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中求真

小泷君
2020-04-2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陈凯歌是自己说出了他的霸道。

“我想我做到了,
叹为观止,
我认为这是一件伟大的事。”

梦枕貘用十七年拾起的一部玄情史诗《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被陈导以《妖猫传》为名在影界拿下。不过说实话,也是通过电影才再知道梦枕貘的这本书,所以就此只说说电影。

《妖猫传》讲的故事是唐贞元二十一年,倭国驱邪师空海入唐,并与诗魔白乐天结识,从一场席卷长安城内诡异的黑色妖猫事件开始追查,并在发现在妖猫留下的线索中不断深入,最终意外卷入三十年前旧事并揭开马嵬兵变真相的故事。

我想先说说电影关于时代气质的表现。

梦枕貘借用沙门空海大师入唐求学的历史骨架,并大胆地借用白居易、阿部仲麻吕、柳宗元、韩愈、李白等人为衬,以玄宗和杨玉环的悲情故事为线,沟壑出的一副表现作者心态的一副大唐雄浑构图。

而陈凯歌对于东方美学的理解和演绎的经验,让他感到一种对这幅构图本能的驾驭之力。盛极天下的长安城,万邦来仪的宫廷,歌舞升平的气息,和对那场“极乐之宴”的演绎,可以说是在求景的同时入了魂。这个魂便是大唐文化最耀眼的气象——开放繁华,包罗万象。这既是梦枕貘的初心,陈凯歌的傲气,也是对那万古长恨故事的一个景衬。

时代气质之上,我解读到了陈凯歌的表意,也欣赏到了他的用心。

但我想,让我决定还是为《妖猫传》写下这一笔的,还是来自它最反复的一个表达——幻术。

观影的同时,能细微感觉到,整部影片都充满了“幻术”,这也是我观影后和许多人一样最不解的原因,如果无法穿透这凭借重重幻术迷雾铺下的屏障,便难以体悟触摸影片的快乐。可是为何如此还要故弄玄虚地设置这么多层幻术?

解答就是,幻术构成影片本身——梦枕貘早已指好的方向,陈凯歌早已酝酿好的葫芦里的药,这两人一拍即合,就拍出一部你我难以理解的“故弄玄虚”的电影——却细细品来,如此之幻,才是两人心血所在。

片中有三处我觉得最为精彩的幻术表现。

从片头的卖瓜翁送给空海的一个破瓜开始,电影便已含蓄的渗透了它的念想——幻中真假亦并存。明明已经识破幻术的空海,却发现卖瓜翁送给他的瓜变成了鱼头,但他毫不所动,因为知其真假,但后来又变成一个西瓜,空海感叹好厉害的幻术。鱼头和西瓜分别象征幻中虚假和真实,但二者的交替让空海困惑,这一情节已经细细展现了一种真正的“幻术”——物幻。

第二处是极乐之宴上对仙人李白的叙写。电影中刻画的李白形象和我想象中的气宇轩昂、吞吐盛世,将进杯酒之豪人差去万里,但我对片中李白相当满意。在如此金光灼烁,云影之中繁华万里的盛唐宴会上,竟是有这样一个衣冠不整,醉醺醺的白衣人硬是发着酒疯让高官给他脱靴子,然后不羁地直接躺在庭中酒池边。让他给未见过面的大唐“最美之人”吟诵一诗,他硬是憋不出来,但却又趁着酒意即兴诵出了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这样的风华诗句。但是直到真面见了杨玉环,他便演绎了一场幻术。白居易说他“疯了”,而我对他最满意的就是他和高力在杨玉环面前的那几句对白。

“这诗也不是给娘娘写的。”
“这诗就是给娘娘写的,不是写娘娘,那是写谁啊?”
“我也不知道...可我不能骗娘娘吧?”(李白笑)

短短两三句,将李白的仙气和痞气淋漓地展现,配合片中演员无话可说的表演,让人看到这才是玄宗宫中的那个我辈岂蓬蒿的李白,而他的《清平调》可以说是送给未见面的杨美人的诗句,但他如此回避地拒绝,将他心中瞬间激发的矛盾用最迟钝但适合他的方式吐露出来——诗中的最美之人存在虚幻之中,但眼前的最美如此真实,虚幻和真实本不冲突此刻却为何非得一搏,倒不如我放下这股烦恼,将两个“美人”分开罢。这也是杨玉环收到的第一个幻术,也便是李白的——意幻。

