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终怀抱梦想

Rilasieo
2020-04-26 看过

一所夜间中学,两位良师益友,七个萍水相逢的天涯沦落人,都相聚在冬日茫茫大雪的夜晚。这些年龄、身份、性格、甚至是民族都迥异的夜校学生们,在短短的两节课堂里,回忆起数不清的镂骨铭心的珍贵经历,更进行了一场人生幸福观的大讨论。从第一节课的写作到共进晚餐,再到突如其来的“同学”故去,以及最后第二节课众人因其死亡引申出的人生思考,简单的主线故事仅仅发生在一个下雪之夜,而主线叙事之外的属于每个人的故事均由自己的回忆与他人的讲述交织构成。这些独属于每个人的美好回忆与经历都离不开他们的两位良师益友——西田敏行所饰的黑井老师与竹下景子所饰的田岛老师,年迈的韩裔欧巴桑因年老而气馁,黑井耐心教导安慰;来自中国的混血儿张云龙备受歧视而性格怪癖,田岛老师帮助其寻工作;吸毒的“混混女”在黑井教导下迷途知返;厌学的女孩回心转意;课堂上叛逆争执的青年与黑井一起工作,体验劳动的艰辛;年过半百的文盲单身汉单恋田岛,用笨拙的字写下明信片表达爱意。

不忘记录社会众生相的山田

从一直擅长的庶民家庭戏出发的山田,这一次转向日本基层教育学校,尤其是针对社会人员的夜间中学,依然保持着把庶民百姓放在舞台中央聚光灯下,书写生活的酸甜苦辣。众多角色形象的鲜活展示,既得益于故事的坚实基础,同时更来源于山田对于社会情状的描摹。日本的夜间中学属于宪法规定义务教育,不收取任何费用,由于经济飞速崛起,在60,70年代迅速发展,主要对象多为经战争失学的中老年白姓,之后扫盲取得成果,稍有没落。而步入90年代直至21世纪,从韩国、中国等亚洲各国往日本务工劳动移民的人员增加,夜间中学再次兴起。山田《学校1》即着眼于后者时代,韩国欧巴桑,中国张云龙,许多处亲切的普通话粤语,老少同窗,教育普及,国民素质提升,这些都被山田所捕捉,所记录。当然,山田所记录的仅仅是善的一面,好的一面,具有温情的积极一面。

渥美清、西田敏行的表演

《学校1》里老熟脸渥美清的客串是他最后一次在山田除寅次郎系列外的出演,作为山田的老搭档,他的表演确实在两人长达数十年的合作磨合中打磨的炉火纯青。渥美清的表演自成一派,用山田的评价,其主要特点就是“去私心”,即“不断努力祛除私心从而达到天真境地”,这样的话,他的表演仿佛不是故作姿态的表演,而有十分自然的亲切,而用盐田明彦在其书映画术中所说,渥美清的表演就是在“歌唱”。但是本片中渥美清仅仅是客串,是“浅吟”罢了,主要戏份还是聚集在西田敏行身上,据说西田敏行的这次出演是当时郁郁不得志的自己在醉酒后凌晨一点打电话给导演毛遂自荐得来的,真是个传奇。如今已是日本演艺界呼风唤雨的西田敏行曾在评价木村拓哉等演员时提出从“俳优”到“役者”的改变。别的不用说,西田敏行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役者”,且在与山田洋次初次合作中,表现出了既类似于渥美清之气质又超出渥美清风格的卓越演技。总而言之,渥美清的“去私心”被西田敏行良好的继承并发扬。

山田的人生幸福观

在影片末尾,第二堂课上,得知“同学”幸男去世的众人无不伤感流泪,从而与黑井老师展开了一场关于何谓幸福的大讨论。会不会有人的幸福只是自己这么认为而已?自己的幸福是立足于他人的准则之上吗?自认为自己过得幸福有用吗?幸福就是有金钱吗?山田正是借其角色之口,借其角色之遭遇,来传达自己的人生幸福观。幸福就是以所期望的所喜欢的生活方式去生活,每个人能否直接得到幸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个人都绝对有寻求到幸福的梦想与可能。在山田的电影中,幸福就是挂上的黄手帕,是旅途归来的阿寅家族团聚,是民子艰苦又甜蜜的生活,是老爹得知儿子即将成家后的夜不能寐,是夜间中学里几位天涯沦落人与老师相遇相识相知的美好缘分。片中以多语种形式共三次出现了吉永小百合原唱经典老歌《いつでも夢を》,其中处处反复的“始终要怀抱梦想,始终要怀抱梦想”的旋律不正是诉说了山田式的幸福愿望吗?

0 有用
0 没用
学校 - 豆瓣

学校

8.2

47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学校的更多影评

推荐学校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