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Angel两种人生的交织

凭阑人
2020-04-26 看过

蓝色深眸,一如她时时遥望而不得的自由苍穹。就像她的母亲一样,她仿佛堕入人间的天使,于罪恶的幽闭与人性的晦暗中勉强成长,却依然没有忘记留存于血脉之中的那份善良与真挚。活在旁人言语里的堕天使、父亲,活在记忆中姐姐一同长眠于谜团重重的神秘深渊中,而她用最后衰微的气息,惊惧而绝望地逃离深海中那帮喋血的同伴,在对生命最后的绝望中活了下来,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另一双澄澈的眼眸,同样是碧海之蓝,偶尔因难掩的思念泛着紫色的微光。这是一位在良善之中孕育的天使,未临黑暗,因而不曾“堕落”。直到那人离去,一种横跨在知与不知之间的,实在眼前又似遥在天边的距离感向这个坚强而柔弱的女孩袭来,等待于是成了一种多时不变的姿态,却也是前路茫茫。 哀和小兰,截然不同的人生在一场善与恶的角逐之下悄然编织在了一起。每每哀将目光落在小兰身上,大概有久处地狱的天使向常在天堂的天使投去的羡慕吧,羡慕她平静而温暖的人生,羡慕她简单纯真的生活状态。那一语海豚鲨鱼之喻的自嘲,掩映着哀多少的无奈与不可名状的哀伤。但是眼前的这位比自己年轻一岁,履历浅薄得多的“小兰姐姐”,却和记忆中那个眼神能融化杀意的姐姐貌异神合,一无所知却拼死用身体护住自己时的温度,哀婉柔和的声音正如明美在人世投下的影子。但哀也深知,这位未曾堕入地狱的天使往后的某一个关口,绝不会是此时与昔日所见的平和,只要那粒药还在以罪恶的魔爪肆虐人间,只要那个诞生百年的黑暗势力尚在延续,所有深陷其中的人总是命途难料,她们的命运也正是因此而牵系在一起。小哀对于小兰,大概是一个谜一般的孩子,有着超越一个孩子甚至超越许多成年人的沉稳与冷静,冷若冰霜的外表下不知有怎样的内心世界。但即便如此,小哀孤独地站在贝尔摩德的枪口下时,小手紧紧抓住自己的衣角时,她仍然只是一个孩子,需要一个姐姐的臂膀温暖而坚定地保护着。 小时候,我对于小兰有一种执着的拥护,甚至很难让自己正视小哀灵魂中的那份美好,这并非对小哀此人有如何的偏见,而更多是对柯哀呼声的难以接受。“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情怀太过美好,新兰幼年相遇、相知、相爱、相守的童话澄澈自然,几乎契合了幼时对爱情最好的幻想。青山显然更有这样的竹马情怀,所以新兰有情人终成眷属几乎已是定局。小哀的出场,带来了一个智慧与美貌并存的女孩,她冷静、坚毅、气场十足,兼具女王的锋芒毕露与公主的柔善动人(尽管大部分时间比较傲娇QAQ),瞬间使小兰滥好人式的人设,邻家女孩式青春靓丽却普普通通的面貌稍显黯然失色。但是,在那时的我看来,不论多么优秀,插足两个相恋者的行径足以一丑遮百俊,因而对小哀的种种不解与偏见就这样埋下了。当我有一天终于能放下心中幼稚的偏激,真正审视这两个女孩时,人生中很多小时候无法理解的事也渐渐明朗。我甚至开始重新审视柯哀这样一对,可却更能体会新兰CP里触不到的感动。柯南和小哀之间,有一种不会像新兰一样让人心跳加速却能带来安全感与归属感的深厚情谊,并非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模糊暧昧不清,而是能和新兰的爱情平起平坐,在一个极高的位置上支撑着工藤新一的精神世界。柯南大概没有对小哀产生过对小兰的情感,而小哀对柯南的真实想法也只能是一个谜,毕竟她是一个把所有的情感深藏于内在的人,和明美一样,为了别人宁肯自己受罪,甚至哪一滴眼泪是真的,哪一个笑容是假的都不得而知。如果小哀也曾对这个勇敢机敏的少年有过少女的倾慕,她在真正明了他的内心之后选择了安安静静地退开,不争不抢,而是尽一个朋友之责,默默为他守护一切。不论有或没有,柯哀之间自始至终都是一种超越很多凡俗之情的友谊,像平次和柯南之间的默契,像基德和柯南对决中的惺惺相惜。柯南对于小哀,从未有过面对小兰时的面红耳赤,却也用一种不同与小兰的方式关怀与保护着这个原本他并不能理解的女孩。神秘乘客事件冒死相救,满月篇、列车篇全力保护,柯南用他自己的力量把与组织的对决横在自己跟前,而极力将灰原揽在身后,一如每每遇到危险时把小兰用一只或小或大的手护在背后一样。 一个在明处等待,一个在暗处支持,这颗银色子弹已经在时间的洪流中飞驰了二十余载,但终究有了结的一天。这是多少人的“有生之年”,倏忽瞥见终局之战的眉目,却突然想起小哀“好想和你永远这样下去”的话。她们,我们都已经有了太久的等待,可那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却又有太多的不舍。名侦探柯南,不止是Sherry和Angel人生一场交响曲,更是我与这个故事始于童年且将恒久延续的交织。

1 有用
0 没用
名侦探柯南 - 豆瓣

名侦探柯南

9.2

10803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名侦探柯南的更多剧评

推荐名侦探柯南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