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3E5这个家简直就是变态培养皿

fogilvy
2020-05-1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本文从属于第三季全集评论《怎么杀死伊芙》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12485312/,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到那边看看。

“他们(变态连环罪犯)大多聪明但极端自私,看似友善但缺乏真正的情感,貌似绅士实则兽性十足,他们不乏对被害人的控制力但从不控制自身的欲望;他们因聪明而算计、因算计而自信、因自信而无耻,这类“怪胎”的养成大多源于他们有过一个异常地童年或成长经历,有一个看似正常却问题重重的家庭背景;他们的父母关系大多存在问题,亲子关系具有严重的间隙”

上周写失控到塔莎的部分时,引用了李玫瑾老师为约翰道格拉斯(FBI行为分析部创始人之一)的《心理神探——我与FBI心理画像书》所作的推荐序中的这一段。S3E5则就像这段话的实景注解,没想到KE这次会拍得这么实,像是把人物小传拍进了正剧。(从这点上看,这个系列的野心应该是四季完不成的,很可能我们在第三季终就会听到第五季的续订。)

借着S3E5,除了家庭,想聊聊一直回避的一个话题:“爱”。

读过我KE评论的朋友可能有印象,对于EV间是不是“爱”,我从不去定论。这是因为,爱是什么,人类从未有过公认的定论。所以,各位自由心证,按照自己的理解和经历去定义去判断比较好,这也是一种互相尊重,毕竟看个电视剧娱乐,搞得很上纲上线就很不娱乐了。

而且,我也不认为自己能谈好这个话题,自认水平不够,聊不好也就不详聊了。

到了这集,再加上近期关注了一些带反社会特征的罪案新闻,感觉有必要来聊聊了。依然不会去定义EV之间是不是爱,但我们可以通过V和V的家庭来看看,爱对于一个人重大的影响。

这集E没有出场,但我却从整集里都看到了E,两个人尽管本质吸引,却一直有矛盾冲突的行为选择,从这集里也可以窥到些本源的原因。

第一部分:我们先从剧情进入,由犯罪行为学的角度看看V和V的家庭。

关于罪犯的变态心理学,都避不开关于家庭的话题,这是对实际罪犯统计而产生的研究结果和研究方向,不是专家们的理论演绎,是实际统计。

而V的家庭,不得不吐槽一下,太典型了,就像教科书上的案例一样,尽管剧集用了很多黑色幽默的处理方式,但我依然感觉在看实验环境里的培养皿一样。

V的家庭,就算放个正常小孩进去,不考虑psychopath的遗传因素,也是会制造出反社会人格或者其他精神疾患的,剧组给V安排的平辈兄弟们,血亲、非直系血亲的各种神经质,暴力倾向都在极力说明这一点。

这也是为什么开篇我会觉得剧组把人物小传拍进了正剧,而且过分的实在,这种实在跟第一二季轻盈精怪的风格是有点冲突的,从E4开始的风格转变看来是比较明确的发展方向了。

既然太像案例了,我会拿一个真实案例进行对照,案例出自《心理神探——我与FBI心理画像书》,FBI行为科学部找的第一个重罪犯访谈对象,埃德肯珀,这位算变态连环杀手里的明星了。

首先,V的母亲,从初见V激动哭泣到剧集最后冷漠地第二次赶V出门,我们都能在这个人物身上看到一点V的Psychopath可能的遗传来源。这位母亲冷漠,极具表演性,在她生活中表现出来的贤良和欢乐的表象之下,是冷血,控制欲极强等黑暗属性。

