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艺术反艺术

.
2020-04-2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去年连着看了好几部拉斯冯提尔的片子,尤其是看完了两部《女性瘾者》之后就没有再看。借用本片里的杀人和路灯下的影子的比喻,就是观感的极大刺激过去之后给我带来了极大的无聊,我意识到了这样看下去的结果就是周而复始的恶性循环,所以暂时戒掉了。几天之前看到一个人的年度总结的时候再次看到了这个片子,看了看剧情简介就觉得很有意思,看了十分钟就有一种(一个变态遇见了另一个变态的)相见恨晚惺惺相惜的感觉。看完之后觉得的确是像是有人说DAU应该交给拉斯冯提尔拍一样,我也觉得如果交给他的话,至少镜头和画面上的趣味性会增加,会不惧甚至乐于去表现“恶”这个词,也就不至于这个系列现在雷声大雨点儿小了。然后看了下评分,我觉得应该挺两极分化的,但是看到好多打1星的,还是觉得太过了吧。这个电影并不是表现了恶,就是赞颂恶。正是因为为恶做开脱,所以在反对这种恶,其意图在于让人警惕恶。

前几天看了《擦》,导演很喜欢塔可夫斯基,在水里举着火把的戏是拍的最好的,虽然是照搬的最多的。而看了这个片就觉得可怕多了,那个建起又被推倒的房子、在水中的前行都无不又塔神的影子,可是这只是形式相同而已,拉斯冯提尔所表达的并非只是形式美,让人赏心悦目的美,他所表达的是邪恶的美,是“因为赏心悦目所以更让人反感”的美。正如电影里所说,用毁掉自己喜欢的文章来向作者致敬。而在这部电影里,一切也都是颠倒的,正如负片的黑暗之处却是光明一样,在变态的男一看来,极恶才是极美,杀人即是艺术。

电影里面男一和老人的对话就是《女性瘾者》式的对话,一个人坦白自己的病态心理,一个人站在正常人的角度进行批判。但是和《女性瘾者》不同的是,这个片是需要反向理解的,并非是展现了恶,你就要顺着那个思路去理解恶。在我看来,这里的男一用了大量关于艺术(建筑、绘画、音乐、摄影)的理论来为自己的罪行辩解,把一切创作都等同于毁灭,导演用极其电影化的表现手法美化犯罪过程,把犯罪当做一种撒旦式的信仰,把变态和反社会当做一种可以被理解的人性。但是要注意的是,这一切都是需要反向理解,这些看似是导演对恶的辩解,实则是对恶的批评。

前段时间看了蒋方舟写的关于《洛丽塔》的文章,大意是说这本书里的主人公在检讨自己的罪行,而这本书写出来并非是让人理解犯罪心理,而是让人警惕这个变态,不要被他的巧舌如簧而打动。“纳博科夫自己评价亨伯特的时候说:‘这是一个自负、残忍的恶棍,却努力显得动人’”,“当你认真阅读《洛丽塔》时,请注意,它是非常道德的”。在这个片子里,我所感受的也是这样。越是用极度的摄影美感、过分的艺术去渲染杀人行为的正当性,越是对杀人行为的批判。因为在男一自述里出现的对于“狩猎”“种族清洗”“战争”“个人崇拜”都透露出了批判的语气。但是男一是一个缺乏“同情”的人,是一个反社会的变态,所以他不会像正常人那样--知道不可以做所以不去做,他会反其道而行之,虽然知道这些不应做,但是仍会逆着去做,正因为讨厌所以喜欢,正因为反对所以支持。就像是看到了镰刀割草,分明是一种杀戮,却在他眼里是天堂。所以在我看来,如果有人认为那些包括切乳、杀小孩在内的血腥镜头是对观众的挑战的话,那用犯罪来反犯罪,是第二层挑战。

