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半段还不错

我爱吃零食
2020-04-26 看过

刚开始看有点劝退,到中期才看见进去。

我乃山林中一闲云野鹤,因家中突逢变故而流落他乡,当时我三万岁,还未化形,可是太小,飞行技巧没掌握好,途中坠落,在我昏迷之中,隐约看到一个身影,他看我伤势严重,带回去帮我养伤,后来我才知道他是烈咦族首领,他用法力将我由白鹤化形为凡人形态,教我法力,我认他为义父,教我读书认字,传我法力,日子久了我也长大了 突然有一天因为山林族国师景修与我义父鹬蚌相争,因为他被天族从天宫赶下山林界,废除了仙骨,不过他修炼了天族禁术神幽宝鉴法力逐渐恢复,烈咦族人在山林族本来可以安静祥和的生活着,然这里并不是无主之地,其由山林族国师景修掌控,我义父居高气傲不服于景修管教,与其明争暗斗,当然势力大不如前,我义父带着我东躲西藏,于是把我送往南极仙州跟随南极仙翁拜师学艺,当义父把我送入南极仙州门前我泪如雨下,跟随他一起生活许久我已然拿他是再生父母,我不愿离开他,对我那么好,几乎是倾囊相授,然而我义父因被景修逼迫居无定所,已无暇顾及我的安全 自此我便跟随仙翁学艺三万余年修得上仙之身,众师兄弟对我情同手足,我师傅夸我天资聪慧,我不负众望成为南极仙翁坐下第一大弟子,我师傅不但仙法卓绝,还会占卜卦象,因为与义父相别许久心中甚是惦念,便让我师傅卜上一卦,卦象显示我义父凶多吉少,此我小时候被我义父收养,我便当他是我的亲身父亲,自古孝字当先,况且他与景修一直在夺舍山林族,如我师傅所言不虚我义父怕是凶多吉少,景修,我一定要替义父报仇,自此我便与师傅告别,我师傅乃天界占卜第一人,因天机不可泄露,他只告知我此行凶险难测对我多番挽留,我心系家仇已顾及不了那么多了,拜别师傅及众师兄弟我便自行下山去了 驾云途经山林族我发现景修正于竹林抚琴,我便下去欲打杀于他,怎料我不是其对手便负伤逃至穷荒之地处昏迷,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眼前出现一人,是义父,义父没死,我欣喜若狂想要对他倾诉我的想念之情,他告知我烈咦全族皆因景修所害,只是我发现他身上冒出黑气,似乎与以往不同,他告诉我自己肉身已死现在似人非鬼已然入魔,问我还愿不愿意与他一起帮族人报仇也是帮他报仇,他是我的在身父母如今此等境遇着实让我悲痛交加,景修我与你不共戴天定然为义父报仇!!!日子一天天过去,虽然他已入魔可我还是没有离弃,与他同住幽都山附近,我感觉远远不及景修的法力高,义父似乎还有伤在身,暂且修养一段时间 过了许久我义父得知景修被山林国主翎月囚禁,眼下便是拿下山林界最好时机,因为翎月虽为国主,但实际大权都由景修掌控,既然景修被囚禁便是山林族大势已去,我义父于魔界招兵买马收服一众魔军不费吹灰之力便攻入山林族国主大殿天息宫,果然不出义父所料翎月没了景修辅佐已然是惊弓之鸟,很快将其打败封禁于内舍对其使用摄魂香控制翎月神魂,曾几何时我也没有想到我跟义父还能有进入天息宫的一天,好不快哉,景修该到跟你算账的时候了,我跟随义父来到关押景修的禁狱,不料被他人所救,我便带兵去追他,怎知看到景修之时他正在解救山林族百姓,我管不了那么多便去与他切磋一二,我如今是上仙怎么还是打他不过,突然天空飞来一把黑壁弯刀向景修袭来,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景修打败,如今我义父法力如此之高,那这把刀难道是第四代魔君无支祁的魔刀?