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要笑着散场

feeling
2007-12-14 看过

乔·奥顿(Joe Orton),英国60年代著名的剧作家。肯尼斯·侯利维尔(Kenneth Halliwell),与他相伴16年的同性爱人。 这一对大约会是我写的这一系列中,最不具知名度的一对——至少在中国是这样了。 然而他们的生命及关系却是以一种极具爆炸性效应的方式而终结。 1967年8月9日,二人双双死于他们同居的寓所。时年41岁的肯尼斯手持利斧,连砍九下,砍死了睡梦中的乔·奥顿,这位被誉为“20世纪王尔德”的作家死时34岁。而后肯尼斯服毒自尽。 两人虽早已同床异梦,最终却算是生死与共。 ********* 还是忍不住要先来说说译名。Prick Up Your Ears本是奥顿要写的一部戏剧名,终究未能完成,后就被约翰·拉尔用作给他作传的传记名。本片即改编自这部传记,名字也沿用下来。 一译作:竖起你的耳朵。原文直译,中规中矩。 二译作:激情床伴。不着边际+活色生香,生怕观者不往三级片上联想。 三译作:留心那话儿。这是同样身为同性恋人士的香港作家迈克的译笔,伶俐怪趣,貌离神合,典型的迈克文风。 ********* 乔·奥顿,身材娇小,模样天真,14岁时就初尝禁果,日后更是个处处招蜂引蝶、拈花惹草的主。他18岁时来到伦敦遇见了侯利维尔,两人相遇在一个戏剧表演课上,侯利维尔表演手抱一只猫的情态,开始颇为不知所措,而后突然发力,双手做掐猫状,那不存在的猫儿片刻就死在他手上,旁人皆愕然,唯有奥顿哈哈大笑。二人初相识时,已定下难逃杀身之祸的宿命。 20年前的加里·奥尔德曼(Gary Oldman)还不似日后《杀手莱昂》中那癫狂的邪恶,乔·奥顿被他演来透着种可爱的坏劲,淘气的邪恶,那仿佛孩子般纯真的笑容真是诱惑了多少人。 肯尼斯·侯利维尔,身形高大,面孔木讷,年幼时死了母亲,18岁时父亲自杀,20岁时秃了头,用奥顿的话来形容——“你从来没有年轻过”。他简直具备了成为一个艺术家的所有外因和内在,苦苦写作,却最终只能沦为奥顿的“私人助理”,顶上一头假发出席各种社交场合。 扮演肯尼斯的是艾尔弗雷德·莫利纳(Alfred Molina),这名字太过陌生,不过我若说是《蜘蛛侠》里那个章鱼博士,可能就比较有形象概念了。 ********* 这两人说来倒真有“亦师”的成分。侯利维尔是个文艺青年(虽然他从来也没年轻过),写作、画画,哪一样都勤勤恳恳,孜孜以求,更顺带培养奥顿写作。不想辛苦挣扎十年过后,飞黄腾达的倒是他的小男友。心比天高,力有不逮,侯利维尔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梦想化为了泡影。要是两人都落寞倒也可以相依为命,偏偏奥顿终究是那遮不住羽毛光彩的鸟儿,青云直上了!青年才俊奥顿越来越惹人爱,剧作上演炙手可热,披头士都找他来写剧本;家庭主妇侯利维尔却越来越讨人嫌,管家务管杂事,惟独不负责床上事。到了后来,奥顿要么是社交场上风光无限,要么就是公厕街角随处风流快活。侯利维尔则像个絮絮叨叨的怨妇,在家给奥顿洗衣刷碗。 侯利维尔曾问奥顿,成名后的梦想是什么。侯利维尔的梦想是郊区买房安家,奥顿的梦想却是“见什么操什么”。有评论讲,奥顿是以性为事业,侯利维尔是以死亡为事业,真是再贴切不过的比喻。 偏偏奥顿还是个极度的自恋狂,每每在日记里炫耀自己的事业成就、情场得意,更时不时挑逗询问侯利维尔有没有看他的日记。一个恃才傲物,玲珑剔透;一个孤傲漠然,怨愤难平。两人十多年的寒窗相依熬过,几年的荣华富贵却龃龉难平,终是化作九记利斧劈头,血肉模糊一片。

********* 这部电影诞生于20年前,去年凭《女王》一片风生水起、今年刚在戛纳当了回评委会主席斯蒂芬·弗雷尔斯(Stephen Frears)当时还只能算是声名初起。 1985年斯蒂芬·弗雷尔斯拍了一部本是为电视台制作的电影《我美丽的洗衣店》。没想到这部糅合了种族矛盾和同性恋爱的电影进了电影院,而且一炮而红,也正是借助这部影片的成功,弗雷尔斯筹到了拍《留心那话儿》的资金。连拍两部同性恋电影,弗雷尔斯果然有迥异常人的视野。 奥顿的文风一贯是语不惊人死不休,配合弗雷尔斯嘻笑怒骂的风格真是合称。这样一个拥有骇人听闻的惨烈结局的故事,弗雷尔斯却拍得戏谑轻松,始终带着一种欢快的调子,甚至会让你没心没肺的发笑。 ********* 他们有两个葬礼。 奥顿的葬礼座无虚席。侯利维尔的葬礼无人理会。 然而他们的骨灰最终却被混合在了一起。 奥顿生前喜欢披头士的歌,在他的葬礼上用的就是披头士的歌曲《A Day in the Life(生命中的一天)》。 这最后的终曲基本应证了这个故事和这部电影的风格——悲剧要笑着散场。 I read the news today oh, boy 今天我看到一则消息,噢,伙计 About a lucky man who made the grade 是关于一个功名显赫的幸运者 And though the news was rather sad 尽管那消息相当悲哀 Well I just had to laugh 嗯,我却只能发笑 ……

附:

“大师和他的情人们”这一系列文章中谈到的电影,皆涉及一些作家的同性爱情故事。之所以取这么个俗不可耐兼狗血淋漓的名字,其实也是拜各种译名所赐。就好像Wilde译成《心太羁》本很绝妙,而有人非要译作《王尔德的情人》;又或者如同Maurice不译作《莫瑞斯》而要译作《墨利斯的情人》一样,生怕观众不想入非非,硬是要把“情人”安在上头。

大师和他的情人们(之一)——《心之全蚀》

大师和他的情人们(之三)——《王尔德》

大师和他的情人们(之四)——《莫瑞斯》

大师和他的情人们(之五)——《小尘埃》

大师和他的情人们(之六)——《克里斯托弗和他的同类》

55 有用
3 没用
激情床伴 - 豆瓣

激情床伴

7.6

47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激情床伴的更多影评

推荐激情床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