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存在的沈海美

宇宙和小玫瑰
2020-04-26 看过

•沈海美和南山塔 在影片的开头。 钟秀第一次去海美家时,海美说:“房子朝北,常年阴森潮湿,但每天会有阳光照进来一次,阳光在南山塔的观景台玻璃上反射照进我家的,但是那个时间很短,运气好才能看到。” 然后在那一天他们做爱了。做爱时,钟秀看到墙壁上的光,他一直看着直到光消失不见。虽然很短暂,但他还是幸运的。 在海美去非洲后,钟秀去海美家喂了两次猫。这两次他都站在窗前看着南山塔自慰,自慰时他是在想海美吧,还先运气在眷顾他一次。他喜欢海美。

在李钟秀这里,海美是他的运气。 在影片的快要结尾部分。 钟秀最后一次去海美家时,是他在影片中第三次自慰。这次跟前两次带着他是带着希望和期望。这次是绝望。所以这次他是躺在床上,想象是海美贴着他帮他自慰。这次直到钟秀离开海美家,都没有南山塔都没有出现。所以运气不存在了,因为他已经知道海美遇害了,并决定去“燃烧”ban。 •沈海美和塑料大棚。 ben说要烧离钟秀家很近的塑料大棚。钟秀天天检查,但ben说,他已经烧掉了。 “因为离得近,所以看不见。” 在一次查看一个单独的成就的,长满野草的塑料大棚是,钟秀接到海美的电话,但电话那头没有声音,只有嘈杂的像是衣物摩擦的声音。 我猜海美就是这时遇害的。 ben曾经说过他喜欢做菜,并自己吃掉,像人类的给神上祭品一样,他为自己做祭品,然后吃到。祭品其实是一个比喻。 所以塑料大棚和祭品一样都是比喻。 比喻他看好的准备杀害的女孩。 海美“一贫入戏,跟家人短了联系,身边也没什么朋友”就跟在郊外被废弃的塑料大棚一样。 所以ben和钟秀说,烧塑料大棚绝对不会被抓到,韩国警察不会注意这些,在韩国塑料大棚真的很多。烧掉即没有用看着又心烦的乱七八糟的塑料大棚。他能从中感到愉悦。

在ben眼里,沈海美是愉悦的祭品。 从这也可以看出,在他们国家的大环境里,女性被轻视,男权至上。 所以ben说:烧掉大棚就更下雨一样,其中不存在正确与否,只有大自然的道德,是一种平衡。 ben的朋友带有着不屑的语气说:中国人是珍惜女人,而非金钱。而他们更想被钱砸。 在他们眼里,女人就是随处可见的,毫无用处还碍眼的东西。特别是像海秀这样活在社会人际关系边缘、孤单的女人,即使像烟一样消失就像不曾存在一样,都没有人发现,没有人在意。 •沈海美和伟大的饥饿者 “非洲卡拉哈里沙漠的布须曼人有两类饥饿者,小饥饿者和大饥饿者。小饥饿者是生理上饥饿的人,大饥饿者是饥渴的寻找生存意义的人,我们为什么活着?意义何在?这类才是真正饥饿的人。” 所以她要去非洲,寻找存在的意义。 海美说钟秀是唯一相信她的人。她的家人都认为她活在幻想里。 她说过她想从来没有存在。 后来她真的不存在了。 不知道最后她有没有找到她的答案“存在的意义”。

1 有用
0 没用
燃烧 - 豆瓣

燃烧

8.0

24018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燃烧的更多影评

推荐燃烧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