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亦空

彼一
2020-04-25 看过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看到后半段想起这句。真假情缘,最后一切都是空罢了。然而最后成空的原因是什么?仅仅只是情感不真吗?我觉得未必。陈振邦确实有被如花吸引,只不过他的爱有太多附庸,其一是家庭。

首先,看家庭。在那个年代,陈振邦是个闲散公子,他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他需要依靠家族。他去唱戏,感受到自尊的被践踏,不得不选择自杀,这暗示了脱离了家族的他无处可去。然而他未死,又存活了几十年,这实际上反讽了他内心的懦弱。然而,最后他即使存活了下来,他依旧如寄生虫一般啃食着家族企业。这让我想起曹禺在《北京人》笔下刻画了一类闲散公子。他们是家族的最后一代继承人,也是被埋葬的最后一代。物质温床和家族的承继一同构成了枷锁,钳制了他们的灵魂。即使到了新时代,他们也只能唯唯诺诺地生活下去。电影在漫长的时间线上,揭示了这样一种没落“贵族”的生活状态,他们看似自由,实际上不自由,看似风流,实际上背后是整个的家族与旧习俗的鬼魅。这个社会容不下自由爱情与自由选择,他们也被慢慢蚕食,最后失去生活的意志。张国荣演得很好,把这种风流下的痛苦,沉溺下的迷茫,爱情中的无助…特别是在窗口看着如花离开的眼神,让我想起了张爱玲在《金锁记》里,七巧在阳台上看着曾经爱过的人离去的眼神,无声无息中,有被囚禁的孤独和无助。

其二,考察陈振邦的感情变化,是有意思的。为何他没有赴死?实际上,作品有一句话反复出现了多次,而且也随着电影不断拓展内容。你有多个样子,这句话是陈振邦初次见如花,动心时说的。这时张国荣的眼睛里有着捕猎式的跃跃欲试。而如花付了真心后,这句话又拓展为,你有许多个样子——抛弃一个还有另一个。这句话暗示了什么?实际上,如果说之前如花还能让陈振邦苦苦等待,而现在陈振邦和如花的位置已颠倒过来,由追逐变为了占有的关系,而陈振邦在这段关系里获得了安全感,获得安全感之后,感情的朦胧和神秘则消失了,需要进入另外一个阶段去维持,也就是生活层面。所以,第三次,当如花问到陈振邦他的未婚妻时,他说,会为她穿衣服,掏耳朵——只不过想的是你。看似情深,实际在如花心里,这句话却悲凉至极。这表明陈振邦并非真正感性中人,他旁边需要一个能登门入室的妻子,而他和如花的关系在经历的新鲜之后,也岌岌可危。如果说第二次是表明如花只有不断变化自己才能维持这段关系的新鲜感,那这一次则表明了如花始终处于一个被想念而不是真正占有他身边位置的宿命。这一次次的拓展表明,他不愿去挖掘如花真正的样子。正如他不愿意去看现实一样,抛弃是他的姿势,沉溺是他的一贯选择。虚幻中的鸦片烟中,如花的样子朦胧了,他的自我也迷失了。所以,回到源头,为何没有赴死?考察两人关系的变化,可知他们想要的是不一样的。反衬之下,如花最后表现的为爱执着,以及最后回到阳间的寻觅是及其浪漫而且动人的。这样的动人中带着悲凉,因为她下安眠药的举措就表明了这段关系的破裂,而时隔多年她的寻觅又是为了什么?或许是为了自己的那一片真心。真心错付,一切成空。而被她羡慕的现代女性却再也没有她那时那样的为爱的坦荡与纯粹,她离去的那一回眸,是真正的告别,不仅仅是和之前的爱情,也是和自己,也是和这个新的不再容纳她的孤绝和浪漫的新时代。

0 有用
0 没用
胭脂扣 - 豆瓣

胭脂扣

8.4

21211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胭脂扣的更多影评

推荐胭脂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