V的血亲兄弟描述母亲在这里是人们眼中的圣人,而V的反应是那是因为你们看不到她的黑暗。她在收获季这种公众场合,展现的是合家欢的母亲形象,而V的非血亲小弟弟则告诉我们,这位妈妈,即便是在公众场合,对孩子的失败也不是包容而是极尽打压,责怪和否定,而且很有意识的避开众人的眼光私下里进行。在V到这个新家后,这位妈妈时刻注意着V的行为,这也是一种强控制欲的体现,她会监视V,在发现V与现任丈夫交谈之后,马上出现借故打岔,控制V与新家人的距离和关系,从她跟现任丈夫的这段交流看,现任也多少有点惧怕她。现任对V提出的母亲的问题也多有回避和偏帮。从V与家人玩杀人游戏也可以看出,她非常善于伪装自己,她不是一个重罪犯,但这个家里,从智力到权力关系上看,她都处于统治地位。

故事进展到V和妈妈的对手戏 ,我们则看到了一个对自己亲生女儿从人格上进行侮辱与否定,而且还与女儿争夺丈夫情感关注的母亲。而她经过两天发现V开始在一点点影响她的势力范围,直接就可以翻脸第二次赶V出门。

这位母亲身上是有psychopath或反社会人格的特征的,但在V小时候,她不是去应对自己的问题,而是将责任、责怪还有嫉妒全都归因于V,进而做出了把V遗弃的举动。而多年后见到V,她可以毫不费力地做出与失散亲人热烈相聚的反应就跟压根没有遗弃这事儿一样,V这么爱演而且能演,可以看出来点是从哪里继承的了吧。

戏剧映照现实,我们来看看FBI访谈的这位埃德的妈(这是位男性罪犯,根据案例统计这种变态暴力重犯大部分是男性,女性比例很少)。

“埃德的母亲在圣克鲁斯分校受到校方管理人员和学生们的一致欢迎。她被看成是一位敏感的、关心他人的妇女,你碰上难题或者是仅仅需要找个人谈谈心事时,尽管可以找她。然而一回到家中,她却像对待怪物一样对待自己羞怯的儿子。”

“不容争辩的是,埃德父母的婚姻是十分失败的。他告诉我们,他还很小时就因长得很像父亲而遭到母亲的白眼。后来,他的粗壮身材又招惹了麻烦。10岁时,埃德在同龄人间已经堪称巨人,而他的母亲担心他会猥亵他的妹妹,于是就让他住在靠近火炉的一间没有窗户的地下室里。每天晚上睡觉时,她会当着埃德的面关上地下室的门,而自己和他的妹妹到楼上卧室睡觉。”

另外我还查了一些资料,埃德曾在15岁时去寻找与母亲离异的父亲,但父亲再婚,并没有表现出他所期待的关爱和热情,留他住了一段时间就送回母亲处。而此时,他的母亲决定三婚,不想要这个拖油瓶,又把这个烫手的山芋送回其父亲身边。亲生父母谁也不要,拖到最后才决定把小埃德送到祖父母那里,而埃德的祖母就像他的另一位母亲,对他贬损斥责,讥讽他是“一场游戏(婚姻)里的附属品”。第一场悲剧发生了,16岁的埃德在一次与祖母的争吵后,将祖父母枪杀,并对祖母的尸体有过度损毁。之后,埃德进了青少年监狱,并在成年之后通过精神鉴定被判定可以释放。而在这之后,他杀害分尸了七位年轻女性,最后他用羊角锤杂碎了自己母亲的头,并将母亲的喉咙扔进了搅拌机。(具体细节太过残忍,这里就不说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大卫芬奇拍得《心理神探》第一季,这部高分剧集是基于道格拉斯的这本书拍的。)

S3E5对V家庭的塑造对照现实案例,我们不难看出这个培养皿是多么的典型。

一个对外友好,对内残忍的母亲,从小被打压羞辱被抛弃的孩子。这种不是我们常见的严厉管教孩子,而是一种实质性的精神虐待。而在这两个个案上,父亲身份都是缺位的,这点我会在后面讲爱的部分展开,这里先停一下。

在人类社会中,psychopath和反社会人格是一直有一个比例存在的,但不是每一位都会去犯罪甚至杀人的。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思考过,为什么这些人有些就踏入了深渊,而有些则正常生活?

