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z的二元论——切嗣vs绮礼

INTOXICATED
2020-04-2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很多年前看和写的了

从日记里挖出来存一下

fz的神学算是多神论和二元论的混合物吧,而且其最深刻之处就在于二元论的部分

在于安哥拉曼扭的存在

但实际上,我觉得最能代表善恶两个极端的不是任何一个英灵,而恰恰是切嗣和绮礼这两个人

以他人的幸福为乐,以最多的幸福为幸,这就是“善”最深刻的本质;而以他人的不幸为乐,以最多的不幸为幸则正是“恶最纯粹的本质”

切嗣那个至善的天真悲愿,从纯理论上来讲,就是因为世界上有绮礼这样的存在而不可能实现——期望所有人都能幸福——可是这之中有些人,对他们而言,“所有人都幸福”正是他们的不幸所在;所以只要承认有这样的存在,只要不把这样的存在从“所有人”中排除,“所有人都幸福”从逻辑上就是不可能的。

当然现实应该是纯粹的善人和恶人都不存在,但这种推理对现实依然生效。

这两个人从各种方面来看都完全相反不是吗。

切嗣太过有“人情味”,用原著的话来说,“あまりにも人間過ぎた”;绮礼却与之最为背离

切嗣能够最强烈地感受到“普通人”该有的感情,幸福和痛苦;这些却是绮礼渴望而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东西

正因为如此,切嗣把最多人的幸福视为崇高,有明确的目的和理想,甚至为此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的幸福作为献祭;而绮礼则永远找不到真正的崇高,找不到能让他付出全部热情,在追寻中获得满足,乐趣和心灵平静的,能称为“理想”的东西

而表面上,本质为善的切嗣作为杀手被世人看作恶人,本质为恶的绮礼却作为圣职者被世人看作好人,甚至信仰守护者的榜样

甚至这两人导向的结局也是悲剧性地相反

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性很有趣

绮礼最早以为切嗣是自己的同类,抱着想要找到一个精神上的同伴甚至导师的目标拼命追寻,那之中即使受到金闪闪的引导(引诱)而逐渐认识到自己的本性,逐渐挣脱压抑本性的道德感的枷锁,也没有完全放弃他在切嗣身上倾注的希望

直到从爱丽丝菲尔口中得知切嗣和他不仅不是什么灵魂同类,甚至切嗣和他的距离比时臣和他的距离还要远——

他想要的东西切嗣都有,他明明拥有友情,爱情,他深深地拥有这些普通的幸福,但是他却为了“最多人的幸福”,进而是“所有人的幸福”这样愚蠢天真的目标——是的,目标也是绮礼想要的东西——而在放弃这一切,在自己把自己推向深渊

是的,他本该拥有绮礼缺少的一切,却在为了无法真正兼得而痛苦,他在和绮礼相反的方向走到了极致。

绮礼对切嗣的心路过程,用“粉转黑”来概括最为贴切。

一开始把自我和一厢情愿的想象投射到偶像的身上而陷入狂热,等到认识到偶像完全不是那个样子又被幻灭和被“欺骗”的失望感冲昏了头脑,进而转为敌视

而切嗣从一开始就看穿了他的人格残缺,他是出于对危险的本能探知而一直在回避

不知道他有没有在潜意识中认识到,其实他的理想无法实现正是因为有绮礼这样的存在

这两个人的关系性也是真的很有趣

虽然绮礼本应是个以他人的痛苦为粮的人,痛苦越深愉悦就越甚,而切嗣刚好在这个方面能为他带来最大的愉悦

但是无论在绮礼和切嗣对战之时,或是在切嗣失去了一切深陷绝望后,在绮礼身上看到的却明显的并不是愉悦,粉转黑的愤怒和失落甚至别扭感才占据着最大的比重

直到fsn时期,几乎完全作为真正的自己而活已经不再有年轻时的迷茫的绮礼,回想起切嗣时的口吻依然那么复杂——实际在原著中,他从没坦然享受过切嗣痛苦的乐趣

这种复杂性正是他难得的还残留着的人情味的体现,我觉得是绮礼的可爱之处w

但同人因为总要让剧情向着至少能打炮的方向进展,不可避免地把两人关系简化成只剩下绮礼以折磨切嗣让他痛苦为乐这一面,虽然也别有乐趣(爆),但我还是这是觉得很可惜,明明应该还有更多萌点才对

其实他们并不是普通所谓“相爱相杀”关系的典型例子。相爱相杀通常是互相尊敬的对手,只是因为立场或理念不同而不得不成为宿命的对手,言切两人却几乎没有互相视为对手过

切嗣只是沿着希望所有人都幸福这个纯善的方向走到了极致,他走得太远,甚至有些超出了人的职守,涉足了神的领域,因而在他人看来显得过于傲慢——毕竟你常常无法自证,自己来作天秤称量人,会比其他无数人组成的“命运”要做得更好不是吗——但他的目标是无可非议的

2 有用
0 没用
命运之夜前传 第一期 - 豆瓣

命运之夜前传 第一期

9.1

4857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命运之夜前传 第一期的更多剧评

推荐命运之夜前传 第一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