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濑濑敬久:全球化后,人与人之间真正意义上的联系却越来越少(BIFF2019)

xxhhcc
2020-04-26 看过

濑濑敬久无疑是如今日本电影界最忙碌的导演,同时活跃于主流&艺术院线的他,这次首度挑战吉田修一原作,改编翻拍短篇小说集<犯罪小说集>。以下是在去年釜山国际电影节对濑濑敬久的专访。

影片创作背景

濑濑:《乐园》这部作品,是我在书店里偶然就发现了这部作品的原著《犯罪小说集》,我就买来读。之前我拍过的《最低。》是角川电影的影片,《犯罪小说集》也是由角川书店出版的。我想既然是角川书店的,应该很容易把它拍成电影吧。我就问吉田老师要不要拍,当时正好已经有了企划,就说那么做吧,然后就开始制作了。所以说,从这个角度上看,我是通过阅读原著来找题材的。本来我也是非常喜欢吉田修一的小说的,他的作品也经常被拍成电影,我其实也一直有愿望想要什么时候为他拍一部电影。

原作感想

濑濑:是啊。每一部都是很高质量的电影作品。我还是觉得吉田先生原著的力量是很大的。所谓的吉田先生的原作的力量,就是日本在不同时代都有它的社会背景,这个时代的背景描绘了的基础上,再去描写个人是如何行动的,非常有细节的描写。这样的话我会感到非常真实的感情,和当时时代的关联性也变得非常明确。并且,场景风景都在小说中有明确的设定,读者也可以得到很明确的地点的指引。他的小说这方面真的很有魅力,也是我这一次在《犯罪小说集》这部作品当中得到所感受到的。

短篇小说映画化的取舍

濑濑:其他的3个故事,其中一个是棒球运动员的故事,还有一个是百家乐饿鬼,另一个是主妇的故事。从这个角度上说,这两个作品是把某个地方城市作为舞台,其实是与其他的作品有区别的。那里应该有作为人的共通的一些认知,这两篇我认为是非常容易组合在一起的。还有就是电影中有关于火祭的场景,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了饭山,长野县的饭山那里有个实际存在的祭祀活动,我一直想着什么时候把这个场景搬上银幕,正好这次可以以它为中心来衔接这两部短篇,从取景的角度说也比较方便,所以就定下来了。还有就是幸存下来的少女纺,把这些都放在中间,我觉得会比较好地衔接这部作品。

与吉田修一的交流

濑濑:我在做剧情场景和整个剧本的,都有给吉田修一先生看并且听取他的意见。一开始我本来打算拍摄3篇作品,吉田先生就说3篇有点儿太多了,你不会觉得工作量太大吗?我听从了他的意见,也因此《乐园》变成比较尖锐的作品。我是在每个阶段都有和吉田先生时不时进行交流,完成了这个剧本。

因为这是改编自小说集,短篇集,就不得不加一些原创的内容进行衔接,关于这件事,吉田先生是非常宽容的,一般来说很多作家都会要求保持原作。而对我的一些改编,吉田先生非常宽容地回应我,也给我帮了大忙。

小说标题《犯罪小说集》,电影的标题是《乐园》,是否可以理解为每个人都在自己内心有一个象征着乐园的终点

濑濑:你说得对,正是你理解得这样。作品是以“犯罪”为原型。我感到犯罪这个事情说不定正是因为自己内心的欲望走了形,被按下了错误的开关,才会发生的。大家基本上都是,为了实现自己心中的乐园而生活着。我认为这才是这部电影的主题。另一方面,整个世界现在都进入到一个令人不适的活弁:提倡民族主义的时代。不光日本,全世界都有这个倾向,都会觉得不应该是这个样儿的,其实本来都憧憬着更好的世界,不知什么时候却变成这个样子。从这个角度讲“乐园”这个词汇的含义有一些讽刺的色彩,但是通过去感觉和确认这样憧憬追求的另一种事物、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的事物,这个过程我认为更加符合当今的这个时代。