在目前关于精神病的研究中,普遍倾向于psychopath更多是先天的,而反社会人格的情况则复杂地多,有先天的因素但也很可能源于后天环境。

影评里我就不展开先天和后天到底哪个重要的“蛋生鸡鸡生蛋”的问题了,没有绝对的定论,以后可能也不会有,特别是到了具体的个体身上。

但我们看看FBI探员基于自己的工作经验,对埃德这个案例得出的自己的观点:

“支配。操纵。控制。这些是连环杀手的三大格言。他们的行为思想均是以有助于充实他们过于乏味的生活为导向的。

在一个守法的人发展为连环抢劫犯或杀人犯的过程中,最关键的一个因素大概要算幻想所起的作用了。我指的是最广义的幻想。埃德肯珀早年就形成了幻想,且统统涉及性与死亡之间的关系。……

从另一个层次上看,肯珀的幻想就是摆脱他那位主宰一切的、虐待成性的母亲,而作为杀人犯,他所犯下的一切罪行都可以置于这一背景之下加以分析。……

不过依我之见,埃德肯珀的例子说明系列杀人犯并非天生的,而是后天造就的。倘若他的家庭环境较为稳定且他受到关爱,他还会产生同样的谋杀幻想吗?谁晓得呢?倘若他对支配欲强的女人不是怀有那种难以置信的愤恨,他还会以同样的方式对待她们吗?”

我们通过探案专家的观点来看看V。

从剧集提供的细节看,V从小就有对死亡游戏的幻想和cosplay,包括照片里的恐怖装扮,以及小时候与父母亲番茄酱血泪的游戏等。而且从小就表现出了暴力倾向,打弟弟的评价是打的好。而现在她的相对成熟了,对血亲弟弟的情绪管理建议是,“打人你感觉会更好。”

而在已经三季了的各种花式杀人中,包括对E强烈的执著中,支配、操纵、控制,都有非常具体的体现,这里就不赘述了。

支配、操纵、控制全都指向什么?权力。从剧集对V的人物发展设计上看,支配他人生死的权力已经满足不了V了。

又要来说boring了,乏味、无聊、没有存在感,对于这个类型的罪犯来说,实施杀人虐待的幻想都在填充这种boring。一旦这种邪恶的幻想得到落地操作,他们是无法克制的,近期国内几个强暴致死小女孩的恶性真实案例里也体现了这一点,有本事把这些变态罪犯放出来,他们就会继续强奸杀人,无法自制。

道格拉斯在书中还提到“杀人三合一”:纵火、孩童时代虐待小动物、超过正常年龄的尿床。

我们的V,第一次纵火,就把整个孤儿院给点了……,第一次杀人,就把迷恋对象的老公阉割了……尿床剧集里没提,孩童时代虐待小动物也没提,但她有个现成的弟弟可以打……

通常情况下,这系列的暴力重犯都有一个暴力升级或者说犯罪学习的过程,比方说先从虐待动物,猥亵,伤人这些轻罪开始,在预谋或是偶然犯下杀人的重罪之后,一步步熟练,磨练自己控制受害人以及杀人的技术。

但V这个……上来就很火爆,我真不知道该夸她是杀人狂小天才好,还是该感到害怕好。而且人物设计让她接受了专业的杀手训练。好吧,天生我材必有用。

这种人设实际上已经脱离现实,属于戏剧破格了。

也难怪我们的E会被自然吸引……

而在道格拉斯的书中还提到:“这是我们反复碰到的另一个特征。案犯极少会把愤怒发泄到内心怨恨的焦点人物身上。虽然肯珀告诉我们,他常常在深更半夜手拿锤子踮着脚潜入母亲的卧室,幻想着用锤子猛击她的颅骨,但是在真正有胆量正视他实际想做的事情以前,他至少制造了6起杀人案。”

