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喜剧 ——周申、刘露《半个喜剧》

光至景亡
2020-04-3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半个喜剧》是我19年在影院观看的最后一步电影了,在这小半年没有影院的日子里,总是在怀念影院的同时想起《半个喜剧》。开心麻花团队拍摄电影以来,从《夏洛特烦恼》到《驴得水》、《西虹市首富》,再到这部《半个喜剧》,算下来基本上每年都要在影院与开心麻花相聚,而占据了我的绝大多数国产喜剧片观影经验。在所有的开心麻花喜剧中,《半个喜剧》是我最喜欢的,也是我觉得最成功的一部喜剧电影。

和影片的名字一样,电影也是分了两部分,前半部分是开心麻花话剧经验的凝结与升级,后半部分则距离话剧较远,更加的电影化。在前半部分,戏剧冲突高度凝缩,充满着各种偶然和巧合,四个主人公先后登场,将人物关系简洁明了地展现出来,而这一切都被放置在一个较小的场景中——一个普通的两室一厅一卫的房子。这种非常话剧式的选择常见于密室题材的恐怖惊悚电影或者展现奇巧机关的喜剧片,比如《德州电锯杀人狂》和《小鬼当家》。这样的方式依托于密闭的空间将场景升级为主角营造富有吸引力的视觉体验,通常配合较短的比如8、90分钟的片长,以时空双重凝缩的效果吸引观众。但是这样的影片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轻易地让主人公离开这个封闭空间,不然影片的节奏和气氛就会松泄。比如去年的恐怖片《准备好了吗》让女主角在影片的一半就逃出了豪宅,虽然后面再次返回,但是叙事节奏已然被打断,导致后半程相较之前的部分观赏性大减,最终靠着结尾的血浆片传统和反转扳回一局。而《半个喜剧》虽然也没有让主人公全程待在房子里,但是却没有出现上述的问题。这也正是本片厉害和特别之处,也是区别于此前开心麻花喜剧的地方。

前半部分中,很大程度还是照搬了开心麻花电影创作的方法,那就是直接把原版话剧搬过来,使用视听语言尽可能地呈现出话剧的180°视觉效果,特别是对于封闭空间的展现,只是这次导演增加了镜头的数量,有意打断了话剧感,增强叙事节奏,这和《驴得水》中选择在教室的群戏开场时非常不同的,可以看出导演在尽力将话剧的调度转化为摄影机的调度。而后半部分,主人公们离开房子这个封闭空间后才是真正的难处理的地方,前半部分得益于对话剧是具有兼容性的封闭空间作为场景可以按照以封闭空间作为主场景的喜剧类型处理,但是离开后,几处重要段落被分散,话剧版还可以通过场景的直接转换和浓缩场景来聚拢叙事,但是电影却需要丰富段落并且在段落间进行重新过渡和勾连,叙事节奏不能如同前半部分一样保持高强度的节奏。

导演的做法主要有两个,第一个是将后半部分的喜剧效果大幅缩减,让走出房子这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封闭场景的故事进入与喜剧相对的基调中,那就是现实,或者说悲剧。影片中的房子是郑多多的房子,孙同借住于此。这个房子是郑多多财富地位的代表,是阶级的具象化,也是象征现实对于孙同这样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囚笼。而这个囚笼还是被鲜花和糖果装饰成了一个糖果屋一样的远离复杂现实的伊甸园。当走出房子,孙同面对的是种种社会困境,是他个人无力也不敢对抗的困境。而几次离开房子的戏剧动作也是可以视为孙同理想主义对于现实的反抗。因此被处理为更具现实性的影片后半部分,更适合把原版话剧中想要表达的主题直接拉出来放到表面,去掉喜剧外衣,露出内里的悲剧内核。这也让影片跳脱了开心麻花《夏洛特烦恼》这种更为单一的喜剧模式,即使这些电影也又结尾的 升华,但是无法龄人信服,也影响到了影片的整体效果。第二个是使用商业电影的剪辑和吸引力视觉体验的营造来丰富喜剧性的影像效果,弥补文本上的喜剧性的缺席。根据导演访谈,影片中非常有趣的一个意外段落是孙同和莫默在眼镜店的那场隔镜对话。镜子营造出了一种夸张的影响效果,两人的身体在画面上互换。但是这又十分符合人物的性格和定位,孙同长期遭受母亲和郑多多的压制所形成的懦弱、温顺这样一些属于女性刻板印象的性格,和莫默更为坦率直接的男性刻板印象性格通过影像直接表现了出来,形成一种幽默的反差感。影片中还有诸如对两人亲热后的对话使用剪辑达到了一种漫画式的喜剧节奏这样一些有趣的段落。

优秀的喜剧不一定是要观众从头笑到尾的,也不是要在最后强行对观众进行说教,作为电影的一个重要类型,喜剧电影应该更多的具有现实作为依托,正因为真实和悲剧,它的喜剧技巧才让观众发出发自心底的笑。它的最终任务实让社会伦理秩序再次平衡,而喜剧技巧的使用也只是方式而不是目的,这样喜剧电影才能跳出类型困境。

0 有用
0 没用
半个喜剧 - 豆瓣

半个喜剧

7.4

39490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半个喜剧的更多影评

推荐半个喜剧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