因为总是定不下片名,我们在最后开过一个“电影定名会议”,在会议上吉田先生也在场,我就问他《乐园》这个标题怎么样?他说:这个标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有点儿太被频繁使用了。而且其实吉田先生本人也另有一个短篇作品叫《乐园》。而且如果你搜索“乐园”这个词儿,还会出现宫部美雪写的同名小说。而且有名的弹珠房也有叫“乐园”的。虽然这个标题有点被用烂了,但是吉田先生还是当下就领会了我的用意,很爽快地同意了。

Y字路口的拍摄地

濑濑:真的很难找,这个作品是以真实事件为原型的,我们跑去确认了事件发生地的模样。制作团队就从谷歌地球上,从谷歌地图上一点点找到了相似的场景。

单在谷歌地球上看是个Y字路口,但是实际去看又感觉氛围不对,他们带我去了很多筛选出来的场地,但是很难找到适合的拍摄地。在电影里的场景也是,当初去看是水泥墙边儿的垃圾回收点。而原作则是一片树林,一片林子,又有杉树在里面的一个场景。这时美术负责人磯见先生就说:那我们就在这里种树,这样您就能拍了。之后再把树都撤掉,还原成垃圾回收点就可以了,日程也赶得上。这完全归功于美术部门的磯见先生,还有为我们找到这个场地的制作团队。而且那里旁边有个桥、有河,而且附近就有个神社。真的时多亏了工作人员的努力。

演员选角

濑濑:佐藤浩市我经常找他拍戏。最近他经常演可靠的上司和能够代表日本的,类似领导者这样的角色。从这个角度上说,他也是非常适合那些有人性的角色,很接近普通人的角色。他演绎的角色从来都带有一种“纯粹性”,有一颗纯粹的心。这部作品当中在他对逝去的太太的爱当中也得到展现。如果把这种纯粹的心境描写出来,他就不是单纯的杀人犯,而是也憧憬着乐园的一个角色。从这方面,我选择了拥有纯粹特质的浩市先生。另外这里也有类似他父亲的作品《复仇在我》的戏码。片中与倍赏美津子的那段温泉戏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于是我想让他儿子也经历一场同样的温泉戏,就即兴加了一段进去。

绫野刚的话,我是在《64》第一次和他合作。但是在那之前、他还没有成名以前,我就知道他这个人,他身上的那种危险性、加上那种转瞬即逝感,非常适合这部作品中豪士这个角色。但是和拍摄《64》时不同,让我感觉到他有很大的成长的是,比如去刚刚提到的Y字路的场景,他会去从场景中感受气氛,得到更多想法,静静地站在那沉思的感觉,让我觉得他有很大的成长。

杉咲花的角色其实是非常有难度的,她也为此颇为烦恼。拍摄结束时,她就会来问我们表现怎么样。但这本来就不是该问的问题,可能也说明她为角色斟酌了很多。她其实外表很瘦弱,但却非常硬气,这方面在电影中得以顺利展现。而她在为演绎角色而烦恼的这一面,也正好能和登场人物的汤川纺的烦恼重合,这和她对角色烦恼的演绎有相通之处,活出剧中角色的感觉并且挣扎求生的愿望这些都有相通之处,这有一定拍纪录片的感觉。所以我觉得选了她是非常正确的。

佐藤浩市 “吃土”的戏

濑濑:那其实是浩市先生的提议,拍摄这场戏一周前,他就和美术部的人说要准备一些可以做吃的土的和饼干碎混合起来。我最近在活动上重看了浩市先生父亲的作品《我要复仇》,在三里塚斗争中演农民的角色,也吃了土。我就觉得这是不是父子之间的遗传基因在作祟。