我们从剧集里给V母亲年轻照片的特写可以看到,对卷发女人的应激反应是从哪里来的。而剧集设置V以为家人都死了,但康叔好死不死跟她提了家人之后,应激反应又出现了。从V和母亲的对话我们可以判断,V被送去孤儿院的时候应该是在6-10岁之间,记忆有了,但很模糊。所以,可以合理猜测,V对于家人的记忆有自我怀疑的成分,这次的寻亲之旅,除了寻找归处的基本动力,还有对自己怀疑的求证。而这种求证是带有复仇的种子的。

我想,V的人物设定里,一直都在自信自大背后潜藏着自卑和自我怀疑,这也是为什么她对跟自己母亲有一样的外貌特征的女人产生应激和性欲的底层动因。从她要求母亲为她擦去脸上的番茄酱血泪的那段表演,我们也可以看到,在她变强既有经济能力又有见识和武力值之后,她依然会发自本能地寻求母亲的关爱,这种关爱不是简单的关心,而是对自身存在的一种最深层的肯定。

剧集发展到这里,再回看打Eve的那枪,V心里到底是什么感受,脉络是不是就比较清晰了呢?

但是注意一点,我可能不会把V的这种反应简单的归因为“恋母情结”,恋母是表现,底层可能还有更复杂的家庭结构和情感关系的问题,这个在下一个部分里会说。

Home的结果,我们现在都看到了,正如我们所料,在跟母亲面对面确认了自己被打压,被羞辱,被遗弃,被否定的童年记忆后,V难以抑制的肢体反应、表情、话语都透露出悲伤、痛苦,而最终艰难地决定“不得不把妈妈杀掉”。现在的她不再是弱小被抛弃的那个,而是有能力决定双方关系的人了。但杀掉妈妈的实体,是填不上她心里那个由于母性良知缺位造成的心理上的无底洞的,后续跟E还有康叔的互动中,我们应该会看到这个洞的发展。

这里必须单独说一下表演,这季的女性主要角色都贡献了非常精彩的表演。揪迪与妈妈厨房对手戏、吴女士面对Nico的死亡、C妈车里悼念儿子,这几场戏下来,我严重怀疑,这季的目标是要让几位能至少在下一个颁奖季拿到两个以上的表演奖项。。。欢迎颁奖季的时候各位来挖坟。。。

E5是V的单人集,但我还是看到了大量的E的影子。之前的剧集都展示过了,E有杀人幻想,有杀人冲动,现在也实操过了。而且她很清楚地知道V对她的迷恋和执著,但为什么还是一直把自己往正常社会里拽,而不是毅然决然地就地跟V私奔。

剧集提供E的家庭情况很少,但也不是一点没有。从抓幽灵那段跟妈妈亲切的对话,到出大事了以后姨妈帮她解决工作,再到跟Niko的日常互动,还有她与Bill、Kenny以及其他同事的融洽关系来看,我们都可以看出这是个被关爱的人,曾经有过良好的人际支持。即便自己的本能驱使做了那么多荒唐的行为,道德良知还是在控制她选择自己的行为。

这大概就是E和V矛盾纠缠关系从家庭童年这种源发层面产生的原因。

不被爱与被爱,可能就是通向天堂和地狱的差别。

第二部分,我们来谈谈“爱”

顺着E5和第一部分的讨论,我们来看看父母之爱对于人会怎么认知和实践“爱”所产生的影响。

下面我会引述著名的人本心理学家弗洛姆在《爱的艺术》中所关于母性良知和父性良知的论述。

首先,澄清一下定义,这里所说的父性母性,并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具体的情感或行为上的父爱母爱。而是抽象的概念性总结,是父母这两个角色应该具有特质,是一种理想化类型化的表达。更像物理定律或是经济学上“理性的人”那种概念。就类似,我们都知道牛顿力学定律,但现实中是不太可能有摩擦力消失的空间存在的,但不代表在宏观世界牛顿力学定律就不存在。也并不是每一个父母身上都必然完整存在这些特质,现实恰恰相反,我们常挂在嘴边的原生家庭问题,往往是因为这些理想特质的缺失而造成的。

