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我们的演绎——致二十年前的青春疼痛和离殇

冰蓝兮儿
2020-05-02 看过

尤记得03年,学校话剧社团的汇报演出。我饰演的南生,在支离破碎一地的车祸里,丧失父亲,之后,被林和平领回家里。演播厅的灯光暗下来,我躲到了阴影里,随之一起幻灭的,还有爱情。王菲《彼岸花》的前奏,缓慢,撕裂,浸润着冰冷的孤独。我站在台上,怀抱着一个布偶(不记得是什么了),怔怔站立了一分钟。我变成一座孤岛,在岛中央挣扎,想捞出自己,不被孤寂所溺。记得下去以后,学生们说看不懂,但是食堂阿姨在评论,演得很好。

当年我会写:我是一个独身女子。深夜舞台中央,风呼啸着穿过我的灵魂。空荡荡的灯光,凛冽地刺死了我。声响巨大,我倒在一地尘灰里。耳畔寂寞侵袭。耳膜空鼓。回荡着王菲的《彼岸花》。撕裂。悠长。没有尽头。林和平温暖的大手覆上皮肤。生凉。白皙修长的手指。干净充满阳光的气息。(当然,那不是林和平本平的气质,打个比方,乱写一气而已)

当年的文字阴鸷百倍,如今已然不会熟练运用。那种模仿安妮宝贝的意象,青春狗血的剧情,只属于中二的过往,笨拙而生硬。

即便这样,二十年来,我的文字仍是偏向阴郁的,不够阳光。哪怕我出了一本书——《那世花开潋滟》,收录了当年的中二小说,也收录了前年的新小说,但纵观写作风格,都阻挡不了那种沉郁气质。

拿自己说事,是想要告诉国剧导演,如果要用IP,请起码尊重原著的气质。因为那足以影响一批人的不仅仅是这个IP的书名、剧情、角色名,还有根植于文字的思想,作者的写作气质。

当仅仅只有书名、角色名作为外衣包装,而丢弃了IP气质灵魂的改编,注定只会带来原著粉的黑。

《七月与安生》之所以成功,是导演和演员尊重了那种撕裂人性的忧伤和激烈,且将那种沉郁气质用演技、镜头和音乐表现得淋漓尽致。内容与形式的统一,才带来影视的生命力。

可是此剧哪哪都不对劲。空自顶着《彼岸花》的名号,来贩卖原著粉对它的情怀,是怀有深深恶意的篡改乱编,是追逐市场与年轻消费的自以为是,是终将被诟病和差评的不知所谓的剧。

当年的女子,在某人眼里,或许怀抱小狗,坐在农家竹椅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烟,烟雾缭绕,弥漫着青春的狗血。

20 有用
1 没用
彼岸花 - 豆瓣

彼岸花

2.9

465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彼岸花的更多剧评

推荐彼岸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