当观众试着去理解犯罪心理,开始觉得虐杀女友“这样也是一种爱吧”,当观众看到那些艺术上的比喻,渐渐认同“这样杀人也是一种艺术吧”时,真正危险的时刻来临了。在我看来,基本的是非观永远不能被艺术所扭转。最近看到有人说,包括出轨在内的那些情感在墨镜的电影里展现的淋漓尽致,所以在电影里看完了一个出轨的全程之后,觉得好感动,不仅不觉得自己三观有问题,还觉得这样的情感是美的,是可以被伦理所接受的。这样的人我觉得是心智发展很不成熟很容易被带跑偏的人,也就是说很容易只看到了表面没有思考本质,很容易被洗脑的人。艺术不应该是罪恶的外衣,并非所有坏的、错误的事情一旦和艺术沾边,就立即能变成好的、正确的了。用情色去反情色的园子温也一样是这个意思,如果一个人看了《花样年华》觉得出轨真好,那他的愚蠢程度就跟看《反情色》看硬了一样的可笑。坏的就是坏的,好的就是好的,一部电影把人基本的善恶观都给搞混了的话,并非因为拍电影的人是个神人,只能证明看电影的人是个傻子。

本片提到的废墟美学也很有意思,用做葡萄酒举例,葡萄只有干枯了发霉变质了,生命枯竭了才有了作为生命的价值,生命的意义是在死后才具备的。这让我想起蔡明亮和李康生的对谈。蔡明亮觉得废墟很美,多少年过去了,当初那么美的东西现在就成一地废墟,废墟就是生命的表现,因为老了死了,所以说明活过了。生命因为经历了岁月直至死亡才有了价值和意义。而小康觉得不破不立,推到了才能重建,死亡里孕育着生机,结束是为了开始。两人的对话都各有逻辑,都各自代表了一种世界观,无关对错。而当这种世界观和杀人联系起来,并试图为杀人正名时,就立刻变得邪恶了,尤其是以政治举例,让人一下就理解了这种恶,颇具洗脑性。最后用死人建成的屋子,就是个人崇拜的集权的功勋,是《牺牲》里那座被烧掉的房子。在杀人犯看来,被害者活着是没有意义的,真正的意义是在死后,尸体被建造成房屋。杀人犯一步步为自己的行为辩护,用艺术升华,用政治举例,一点一滴的将属于撒旦的圣经灌输到了观众脑子里。而这并非是导演的意图所在。因为本片想要表达的,并不是“包括电影在内的艺术是将人的恶、欲望释放出来的工具”,而是正相反,电影是将人的恶模拟出来以提醒人不要去行恶。所以在我看来,园子温和拉斯冯提尔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疯子,并非是在为血腥暴力恶趣味正名,并非有意在电影的世界里为所欲为,企图将自己的变态情绪尽情释放在电影--这样一个打着“艺术”的旗号下的、不受法律惩罚的虚拟空间里。

正如电影里所说的,归根结底就是“好奇”。人们喜欢那些猎奇的恶趣味的片子是因为什么,是因为追求刺激的观感。有可能的确是有些导演或者有些观众变态,但是同样也有可能正好相反。正是因为导演和观众都很正常,所以才有了这部变态的片子。所以在我看来,看这部片时应该清醒的认识到男一的病态心理,不被他的那些美化自己的话洗脑,同时也不要认为男一最后落入地狱之火是罪大恶极死有应得,是好人的胜利,恶人的失败。而在我看来,他只有这样落入地狱才算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天堂,他穿越芦苇留下一路痕迹,他光明正大的搬尸体、用人乳钱包,都是希望被路人或者警察发现,所以落入地狱才是他真正想要的,照着这个思路看,或许结尾应该是坏人终于如愿以偿。

一切全是非常个人的、非专业的、狭隘的、可能是错误的理解,交代电影制作的背景和过程、从视听角度去分析不是我的长处也并非我的本意所在。一部好电影会包含很多互相矛盾的思想,所以在看的时候需要思考,而非全盘接受,看到了什么就相信了什么。不过有时的确可能是拍的人没那么想,只是看的人想多了,但是能激发出不同的人的不同的观点也是电影的魅力之一吧。

1 有用
0 没用
此房是我造 - 豆瓣

此房是我造

7.3

5160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此房是我造的更多影评

推荐此房是我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