母性良知或母爱的特征:“用更概括一点的方式来说:我(孩子)被(母亲)爱,因为我是我这个样子;或者,更确切一些:我被爱,因为我是我。这种被母亲所爱的经验,是被动的经验。为了被爱,我无须做任何事——母亲的爱是无条件的。所有我需要做的只是——是她的孩子。”

这种母性良知或母爱对人的影响:“无条件的爱是人类最深切的渴望之一,不仅儿童如此,人类的每一份子都是如此;另一方面说,如果因为我有优点,因为我值得爱才被爱,这往往在心中留下疑虑:对于我想要他爱我的人,我很可能不能讨好他,或者是这一方面不能讨好他,或许是那一方面不能讨好他——但总是恐惧着这个爱会消失。更且,“值得的”爱很容易给人一种辛涩的感觉,觉得我被爱不是因为我自己,而是由于我讨他的喜欢,这就是说,分析到最后,我根本不是被爱,而是被利用。无怪乎我们所有的人都渴望母爱——婴儿时期是如此,成人亦是如此。”

请原谅我大段的原文引述,但我想这可能是目前为止,我看到过的对母爱及其影响最精炼的论述了。

我们回想一下心高气傲目空一切的V,在什么时候露怯,每一次都是在对她而言,有情感价值的对象,打破她预期的时候。

她认为E会跟她走,她认为康叔应该把她放在第一位考虑,她认为她对妈妈的记忆可能出错了,妈妈还是会像小时候一样帮她擦去恶作剧的痕迹时。她直觉地认为,这些对她的感情付出,是因为她是她。

所以,当她笃定的认为E跟自己一样,just like us的一个人,却做出了完全与预期相反的时候,我不知道,对母亲的记忆投射了多少到当时的E身上,但结果却是显而易见的,无法控制,无法得到,否定自我,这些因素不管比例多少,导向的都是死亡和毁灭。

这种无条件的爱,她没有能力由自己创造,那可以暂时用“值得的爱”来替代,所以剧情才会让她很喜欢跟康叔邀功要奖励要夸奖,很喜欢跟E去炫耀自己的能力,这一切都是希望自己被看见,被认可,这些是对她来说重要的人,他们的肯定会让她高兴。而剧情进展到现在,这种良性的关系也被抽掉不少了,康叔也不知道还能活几集。、

而在对妈妈的对手戏里,V会说自己是一个不快乐的人。这个不快乐与AA Meeting时的feel nothing是对应的,母性良知的缺失应该是非常底层的原因之一。

跟E的互动中,V还是发现了自身更多的可能性和面相的,在跟家人的互动中,V对对她表示自然亲近的兄弟也展现了人性的一面(叫人去打人这种也算,她的逻辑里自己的欲望实现总是优先),还预留了小弟弟逃离的时间,这些都算是正向的进步吧。但就像我在第一部分里说的,母性良知缺失的这个大窟窿,我感觉编剧两季之内都不会想帮她补起来。

我们再来看看缺位的父性良知或父爱:“他在儿童生命之初几年,几乎与婴儿很少有接触;在这段时期,他对儿童的重要性不能与母亲相比的。然而,父亲虽然不代表自然世界,却代表着人类生存的另一个极端:他代表着思想世界,代表人造事物,代表法律与秩序,代表格律、旅行与冒险。父亲是教育儿童的人,他把走入世界的道路向儿童显示出来。”

再强调一遍,这里所说的不是具体的某个父亲或者父亲这个群体概念。而是父亲这个概念本身应该具有的特质和作用。这里也不是在说刻板印象里躲避孩子抚养责任的父亲,而是在婴儿时期,不管父亲有多努力,对孩子而言,母亲由生殖所带来的的保育功能和情感纽带,对孩子来说都是很难替代的。

