏,是本来就是人生赢家大家都爱他,然而为了the greater good,落得一无所有的虐心文。

柳云龙有强烈的杰克苏情结,好在他老人家审美不错,自导自演的都是高阶杰克苏,甚至掩盖了其中强烈的鲁性。

某一类古龙的武侠男主在老六这个角色上还魂了。


按说柳导这种鲁性溢出的杰克苏写爱情一般都好看不了,因为确实是自恋,他老人家永远不会讨好别人,用钱之江的话讲是要做他老婆的“国王”。可是爱情之所以有趣的相互试探与彼此臣服(智识上的)基本上跟杰克苏是绝缘的。所以《暗算》里黄依依那么优秀的女性莫名其妙的爱上安在天并且被不断pua最终鬼打墙在这段爱情里付出生命;钱之江的老婆基本上一贤妻良母,除去一再强调他俩深刻的革命爱情之外就是默默看着钱之江不断跟漂亮小姑娘跳探戈(柳导莫非年轻的时候自认为可以走阿尔帕西诺那挂的风流路线吗?然鹅鲁性过强的男子走起风流路线来一般都油量超标令人倍感尴尬,比如黄晓明)。

但是《风筝》里六哥跟韩冰的爱情居然成立,并且满动人的。

大家都不爱看的延安的部分我还挺爱看的。因为在这个部分实际上展现的是老六内心热情忠诚甚至憨的部分。他在延安的笑都跟在重庆不一样。在延安笑起来多是发自内心的,甚至眼睛周围的皱纹都笑出来了。他穿八路军军服时候的珍惜与紧张就如同每一次跟韩冰的交手。他们曾经在抗日战场上并肩作战过,哪怕并没有见过对方。都钦佩对方的智识,哪怕是各为其主。当韩冰真真假假地怼老六试探老六身份的时候,老六早就把她当成自己的战友,敬佩、钦慕。

所以,在延安哪怕韩冰老是喊打喊杀的要查他们,导演拍的情绪和色调都是偏轻松甚至诙谐的,老六应对韩冰,一面说着是心里没有底,一面又像是乐在其中的猫鼠游戏。至于后面韩冰莫名其妙倒霉的时候为了替她伸冤差点害死自己,没饭吃的时候把口粮留给她,看见前夫来找她,自己可怜巴巴托腮坐在门槛上恍如被甩,就是爱情戏的标准套路了。

韩冰在老六那里,比程真儿更像是他的那个信仰的具象。所以这一段爱情,没有什么身体接触,也没有夸张的表白,但是成立。因为爱情的成立,老六跟韩冰,风筝和影子之间的对位关系和最终的悲剧收尾也就成立。

相比之下,程真儿和林桃的感情就更偏推进剧情的工具性质了。程真儿代表一种关怀和柔情和刺杀高占龙的由头,林桃则是为了展现六哥人格魅力并留下个娃娃开始父女悲剧线。

所以,韩冰大概是柳导自导自演的女性角色里唯一在精神上可以与男性角色并驾齐驱的一个。我估计柳导以后的作品里也不会有如同《会饮》里的女祭司狄奥提玛一样引导男性角色的女主角出现了。毕竟有这么强烈的鲁性拦在这里,不会允许一个精神上比男主角成熟的女性角色。

其实我觉得,《风筝》是很适合有一个狄奥提玛一样的女性角色的剧,如果说老六代表了对信仰的坚守和执念,她就应该代表的信仰本身的虚妄,以及信仰能否建立在对道德律的背叛之上的诘问。这个也是很好具象化的,就不展开来说了,反正柳导也没请我做编剧。


不过,这剧的配角也各有光彩,所以哪怕是负责推进剧情的配角,也是有角色弧线和魅力的。

宫庶从到六哥那儿求职屡屡碰壁,到跟着去延安从刺杀变成忠心耿耿,到后来逃出大陆又为了救六哥回来,人物的行动背后的动因是党国的官僚系统嫉贤妒能,因为站错了队,有志青年变成了狗特务。

孝安是个道教徒,有个像他老妈子一样的老婆。人物的前史便展现了:不过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为了吃饭,又有些聪明和良心,便落得不得好死。

延娥,一个中统潜伏延安的特务,原先每天演白毛女,”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后来解放了,到了新社会,年纪轻轻的女孩儿因为东躲西藏,真的熬白了头发。

配角的首要功能是服务剧情,但是所有的配角因为立住了,他们服务剧情的时候已经完全在沿着自己的生命轨迹做出那个选择,作为一个人留住观众的目光。


另外这个剧的台词很好。不是说本身写得多么文绉绉,多么一眼精彩(当然也有,居然还引用了曹丕同志的“人生有七尺之躯,死为一棺之土”,替曹二谢谢编剧)。而是台词本身与人物身份在情境下相互配合产生的化学反应。比如说,马小五有一次在郑耀先的指导下设计孝安,被识破了,马小五脱口就是,“狡猾的狗特务”,这时候郑耀先正是长期被ccp明面上追杀的最大的特务,还在劳改。而孝安是郑耀先的学生,马小五这一句说出来,老六的表情,就如同一个巴掌打在脸上的尴尬。

至于那些最终因为不能过审而删掉的台词,就不展开来说了。

7 有用
0 没用
风筝 - 豆瓣

风筝

8.8

5838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风筝的更多剧评

推荐风筝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