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世界川流不息,屋内的一隅形单影只。

゜静
2020-04-2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影片描述的是住在海滨小城尾道的七十岁老夫妻离开故乡去探望他们住在东京的子女,在品尝了各自成家的儿女们冷淡的招待后,老夫妇决定回归老家,结果年迈的老伴得病,死在了旅程的终点的故事。

平山周吉和登美是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妇,两人从尾道来到东京,探望已经成家立室的儿女们。

两位老人先到的是大儿子幸一家,幸一是一名医生,本来想带着父母出去游玩,临出门时有人上门求医,一家人的出游计划就此泡汤。 儿子每天忙碌,一直没空带父母转转,老两口在楼上呆了一个多星期哪儿也没去

幸一的两个儿子都很不开心,祖母想带他们出去散散心,无奈长孙正在气头上,只得带着小孙子出去散步。两人在山坡上,祖母问小孙子长大以后想要干什么,小孙子没有回答,祖母自顾自地说道:“如果你也要当医生的话,那我怕是看不到了。”

不久后,老两口住到了开美容院的大女儿志夏家,志夏与丈夫的工作也很忙,女婿给岳丈买了些好的点心,女儿抱怨说太贵了,买煎饼就行了,志夏请求纪子带父母去游览东京。纪子答应下来,立即向上司请了假。

纪子是老两口的二儿媳,他们的二儿子已经去世八年了。老两口到来,纪子很是开心,特地从邻居家借了清酒来招待两位老人。三人围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两位老人来到东京后第一次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志夏觉得兄妹几人都无暇招呼二老,因此建议他们去热海的温泉旅馆渡假。于是两位老人就被送到了热海的廉价宾馆。

两位老人刚到的时候,看着外面的风景,觉得非常好,想着又让孩子们破费了。等到了夜晚,旅馆里的年轻人又唱又跳,弄得二老一晚上没睡好觉。

清晨,二老在坐着看海,母亲说想回家了,小女儿京子还在家里,她会寂寞的。父亲说那我们就回家吧。就在两人起身的时候,母亲因为头疼好长时间才站起身来。

两人提前回到了东京大女儿志夏家里,志夏对此颇有微词,并说自己今天家长还要开会,实在是没地方给父亲母亲住。父亲让母亲去纪子家借宿一晚,自己则去拜访老朋友服部。

两人从大女儿家里出来,又在公园里坐了许久,算着差不多是纪子下班回家的时间了,二老才出发。父亲感叹:“我们现在是无家可归。”

母亲来到纪子这里,看到纪子一个人生活很心疼,告诉她你还年轻,如果能再结婚就结婚吧,不要有什么顾虑。这样下去的话,等到老的时候真的会很孤独的。

纪子笑着说自己是不会变老的,躺下后却偷偷抹起了泪水。

父亲找到了服部,还见到了沼田,三人便一起出去喝酒。

席间,三人聊起子女,服部的子女都去世了,他觉得有孩子就很好了。

沼田觉得和子女生活在一起很辛苦,自己的儿子总是嫌自己碍事,而自己也总觉得儿子不够有出息。

看起来最好的还是平山(老两口中的父亲),父亲却觉得自己的处境也并不是很好。

三人喝的酩酊大醉,父亲和沼田最终被警察送回到大女儿志夏家里,志夏很生气,最后还是帮父亲铺好了床。

第二天一早,两位老人离开东京坐火车回老家,母亲跟大家说看起来你们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以后我有什么事你们也不一定非要回来。

火车前进途中,母亲突然感觉身体不适,只能在大阪提前下车,住到了三儿子敬三家。

敬三请假回去照看父母,上司问了他父母的年级,并说好好孝顺你的父母吧。敬三也赞同,还开玩笑说不然到时候就算带着被褥到坟墓也没什么用了。

母亲吃过药后好了很多,二老坐车回到了尾道。

回家之后,母亲觉得很好,自己在10天内看完了所有的子女,还去了热海。

在东京的幸一收到了父亲的电报,父亲在信中说了很多谢谢。

就在这时,志夏和幸一收到了另一封京子发来的电报——妈妈病危。众人赶回家中,母亲已经昏迷不醒,第二天凌晨,母亲去世了。

葬礼上,僧人在念经超度母亲。敬三跑了出去,他觉得母亲的身影越来越模糊,自己现在抱着被子住到坟墓里也没用了。

葬礼过后,众人围坐在一起吃饭,大家聊起了小时候的光景,气氛愉悦了不少。

席间,志夏向京子提出自己想要母亲的高档和服留个纪念。幸一马上就要返回东京,敬三也为了报告和棒球比赛返回了大阪。只有纪子多留了一天。

第二天,纪子送京子出门去学校,京子愤慨地责备哥哥姐姐们过于自私,只有善良的纪子留下来陪父亲。纪子安慰她不必生气,他们现在有了自己的生活,把重心放在自己生活上是必然的。

送走了京子,纪子也要出发了。父亲非常感谢她,把母亲的怀表送给了纪子,希望她能从二儿子的阴影中走出来,好好开始新的生活。

纪子在回东京的火车上凝望着怀表,京子在学校通过窗户目送她离开。

与此同时,父亲独自坐在家中,静静地看着远处的江面。

0 有用
0 没用
东京物语 - 豆瓣

东京物语

9.2

9065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东京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东京物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