再具体一点,一个人可能没有父母,但如果在TA被养育长大的过程中,他的抚养人身上,不论抚养人是男是女,只要抚养人身上有着上述的父性良知和母性良知,这个无父无母的人也会成长为一个有爱的能力的人。

由这一点我们来看看康叔和V的关系,就非常有趣了。在第二季的影评中,我和我心理谘商师的朋友有少少讨论过,康叔作为一个有益的父亲客体,对V有很多正面的影响,但我们没有展开。

在看过弗洛姆的论述后,我们再来看康叔和V的关系,就不难发现,为什么有很多人喜欢康叔,喜欢康叔和V的互动。在男性角色纷纷扑街的现在,很多人都对康叔表示了严重的关切,不希望他也挂掉。

V的生父,在V的母亲口中,不是那种建立秩序的父亲,反而是个容易被V影响的人。在V的记忆里,父亲教她打架,配合她的恐怖游戏,而V的母亲甚至认为V的父亲对V投注的关爱影响到了夫妻关系。这点都是她们俩的转述,无从考证,而且V的父亲早逝,就算要纠正行为,也没有可能让他从棺材里爬起来了。

而康叔,从牢里把V捞出来,一方面教会V生存技能,另一方面规范她的行为,至少在工作的层面帮助V在建立秩序以及教会她谋生方式。而且康叔作为本剧集里相对正常的人,他能理解一部分V的行为,就算不能共情,但至少是能准确地认知并预测V的举动的。所以从这个层面讲,我们也很容易理解,即便V不满意康叔对自己的情感回应,但她还是相对而言更喜欢康叔。在经历背叛事件之后,即使很生气,但也会正确的判断康叔的利用价值,还是会像小孩一样来闹康叔,要康叔帮她找家人。

康叔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能力,部分替代了父亲的角色,剧集里才会有那么多一会儿疯疯癫癫的可爱互动,一会儿又掏刀掏枪呛起来了。

话说到这里,以下是些跟剧集无关,但我很想跟大家探讨的话。

我不想落入一昧责怪原生家庭的大坑里,我也不希望读到这里的朋友对原生家庭概念产生命定的错觉。

我们都无法拥有概念化的理想父母,总有这样那样的缺憾,正因如此,拯救自己的人永远都只可能是自己。

弗洛姆说:“最后,一个成熟的人要达到这种阶段:他是自己的母亲与父亲。在他的心中具有母性良知与父性良知。母性良知说:‘任何错误,任何罪恶都不能剥夺我对你的爱,我对你的生命和幸福的希望。’父性良知说:‘如果你犯错,就不能避免你所犯的错误的某些后果,如果要我喜欢你,你就必须改变你的生活方式。’ 成熟的人已经脱离了外在的母亲形象和父亲形象,而把他们建立在内心里。然而,这并不是像弗洛伊德所说,他在内心里把母亲和父亲合并到自己的生命中,使自己的生命与父母的生命相混,而是在自己的爱之能力上建立起了母性良知,在理性与判断力方面,建立起父性良知。”

换句话说,想要摆脱原生家庭的束缚,最根本也是最直接的途径,是让自己变成那个有能力成为自己的母亲与父亲的人。

原生家庭影响的确很大,但已经发生的事情我们没有能力去追溯了。

我们认真工作,阅读,运动,交友,谈恋爱,做着各种积极的事,都是在往这个目标进发。而有意识地去做,永远都比无意识地要有效率得多。

再说了,你看,就算是V,不也在忙着要升职嘛……

369 有用
5 没用
杀死伊芙 第三季 - 豆瓣

杀死伊芙 第三季

8.4

4541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9条

查看全部99条回复·打开App

杀死伊芙 第三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杀死伊芙 第三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