带着这个疑问我把昏迷的景修抓回去,我义父将他放致敷灵渊上于四根仙锁捆住,终于可以手刃仇敌,我真替义父高兴,我义父用七根白骨丁射在景修身上,他说这七颗白骨丁只有当今凤凰族能拔出,如今凤凰一族只剩下翎月一人,我义父又将其掌控,景修于死何异,哈哈顿时为义父欢喜,只是当义父释放白骨丁的时候让我突然对这个把我养大之人变得有点陌生,他的神情似乎我已认不出是我义父 大仇已报,我想义父应该会收手了,如今山林族的主人已然是他,有一天天族战神九宸带一众天兵前来查看山林族境况于山林界前等候,似乎他已然知晓了吗?似乎不知道,过了一会我义父通知士兵不让九宸进入,让其部下进入天息宫,前不久因为国主翎月的女儿灵汐被九宸战神亲手所杀,我义父利用这一点不让九宸进入,此人聪慧过人要是进来想必也会心生怀疑,九宸也因为此事心生愧疚,义父继续以摄魂术操控翎月让她把九宸部下打发走了,义父倒吸了一口凉气,想必也是觊觎九宸的实力吧,还好他没有进来 突然有一天我发觉义父迟迟未回天息宫便去寻他,于幽都山处我发现了义父,不会吧他怎么会在被封印的魔君无支祁的附近,我终于明白魔刀的缘由了,是无支祁送给了义父,不过他是怎么给的呢,如今被战神封印于此,他也出来不得,没让我多想我便发现义父伤痕累累似乎命不久矣过了一会便昏了过去,昏迷之前告诉我是战神将他重伤如此,过了后我便发现义父被魔气笼罩全身一下吸到了无支祁的封印里,刹那间义父便毫发无损的从封印处飞了出来,啊,不是吧,他一直以来都是在吸食魔君的精气吗?不不,他只是入魔了,不可能,他的身上从我在穷荒与他相见便身上一直有黑气,难道是真的,义父跟无支祁融为一体了?我问义父,如今大仇已报为什么还要把敷灵渊打开释放群魔入境?他让我别管不然不念父子之情!原来从救我那时候起,义父就真的不是以前的义父了,以前的义父是真的死了,得知他要用翎月的凤凰血打开敷灵渊,我顿时感觉世界一片黑暗,我错了,但是师傅说我前途凶险,让我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如今我已帮义父报了大仇,再这样下去真的打开敷灵渊引群魔入境,那我与魔何异?虽我道心不坚枉顾师傅劝阻,却也不忍天下大乱,生灵惨遭涂炭,师傅说的对,乃是他已算出我今日会如此困顿,但我不会入魔,不会残害苍生,不我不会纵恶行凶,我不要义父继续错下去了 因为我是南极仙翁的弟子,便要遵已之道立命于因果,我虽法力低微,但可以把翎月放了,这样义父就没法打开敷灵渊,我已浪子回头就怕为时已晚,说罢我便偷偷潜入天息宫封印翎月之处,以法力破其封印救下翎月,怎料她被发现逃至敷灵渊纵身跳了下去,好吧这样也好,敷灵渊是打不开了,我便放心去跟义父认罪,义父念父子之情尽然没有杀我,只是把我打入禁狱让我在此永久思过,在这漫无天日的囚牢里我却感觉内心畅快自在,因为我终究还是没有助纣为虐,也罢就让我在此潜心修炼吧,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我却不知已经过去了数月光阴,因为长期没有见到义父,想通过士兵见见他,可士兵说他竟然被景修杀害,景修?他不是身中七颗白骨丁了吗,怎么回来的,法力怎么回来的?带着这些疑问我自责不已,后悔当初惹义父生气,可是我若没有放翎月,天下早已大乱,如今景修回来了,却没有魔君入侵的迹象,想必此事已然平息,罢了我不能再坐以待毙了,我假装练功走火入魔引士兵救助,便在他们打开囚牢时用法力打晕了他们,逃出了这个是非之地 天下之大我竟不知何处安身,先找一处地方慢慢的恢复法力才是关键,日后我便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荡平世间邪魔,以赎我跟义父之罪孽

0 有用
0 没用
宸汐缘 - 豆瓣

宸汐缘

8.3

16696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宸汐缘的更多剧评

推荐宸汐缘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