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逐日,暗夜驱昼

淡了的味道
2020-04-27 看过

写给第56届金马奖最佳影片《阳光普照》,本文首刊于自媒体“抛开书本”。

阳光普照,这个成语的意思是日照充分,普遍。每个地方都被阳光照到了,引申意思即某种思想渗透力强大的意思。表达了人们的一种愿望,美好的希望世界上没有黑暗与罪恶的东西存在。 电影《阳光普照》之所以使用这个名字,具有三重象征意义:

第一:影片中的阿文作为父亲就是阳光,大儿子阿豪就是那个被他阳光普照的人,阿文通过自己的行为不断地强加给阿豪自己的思想,他把自己的愿望都寄托到了阿豪身上,希望阿豪能够向着美好的未来前进。但这对阿豪形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阿文作为阳光,具有深刻的讽刺意味,他容不得黑暗与罪恶的东西存在,就像他容不得自己的家庭中出现阿和这样的成员一样,但在影片的最后,他自身的行为反而和他原本的象征意味形成了强烈的讽刺效果;

第二:影片中自然现象的解读,影片发生的季节是夏季,运用了大量阳光普照大地的镜头,有着包含形上的自然哲学的意味; 第三:琴姐的爱,琴姐对于大儿子阿豪,小儿子阿和以及失去双亲的阿和女朋友小玉的爱是没有偏颇的,均匀的给予了三个孩子;对待丈夫阿文,她也是包容和理解,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她也是阳光;她是真正温暖的阳光。 钟孟宏曾表示,这部电影的片名就代表整部片的核心,隐隐透露出在动人的家庭故事剧情之下,人心的复杂才是电影最大的亮点。 作者型导演钟孟宏,是继王童、侯孝贤、杨德昌和蔡明亮等中国台湾电影名导之后,台湾地区非常重要且有着鲜明个人风格的台湾电影新作者之一。 之所以称钟孟宏为作者型导演,是因为自其首部个人作品纪录片《医生》开始,到最新作品《阳光普照》,钟孟宏都是同时身兼编剧、摄影和导演三职。

钟孟宏导演和监制的作品数量不多,但作品之间内在的联系可以成为类似组诗的系列作品,他的作品的主旨以解构台湾当代家庭与社会、个人与时代关系的衍变为主,并且每部电影都从不同的奖项得到了华语电影最高奖台湾电影金马奖的肯定。

故事和处理

影片开场,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菜头和阿和骑着摩托,伴着轻柔的音乐,二人戴着口罩拿着刀进入餐厅。菜头挥刀砍掉了黑轮的右手,鲜血满溅菜头的面孔,细碎的血珠瓜挂在菜头黄色的雨衣上,黑轮的手掉进了热汤。 突如其来的暴力让人措手不及,钟孟宏的导演意图、摄影和音乐之间的戏剧冲突,人物形象与色彩运用以及场景的布置之间形成的冲突。一个简单的开头,奠定了影片阴郁的基调,和片名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而这种反差,布满了整部影片,构成在故事的后续发展中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戏剧冲突。 导演钟孟宏在此运用片名的涵义、氛围、色彩、布景、表演、光影、两句极简的台词,寥寥几笔,就勾画出整部电影的样貌,并且为后续故事的发展埋好线索。仅此一点,便可令大多数华语导演退避三舍。 阿和的哥哥阿豪在教室午休,他猛然间从梦中醒来,发现身边空无一人,他茫然四顾,回过神发现自己坐在人群之中,众人皆睡我独醒。这又是一个隐喻,为阿豪的悲剧命运做了点题。 接着父亲阿文来给儿子阿豪送学费,手里拿着一个红色笔记簿。阿文将笔记簿递给儿子,同时用语言强调了笔记簿上印刻的烫金字体“把握时间,掌握方向”。

