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生命太长和生命太短的悲情故事

zghing
2020-04-28 看过

《美国往事》关于生命太长和生命太短的悲情故事 电影用一种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笔法,柔化人的矛盾性和复杂性,每个人的生命表现出一以贯之的特质,以他们之间的冲突产生戏剧张力,如果是现实主义,或许麦大和面条就会是一个人的两面,电影里并没有多了不起的友谊,相反表现的是一种宿命的对抗,赛马一起跑,就知道谁能夺冠了,谁赢谁败,总能一眼看破。到底是谁笑到了最后?一个野心勃勃志气高远,一个沉静传统,内心还装着热情和纯真。一个活在未来,一个活在过去,当麦大晚年身陷政治风波,看不到未来时他选择了死亡,而面条三十年来被谜题缠绕,甚至一生活在遗憾和迷惑中。从两个人第一次相遇的交锋,高高坐在一堆家具上的麦大抢走了面条的“生意”到合作关系的建立,是世道苍凉,让两个人团抱在一起,童年是讨厌鬼,成年是丛林法则,麦大不断膨胀的野心和面条内心归属和追求的不同,让两人分道扬镳。 麦大一出场就高高在上,面条立于街头,他们和佩吉X交,面条的单纯和麦大的霸道,麦大单独找面条分钱,在他眼里只有面条,面条身上自己缺少的特质,是他成功路上必不可少的伙伴,多年以后当他羽翼渐强,终于坐上了王位,麦大用行动打破面条心里爱情,友谊,平等和生长与斯的情怀,让面条不满。麦大总能把他们带上更高的山峰,面条总是扮演着最终解决问题的角色,是他们的本质不同。他们一起威胁警察,麦大潜水回船,棺材里假死的J女,鸡B险的笑话,调包婴儿命运的交错,面条强J的女人爱上麦大,黛博拉锁上店门,拉上火车窗帘,童年杂物堆里的舞蹈,晚年谢幕后的脸,黛博拉的照片旁,另一幅写着“ICE”的赛车,奶油蛋糕和小男孩对佩吉的爱,面条对黛博拉的SH暴,即是对自己美梦的强J,也是对她和麦大野心的愤怒,小男孩对着镜子,分不清自己和镜像,就像分不清死亡和滑倒,是童年的终章。飞向河里的汽车和三十年后的电视新闻,想进监狱的笑话……都是角色未来命运的先兆,强调一种有来有去,归于尘土的宿命,每个人拿多少,命运早有分定,多年以后,所有的挣扎,正如多年以前已经发生的一切,面条面对麦大的书房,感叹可惜了多年伟业到头来一场空。从监狱大门复刻到墓地门楣上的字:“你们当中最年轻最强大的也将倒在这剑下”这利剑是法律,更是时间。时间就是法律。那个迷醉,梦幻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代之以秩序井然的摩天大楼和媚世喜剧,新的需求掘开传统的墓地,去向何方,无人知晓,会不会像麦大的命运?消失在垃圾车里?还是只能活着吸完鸦片的幻觉里,才能好受些? 电影像一幅多重拓印的版画,这种拓印手法在19年韩国电影《寄生虫》里是用空间的叠错对比,表现阶级差异,《美国往事》是拓印在时间上,这是个关于时间的电影,电影一开始三十年后面条的现身,让肥莫餐厅的落地钟再次转起来,仿佛跟着这个时间的进程推进,回忆是时间里的时间,从友谊的开始到一切的结束,都是明确具体的时间,电影中的音乐不单是情绪烘托,还有个功能,就像行文中的引号,不断的把你拉回某个时间节点的记忆上,两段音乐关乎到面条的两段回忆,为了加深这种印象,甚至在中间用对白强调出来,就像画画里的勾边,实在多余。为了在调度上强调这种时间感,电影里主要的冲突和主要人物的出场离场总是发生在纵深方向,用一种实感来去,让观众体验角色的情绪。 黑帮题材作为类型片的一种本质上是欲望,情感和手段的极端化,是残酷生活中的英雄传奇,不管把角色置于黑色丛林,魔法世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还是暴露于西部烈阳,抑或空幽浩渺的宇宙,人类存在过的地方,欲望和情感就像黑暗中的光,就像黑色画布上的颜色。电影的时间跨度一旦拉长到一生,剩下的就只有失落与悲情,它是一切丰碑和蝼蚁的宿命 ,无神论者的悲歌,英雄,美人,情谊,功业……至已有的一切都将消逝,被未有的取代,就像艾略特说的:所有新生事物,同时必然是旧的。只有时间是真理中的真理。《教父》中大篇幅的表现传统和守道,马龙白兰度说话不看人,像在默背一本书的表演方式,《米勒的十字路口》中情感的力量和刺痛,加布里埃尔.伯恩清冷的眼神,《爱尔兰人》中子弹和时间对生命的残酷,乔佩西的淡漠,《美国往事》中命运的书写方式,德尼罗目送着一切从眼前消失的神情……。

0 有用
0 没用
美国往事 - 豆瓣

美国往事

9.2

29970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美国往事的更多影评

推荐美国往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