第三处是在“尸解大法”的真相揭开之后。所有最精华之处都凝聚在杨玉环答应接受尸解大法的那片刻几秒。她的眼神里蕴含了无尽的情意,她真的原来看穿了尸解大法都只是骗局而已,但她是带着怎样的心情甘愿入棺的。演员的演绎把握到了最细微的精华,从极短的颤音、迟滞的目光到嘴角似乎勉强似乎甘愿的笑意,都从片刻极致地解读了一个女人看穿帝王给她设下的幻术之后,抛弃自己帮他完成这场局的决心。这既是一场幻术大师黄鹤设下的幻术,更是帝王玄宗设下的一场以“情”为名的幻术,在这场爱情里,他的身份摇摆不定,他的苦衷时刻困扰着他,这让玄宗对杨玉环的爱情就是一场亦真亦假的幻术,最后玄宗选择让杨玉环拥抱着这场幻术最后的能给予的“真”死去,他不知道她已经看出了伪装成真的假,而她选择甘愿的原因就是她的态度不是去计较真假,而是拥抱“真”,这正说明了这场“情幻”之中,依然存在着能让杨玉环甘愿死去的可贵的“真”,而不是只有掩人耳目的虚假而已。

以上三处所谓物幻、意幻、情幻都只是我对片中幻术选择的一个概括解读,而片中充斥着更多细微的真假之幻,但是这样的幻并不阻碍整场电影要表达的对于幻中求真的最终渴望。

片中更多身世经历充满了种种虚幻和真实交织之矛盾的人物,空海为求无上密而最终决心入唐,白乐天为写就长恨歌而日日胶着在对贵妃和玄宗的故事之中,白龙对杨玉环的真情和他选择苦等三十年的虚幻与真实并存的守望,丹龙选择默默地守护着被人心和人情缠身而一往无前的兄弟白龙,杨玉环身世的奇幻有被人揭开“幻中真实”的渴求,玄宗身上“宁舍一世盛唐,只为一红颜佳人”的帝王之身与爱情的苦苦挣扎。这重重屏障的幻,就是被分别发散在他们每个人身上,而这些人的一举一动,从对真实的追求到揭开真实与虚幻的秘密,正是被陈凯歌选择的东方美学式的凝聚演绎,这种美学就是——含蓄之于饱满,流淌之于迸发。

陈凯歌说:

如果一个朝代尊重文化,我认为那就是一个伟大的朝代。

《妖猫传》是一部表现文化尊重和影片,梦枕貘是一个越离了文化沟壑的伟大作者,这一部《妖猫传》的美学态度和审美方式让一般人叫难以深刻体悟其中含义并容易感到思维乏味,就像当年陈凯歌对《无极》所说:“这是一部十年之后才能看懂的电影。”若能越过一些迷幻的表象,做到感悟片中的一些细节和微小联系,一定会有对它更为进步的欣赏,并能真正感悟到陈氏东方美学演绎的凝练和卓越!

另外提一处,除了幻术,空海最后说他求得了本次入唐的目标——“无上密”,让人忍不住思考,无上密到底是什么。片中有一场景,空海在巨浪惊骇时候问一怀抱婴儿的母亲:“你不害怕吗?”母亲抱着婴儿说:“孩子睡熟了,我就很安心。”究竟令空海不安的是什么,令那母亲如此安心的又是什么,在这两个因素并存的时候,为什么会出现这样迥异的态度?我想,《妖猫传》到最后,将作者和导演要传达的心意刻画尚且完整了,对无上密的解读,我的看法是,它指的就是,选择在真假拥有如此分歧和杂糅的世界中,持一份勇气和柔情并存的触碰世界美好的态度。简言之就是,面对不完美的世界,选择更加拥抱并珍惜我们感悟到的美好。

没有真正的无上密,每个人都会有一条指向心中答案的道路,因此无上密的真正意义,就是交给世人去参悟,去思考,于乱中求静,于幻中求真。

0 有用
0 没用
妖猫传 - 豆瓣

妖猫传

6.9

57504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