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山》背后的农村生存潜规则

左思
2007-12-11 看过
看《盲山》使我想起了曾经看过的《给你所爱的人以自由》这本书,茅于轼先生在这本书里举了一个例子(据《光明日报》1988年9月3日第一版所载武勤英《沉重的思考》):
“1988年初,上海一位聪明美貌的女研究生、研究生班的班长竟被人口贩子(贩银元赚“容易钱”)以2480元的价格卖到河南黄河边上的一个偏僻农村里。买主是一个30岁老实巴交的农民,他早年丧父,母亲30岁守寡,拉扯着6个孩子,全靠讨饭活了下来。她起初抵死不从,几度自杀未成,最后在痛苦中度过了71个日日夜夜。这个媳妇使他犯了强奸罪,判刑5年。有人感叹:为什么她不依靠法律来解救自己呢? 这个女研究生被人以赚钱为诱饵,骗到当地农村;下得车来发现鞭炮齐鸣,鼓乐大作,方知上了当。她起初抵死不从,几度自杀未成,最后在痛苦中度过了71个日日夜夜。一般人会感到奇怪,何以这样有知识的人竟然会被困二个月之久,难道没有人能搭救她吗?我们来看看她周围的人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吧。”
“她的"婆婆"打心眼儿里喜欢她,鸡下的蛋不舍得卖都给她吃了,事发以后,她还一口一个"俺那媳妇"。她认为花钱买的媳妇,就是私有财产,自己的东西当然要好生爱护。左邻右舍如何看呢?现在青年人结一个婚要花四五千元钱,买一个媳妇才2000多块。这样的好事求都求不来,只要有机会他们也会这样做的,村里这一类的事还多着哩。再听听团支部书记怎样说吧,他干脆地表示:"人家花钱买的还有啥好说?"(从一则寓言挑战高斯定律:忽略了传统道德的约束。任何经济学定律有个固有的顽疾,忽视了传统力量的束缚。这就是为什么看似水到渠成的经济学成功定律在传统文化目前表现的无能为力)可见这件事没有违背"常理",人可以拿钱买,女人尤其如此,她们只不过是延续香火的工具而已。在山东郓城县,买媳妇的人有成百上千,他们认为买媳妇原是正常事,买媳妇被判刑才是反常的。在这样一个非颠倒的环境里,要把是非再颠倒回来,当然难如登天。”
“女研究生之所以能被搭救,原因在于她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代表人物研究生。搭救她立了功的党支部书记说:"她如果早告诉我她的身世,她共产党员的身份,我说啥也不能让她在这儿受这么大的委屈,国家培养一个人才不容易呀!"这里道出了她之所以能被搭救,只是因为"她的身世"、"共产党员"、"国家培养"。其余那些一般身世的非党员,又不是国家培养的,就只好继续当人家买来的媳妇了。这个例子只是水面上浮现的冰山顶端,亏得人口贩子贩卖了一名研究生,这才揭露了我国农村人权问题的一个小角。”
看了这个例子,让我们反过来看一看《盲山》的情节:《盲山》中的白雪梅学历要比上述故事中的女主人公的学历要低,但是她们被骗的原因有类似之处——都是为了钱,但是白雪梅是为了替家里还债,而女研究生是为了发财。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工作应该不算难找,但是商业大潮的冲击使女研生迷失了;今天,大学生就业已经很成问题,白雪梅被骗是个人的原因,还是体制的原因呢?这些都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但是我感觉现在最有必要思考的是:为什么在八十年代和今天两个同样被拐卖的女孩都不能逃出?为什么村民集体帮助犯罪份子看管被拐卖女孩?或者更深一步问出生于农村的自己:如果自己在农村,遇到同样的事情会不会报案?问了无数遍后,自己也不敢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为什么会这样?在农村是不是存在某种潜规则,使每一个身在其中的人都不敢违反?