导演在阿文递给阿豪笔记簿时,给到笔记簿一个大大的特写,这个特写配着阿豪向父亲提出的疑问成为在影片的后半部分阿文的妻子琴姐追溯阿豪命运的一个重要道具。

这句话是阿文所在的单位大龙港驾校的宣传语,也是阿文的人生信条,他不断地向儿子阿豪,向驾校学员强调这句话,告诫他们。但我们注意到,他的身份,只是一个驾校教练,用社会的丛林法则解构。 他的人生是失败的,但这句话充满着成功者告诫失败者的有着强烈诫勉意味的话,由他反复地讲出来,结合剧情的发展和人物的命运仔细想来,可笑又可怜。 阿豪的命运、阿和与女友未婚先孕的孩子让阿文开始意识到自己与家人的相处方式出了问题,他一直活在自己构建的意识世界中,根本不了解家庭中的其他成员,正是这一点导致了家庭悲剧的诞生和延绵。于是他开始转变,开始珍惜陪伴在自己身边的阿和。 阿文介入处理家庭事务,他保护家庭的方式从懦弱到使用暴力经历了一个巨大的内心转变。暴力的使用导致影片中的第二起死亡事件,悲剧性像一头猛虎,从家庭内部悍然冲入社会,阴郁而黑暗的人间失格。

这起死亡事件在阳光铺满黑色大地的山顶,由阿文向妻子琴姐吐露出来,我们才得以知道。再一次点题,同时也解开了在影片的中间部分铺陈的令观众困惑的谜题。(囿于不能透露剧情之嫌,作者在此不再过多分析影片的故事及处理方法) 同样,在影片出现的以及未出现的人物之间相互缠绕走向不同轨迹的命运,或有人关注,或被人遗忘无人问津。活在故事里的人物的命运都只能主动或被动地成为彼此的太阳,接受彼此的“阳光普照”。 以点见面,便是整个社会。我们是否可以断言,钟孟宏接过了杨德昌的手术刀,在持续解剖台湾社会?

摄影风格

自学摄影入行的钟孟宏对电影镜头语言的运用有着独特的理解,中岛长雄是钟孟宏给自己取的名字,作为摄影师的化名在他的电影里出现。 这个很日本化的名字原意是:“中岛”是钟导的谐音,“长雄”是随意起的一个土味名,这是导演和观众开的一个小玩笑。他担任摄影的作品《失魂》《大佛普拉斯》两次斩获金马奖最佳摄影。

在影片中,钟孟宏把光影运用到了极致,光和阴影的运用不但是制造风格的手段,更能展现电影主题。在电影的阴郁的开场镜头,为等到真实的强风,巫健和与刘冠廷不得不在暴风雨里骑了六七个小时,而最后在电影里只剩两秒。虽然只有短短的两秒,但是这个镜头的明暗交织处理的恰到好处。 在阿豪悄然选择自己命运的那个晚上的镜头之前,有一个长达31秒的长镜头,炽热的阳光普照大地,风卷着云缓缓遮住了太阳。这个镜头对自然警官的运用暗示了阿豪的选择。同时,也成为展现电影主题的一部分。 全片最有张力的一个镜头,阿和被黑社会从车上赶下来,不知所措地站在大桥上,观望一番之后选择了向大桥的一边跑去,摄影机以一个大全景移动跟随。

随着阿和不断前进,摄影机逐渐后移,视角愈发广阔,搭配林生祥的配乐,瞬间带给观众一种你跑得过大桥,却跑不出人生的宿命感,这一点也印证了片名涵义的第二种解读,形上的自然哲学,可见人而生渺小与命运的无法揣测。 阿文在山上对琴姐说出真相,天高地阔,阳关最后逆镜入画,两人相拥,这是夫妻二人最后的和解,阿文由此消解了与家庭的隔阂,而成为真正的阳光。这里的阳光普照生成了一种新的解读。

电影中最轻松的镜头是最后一镜,阿和骑着自行车载着母亲,阳光一片片洒进落叶,琴姐的脸随着镜头的运动和光线的变化而产生了明暗变化,不知是否令她想起了阿豪那段漫长的独白? 这是影片中最温暖的一幕。如钟孟宏所言,“一点点就够。” 钟孟宏所有这些电影技法的运用创造出了《阳光普照》这样的非凡作品,即便是在佳作云集的2019,这部电影仍然是当之无愧的华语电影王者,魅力十足。 金马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实至名归。

0 有用
0 没用
阳光普照 - 豆瓣

阳光普照

8.4

14161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阳光普照的更多影评

推荐阳光普照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