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是真的,才华也是

蜂鸟与哲学
2020-04-27 看过

这部电影离经典之作还有一线距离,但绝对是值得一看的。

整部电影可圈可点的地方很多,瑕疵也有。但没有特别流水线化的戏剧矛盾,没有典型的正邪较量,没有典型的好人必胜,也没有典型的悲壮英雄。21世纪应该多出产一些这样看完让人心情平静的电影(上一部我写了影评的《LOGAN LUCKY》也是一部让人心情平静的电影,挺好的,不给观众打肾上腺素,没有华丽的转场音乐,没有炫酷的动作特效,但看得人润物细无声,我看出来了,我就适合看这种电影)。

令人激动的是词典编纂的过程描写。因为我本人的专业就是语言文字相关,所以这部电影和我本人的专业有很强的联系。给故纸堆里的研究者拍电影,这是多么可贵多么难得!每日与枯燥的字词为伴,每日研究词性词义的日子,我还记得清清楚楚。文字与文学不同,文学还有浪漫、感性、主观的一面,可是文字不是。文字是文科中的理科,要求研究者理性至上。研究文字语言,是枯燥的。但好歹能有一部电影,让那一摞摞已经尘封多年的字典词典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让背后那一个个心中一腔热血笔下平静如水的学者出现在大荧幕上,让我重新记起那获得新知的每一天那种纯粹的快乐,这也就很好了。

电影阐释了几个方面,其中也有谈救赎与爱,但是我最爱的还是编纂辞典这条主线。主人公James怀着对语言文字的一腔热忱,希望编著出包含所有英语词汇的全新的一版牛津词典,他不仅要一切从零开始,还要顶住不同声音带来的压力——对于哪些词汇该收录,哪些词汇不该,大家意见不同,而James则认为真正的辞典不应带有编纂者的主观抉择,尽量做到应收尽收。这是很大的工作量,是数年的持之以恒(在日新月异的现如今这样的工程应该是不存在的吧)。我想起当年上语言课时,老师曾说,语言学大家王念孙、王引之父子,修 《广雅疏证》历经数十年,每天只考三词,每日都考,数十年的功夫,水滴石穿。电影中的James在现实中,也一直编纂词典直至去世,完成了英语A-T全部单词的释义与引例,这看似简短的一句话,是多少人长年累月的耕耘开拓,每每看到,令人十分感慨。

电影中,William在精神病院收集辞典用词的场景非常真实。原先的语言学家与现在不同,现在我们有电子版的古书,有网络索引,编纂、整理、收集,都减少了很大一部分精力时间。但我的老师那一辈(他们上学时间大概在1990s之前),面对浩如烟海的词汇,只能用和电影中一样的方式:抄写小卡片。先仔细阅读文献,见到不同的词,就赶紧摘抄在小卡片上,标明出处,然后按字母排列。整理出几大箱子卡片,才能给自己的论文提供一些参考素材。看到电影中William的小卡片堆成一面墙,他抽出对应字母的卡片帮助James解决难题时,我竟然看的有些热泪盈眶。电影中,James最开始的编写工作很不顺利,对于“ART”这个词的具体词源定义,迟迟无法有定论,也无法开展接下来的工作。他的工作室里,有一副小黑板,上面写着“art”,周围是相关的词源分析。这一幕又是何其熟悉啊。

辞典编写好了第一部分,James激动的拿着印刷好的成品书,拿去精神病院内给最大助力者William看。新书付梓,油墨未干,书里的每一行每一页都包含自己的心血。我想,没有多少电影描绘过这种场面吧。

0 有用
0 没用
教授与疯子 - 豆瓣

教授与疯子

7.7

1208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教授与疯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教授与疯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