潜规则之一:农村中的人对你好不是因为你是一个人,而是你是不是对他有用?记得摩罗在《因幸福而哭泣》中有一篇文章,里面提到了中国人、韩国人是怎么开始不遗弃老人的。韩国的传说是这样的:在遗弃老人时,父亲要扔掉筐子,儿子捡回,父亲问为什么,儿子说将来用这筐子抬你。父亲推已及人,良心发现,将老人抬回家赡养。中国的传说是这样的:在古代有一次外国进贡了一只老鼠,说如果有动物可以斗败它,两国和好,否则就要打仗,在没有一个人知道的情况下,有一家人比较孝顺老人,没有把老人遗弃,这个老人告诉猫可以,人们发现老人的智慧对自己还有用,所以就放弃了遗弃制度。遗弃的原因是相同的,都是老人没有劳动能力了;观念和风俗转变依据是不同的,韩国是内心良心的发现,从善意和孝心出发,是真心实意赡养失去劳动能力的父母的。中国人是认识到老人有智慧和经验,还可以为家庭和社会所用,这是功利主义观念的驱动。这种观念依据与遗弃老人的观念依据一模一样,毫无变化或进步。如果一朝发现老人没有我们所期望的智慧和我们所期待的经验,我们依然可以遗弃他们。《盲山》中白雪梅刚一开始进入这家时,他们说只要她留下来就会对她好,可是随着她几次逃跑,态度一次和一次不同,并且说她是个“赔钱货”,正说明了:农民对家里人好,都是因为你有用才对你好,而不是因为你是一个人。但是也有例外,那就是母爱:片尾被拐卖的两个妇女由于舍不得孩子留下来。并且农民也非常知道应用这一原则,很多人给黄德贵出主意:让白雪梅怀上娃,她就会留下来。另外这一潜规则非常好的解释了为什么农民非但不报案,还要帮助不让白雪梅逃跑?因为在乡土社会,是一种熟人社会,村民在不发生严重的利益冲突的情况下,一般都会帮助维护其他村民的利益,因为将来自己有事,其他村民也会帮助自己来维护利益。换句话说,因为其他村民对自己有用,帮助他们维护他们的利益,而身为外来人的白雪梅对自己没有用,就可以牺牲她的利益。邮递员帮助黄德贵骗白雪梅,在黄给其东西时说的那句话:“你也不容易呀!”收养猪费的人不但不救白雪梅,还帮助出主意,说:“对付这种女人,就要象收费一样来硬得才行”。村主任的漠然、通风报信,当地公安机关、医院的漠然无不是这一潜规则的表现。柏杨说过:中国人,你的名字是苦难!孙大午说过:农民,你的名字是苦难!这种苦难是谁造成的呢?难道为了生存,就一定要造出这种苦难吗?
潜规则之二:“无后为大”使村民不择手段娶妻生子。男人黄德贵在婚宴上跟同村男人所赌的咒,表现了他们对打光棍的痛恨和恐惧。“谁不喝这酒,谁就一辈子打光棍,下辈子还打光棍,儿子也打光棍!”真够恶毒的诅咒!有这种思想的人,还会考虑媳妇是不是合法的吗?看到这里,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自己小时候在农村也不是听说过,有的人在本地找不到老婆,就花钱到外地找吗?还有有的家生不了男孩,就花钱在外地买男孩。可见有没有后代,代表了自己在村中的地位,如果没有后代,在村中是很难生存的。
潜规则之三:更多的时候是用耍赖维护自己的利益。在公安来带白雪梅走的时候,全村人都拿着锄头家伙围着警车,黄德贵母亲还要坐在车轮前以死相威胁。法律在农民心中是不文一值,“坐球牢,谁家娶媳妇不花钱!”黄德贵理值气壮的说过这样的话。但是《盲山》只是反映了这一潜规则的一个层面,其实有很多遵守法律本份的农民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也不得不采用同样的手段。在某农村,某一家做农药化肥生意的老板被村民欠了很多账,结果有一天老板得了绝症,需要把钱要回来,有一些村民想赖账,这时候老板的家属应该怎么做?是求助于法律,等法律要解决的时候,恐怕什么都要不回来了。所以唯的一个方式,就是耍赖,如果不给钱,就把病人往欠债的人家里拉。当然有懂法的村民会说:“你这样是违法的?”但是我要说,老板家人如果不违法,欠债的人会不会还钱?所以,即使对善良的农民来说,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只有以违法对违法。
农村生存的潜规则还有很多,如何摆脱这一千年来的束缚?我感觉《盲山》有所暗示:那就是教育,白雪梅因为教育失学儿童,而得救?农村能不能以教育来摆脱所有的潜规则呢?
96 有用
13 没用
盲山 - 豆瓣

盲山

8.5

11531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0条

查看全部30条回复·打开App

盲山的更多影评

推荐盲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