一个让人不适的时代

濑濑:这个问题很难。我觉得是从大家开始谈论全球化的时候逐渐起了变化。如您所说,全球化、网络化让人们似乎都连接在一起,但人与人爱呀、真正意义上的联系这些却越来越少,我认为有这样的问题。比方说犯罪也是这样,90年代的时候,犯人很可能就是住在同一栋楼里会和你擦肩而过的大哥。邻居可能就是罪犯。而到了2000年以后,可能自己的儿子很可能成为杀人犯,也可能会成为受害人。这个时代我们叫做当事人的时代,我们会觉得自己仿佛被包裹在类似盔甲的防护衣当中。而到了最近,会做这些事的变成了完全与自己不相干的人,他们做的事情我难以置信、无法理解。某种意义上这就是SNS上的世界,类似于别人是别人,我是我,一切都为了互黑的世界。世界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这样反而让人会觉得不舒服,虽然全球化让世界上的人们联系到了一起,但实际反而也让大家越来越疏远了。

日本电影界社会派题材的缺失

濑濑:这个问题不光在电影制作者这边,观众那边同样有责任。因为观众不看,从经济体制的角度来说,就不回去做了。如果这样的电影能有人气,我想一定会越来越多。这个问题的根源存在于制作者和观众两方面。我们当然是因为喜欢电影所以去制作,一开始每个人都是观众,即使电影人也都是看电影、喜欢电影的。虽然我说这话可能不大合适,但若是这类电影没有了那绝对不是好事情。这类电影必须要存在,我如果作为观众也希望能看到。因此,我们要营造出能让这类电影存在下去的环境。我希望日本的电影环境能够做到这样。

我想可能日子过得很艰辛的人很多吧。日本跟一些贫困国比起来可能好一点,但实际上年轻人还是会感受到很多痛苦和困难。因此这样就很难跟类似“大家一起过好日子吧”这样的主题联系到一起。多多少少可以说,大家仅仅是活着就已经要竭尽全力了。不过,电影终究也是一种娱乐,娱乐就要有趣味性的一面,觉得有趣了大家可以一起聊得很开心,这也是电影很重要的一面。非常硬核的单纯的社会派电影我认为是行不通的,我个人也不喜欢这样的电影。做为电影很有趣,同时又谈到了社会问题,如果今后能更多地制作出这样的电影我认为就很好。

时下的韩国电影。

濑濑:我真心觉得韩国电影很厉害。它很成熟,在体制上也非常完善。最近看过让我觉得很惊讶的是《毒战》这部电影,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品味很好,这种品味是前无古人的。虽然它是一部翻拍作品,却让我感到非常出色。韩国电影当中这样有才的作品渐渐涌现出来,而且当中让我作为一个观众受到很多启发的电影也很多。

釜山国际电影节的反响

濑濑:韩国……当然去哪儿都是这样。观众们真的很热情。和日本的状况完全不一样,韩国的各位都很热情!很直接地向我们展现他们对电影的热爱。我觉得这方面真的很好,特别是开幕式的时候。开幕式时李长镐、裵昶浩两位站在一起,我个人的话看到很感动。在80年代初期,我那时也就20岁刚出头,韩国的新浪潮电影为了进入日本,韩国电影那时正好……李长镐导演和裵昶浩的《猎鲸》《傻瓜宣言》等等,那时候这些作品被介绍到日本,我真的很受到震撼!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韩国的民主运动,和与之相关联的电影作品。果然韩国的政治运动与电影有密切地关联性。这一类作品,对当时还是处于20岁左右的我们来说,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力。与这两位大明星级别的导演能站在一起,我真的非常荣幸。

未来的濑濑导演,主流&艺术电影的平衡

濑濑:我也很想拍犯罪题材之外的电影。因为我喜欢犯罪电影,所以一不留神就去做了。一方面我很想拍些不死人的影片;另一方面,我现在59了,估计还可以工作10年,最后一部作品,想用这10年拍一部像《菊与断头台》那样的独立电影。最后就想再拍一部。

摄影:PANDA

翻译:高龄少年EK

10 有用
0 没用
乐园 - 豆瓣

乐园

5.5

41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乐园的更多影评

推荐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