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士的武士梦,子弹就像诗歌

尽头的芝野
2020-04-2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子弹这个东西,迅猛、了当,所以用子弹很难用出美感,美感不在子弹上,美感在用的人上。这样一来就有个问题,开枪的人,要么就跟耍猴一样的蹦来跳去,玩个枪就像吃香蕉,与子弹最本质的凌厉反而造成了冲突。要么,是用狙击枪的人,用狙击枪的美感,就在于瞄准上,一呼一吸之间,那种准备和对峙感,和武士比武之前的样式有相似性。但这样的美感过于静止,过于单一,还有一种美感,就是子弹上的美感。

子弹上的美感就是用跟镜头的方式,和《十面埋伏》中的飞刀一样, 放缓子弹的飞行,强化子弹飞行的轨迹,子弹射穿人体内脏的一瞬间,爆裂、四溢,颇具有美感,有一款游戏《狙击精英》就是此类形式。

本片的子弹,却美感在了一种行动上,这种行动是人物一连串的行动,跳跃、趴下、瞄准、张麻子定睛一看,行驶的火车和奔驰的骏马,悠扬的山谷中盘旋的飞鹰,此时开枪,旁人还要问一句:没打中啊。张麻子道:让子弹飞一会儿。这种美感,是行动和人物个性带来的美感,属于比较高级那一类。

《让子弹飞》片如其名,片中的矛盾往往都不是用“案头”来解决的,也不是笔杆子能够解决的,而是靠枪支和暴力。塑造的鹅城其实是一个相对独立的舞台空间,和时代之间的关联弱了下来,反而是有种遥相呼应的关系,而在断裂的空间内,鹅城便具有了可操纵性和更强的象征感,整出闹剧更像是对财阀或者暴政集团的革命,这种革命充满了情绪化的色彩,不需要理智,平均主义——分!不需要文化,枪更管用,像极了农民革命,所以在这一层上其实是贴合市场的,因为农民革命带有的正义感似乎是与生俱来的。

那么在这样一个难题背后,其实显现出了一种困境,知识分子是无力且软弱的,片中几乎没有什么知识分子,但讲道理往往只能建立在枪杆之上,第一次在官衙,枪更好用,因为暴力才能解决暴力,知识分子的主义却是软弱了许多。

上文提到像农民革命其实只说了一半,本片进行到后半部分,其实张麻子这个人物是有很大的成长的。仔细来看,张麻子并不是土匪,而是个大善人,他不是为了自我生存才打劫抢钱,而是劫富济贫,是游侠。初到鹅城是拿钱就走,到了一半之后,动机则转到了为了情而留,伤害到了情才是黄四郎的恶,所以光杀掉黄四郎还不行,得拿钱把情还了,再拿命把命还了,才算罢休。

所以张麻子的抗争到底有着私人性也有着国家性,张牧之这个名字之所以会变成张麻子,就在于知识分子是软弱于枪杆的,其实这是一个时代底下的情绪,北洋时期的统治,很多文人是无力的,并且在辛亥革命后,一种革命梦是隐藏在时代洪流之下的,姜文本身是个文人,最后只能做个武士,就是意识到了有些局限只能靠子弹打破。

而子弹过于迅猛,张麻子其实还是一个富有诗意的人,对于兄弟情、对于体面人给体面死的尊重,对于兄弟远走和性向的隐喻,都表明张麻子内心是一个诗人,他有着丰富的自我感情和清醒的认知,有着独立的目标和思考,张麻子的台词:“让子弹再飞一会儿吧。”则是他对于诗歌的移植,内心的主义移植到了子弹上,才会有这样一个奇特的美感。

整部片看下来,姜文做了非常通俗的叙事守法,十分商业化的剧作结构,但其背后的题旨和细节上面的巧思仍然表明他试图融入自我的艺术思维和情感,姜文内心是个诗人,诗人也有个武士梦。

2 有用
0 没用
让子弹飞 - 豆瓣

让子弹飞

8.8

114575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让子弹飞的更多影评

推荐让子弹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