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做艺,得在妄相中抓一点真切

未名巡
2020-04-2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程二爷醒来后虽没有明说,但大概知道商老板为他付出的种种,之所以不跟蕊哥客套也是不想与他生分,就像九郎不肯收蕊哥为徒,他也不想在知己情上加上恩情予还的枷锁。他知道商老板戏比天大,但又担忧商老板之后的安全,故只是如常周全地给出车票和水云楼股权两条后路让他选。肩上背着一家老小的二爷冒不得险,却愿意在车站为了商老板一等再等,等到眼前生幻,再继续等。 商老板早些年能为了戏不要命,也能在遇见二爷后为给他喊魂不惜毁嗓子,他或许早就在二爷和戏之间做了选择,把水云楼托付给小周子,对凤仙传的行头那么上心,或许已经是在早早托付身家,准备唱完那台为二爷精心准备的戏,就孑然一身奔他去了。凤仙传是对支持他的座儿和看得比命重的戏的交代,也是对与二爷分离难言的内心剖白。 “从今各保金石躯,百年分离在须臾”既可以解作对离别之事的真切嘱托和无奈喟叹,也可解为在那乱世的人太容易失散了,有生之年要好好把握眼前那分真切。 不知是不是蕊哥在那一刻坚定了他与二爷的情谊就是九郎留给他的话中那份所谓妄相中的真切,才在戏终后顾不上谢幕就又飞奔上街,像二爷使诈帮他治好心病却挨了他一顿揍后,他得意嚣张又恃宠而骄地奔过长街的那天,也像他放下一切妄相底线终于得了二爷的救命药,飞奔回去照顾二爷的那天。 虽然剧末演出的结局是开放式结局,结局前的铺垫又像是蕊哥只是去送送二爷并不会跟他走,但就像之前看过的一句话:“所谓意难平的结局,或许是他们拼劲全力能给的最好结局。”

真正的结局,在各位看官的脑洞里。

2 有用
1 没用
鬓边不是海棠红 - 豆瓣

鬓边不是海棠红

8.1

10921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鬓边不是海棠红的更多剧评

推荐鬓边不是海棠红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