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中国形象在西方的建立

乞次
2020-04-2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聊斋志异》中最为人熟知的故事当属《聂小倩》,这个故事本来就家喻户晓,成为《聊斋》中传播最广的故事之一,它在1987年被导演香港导演程小东、徐克改编成电影《倩女幽魂》,由影视巨星张国荣、王祖贤主演,此后更是“走出中国”,将这个故事带到日本、韩国和东南亚地区,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文化输出成功案例。

而《聂小倩》的故事走向海外也得益于翟理斯早期对《聊斋志异》的翻译,在他1880年翻译的《聊斋志异》中,将《聂小倩》翻译为The Magic Sword作为故事的题目,抛除了故事中的神鬼元素,而将故事的焦点集中于人物燕赤霞的宝剑上,将“剑”这一符号刻画成为西人心目中的中国符号。除此之外,故事中很多元素也成了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形象中的刻板印象,比如故事中的兰若寺就成了中国典型的荒山古寺的特征,燕赤霞成了道士善于抓鬼的铁证,聂小倩则说明了中国的鬼大都是女鬼或是狐狸变的女性,而剑则是辟邪的神物,直至今日,仍然影响着人们的认知。

在美国线上流媒体运营巨头奈飞(Netflix)在去年(2019)年自制的网络剧《爱,死亡和机器人》中,就出现了一集以中国元素为题材的科幻短片《祝有好收获》,很明显,这一故事的灵感来自于《聊斋志异》。这一系列科幻元素的短片自推出放映以来受到众多好评,在国内评价网站“豆瓣电影”上经28万人评分高达9.1分,国外评价网站“IMDB”上经8万人评分有8.6分,成为当时一部话题性的作品。《祝有好收获》更是凭借着丰富的想象和独特的中国元素成为讨论的热点,故事以一次狐狸精抓捕行动开始,讲述了梁顺和“小狐狸”燕在清末时从传统转变到现代的遭遇。故事的原著则是科幻小说家、刘宇昆的短篇科幻小说《祝有好收获》,可以说,这是中国文化输出的又一成功案例。

在故事里,梁顺在小时候一次和道士父亲的“猎狐”行动中,认识了“小狐狸”燕,后来父亲的去世和西方文明的入侵,使梁顺不得不离开村庄,到殖民地香港谋生,而燕也随之来到了香港,但是现代城市环境让她失去了变身的法术,只能沦为烟花女子。在开头的“猎狐”行动里,父亲的武器“斩狐剑”、佩戴的太极图饰品、狐狸精、荒山古寺等出现的这些元素都会令人想起《聊斋》,可见《聊斋》故事在西人看来几乎就是中国的代表。但后来的故事开始变得赛博朋克,梁顺在香港运作缆车,成了一名技术精湛的机械师,而燕在英国殖民者的迫害之下成了机械人,不得不求助于梁顺,梁顺凭借自己对机械的了解将燕改造成一只机械狐,从此在殖民地香港刬恶锄奸,故事就此结束。虽然故事前后两部分割裂,从传统的乡土中国过渡至现代的殖民中国,但这样既突出了中国特色,又表现了现代性给人类的精神和肉体所带来的异化影响,实际上是一次对现代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控诉。

传统故事中的狐狸在现代世界里成了机械狐,是一种对古老的中国元素的再创作,也是对西人眼中的中国元素的巩固和深化。一定程度上可以说《祝有好收获》是对《聊斋志异》的致敬,也是继翟理斯英译《聊斋》以来,用新时代的另一种方式传扬中国传统文化。这种对中国印象的产生,最早就来源于翟理斯的翻译,西方人读完翟理斯翻译的《聂小倩》也许不会记得那拗口的威妥玛-翟理斯拼音背后的东方名字,但一定会将那个遥远的兰若寺、神秘的道士和那把神奇的宝剑记在心中,并且固执地笃定那就是中国的模样。

1 有用
0 没用
爱,死亡和机器人 第一季 - 豆瓣

爱,死亡和机器人 第一季

9.2

29112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爱,死亡和机器人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爱,死亡和机器人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