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无英雄,让华晨宇拿“歌王”?他是这个时代年轻人的缩影

董小姐
2020-04-25 看过

4月24日晚,湖南卫视王牌音乐综艺节目《歌手·当打之年》收官,华晨宇毫无悬念的夺冠。

华晨宇在2018年曾以补位歌手的身份首次登上《歌手》舞台。彼时他放出豪言壮语:想要打破纪录,成为《歌手》第一个拿歌王的90后。

当时人们不以为意,如今舞台上的鲜花、彩条、激动人心的发言,以及社交网络上粉丝们的欢呼声一起见证了他摘得“歌王”桂冠的殊荣。

华晨宇获得歌王,在意料之中,超高的人气和独特的舞台风格在节目的常规赛中四次获得第一。也正因此,关于他的台风、歌曲情感以及歌唱实力等等,又备受争议。

在《歌手》第二期演唱完《斗牛》之后再次夺得第一,网友们表示“难听”。在之后送别淘汰的袁娅维时,华晨宇可能受到外界的影响,表示有点质疑自己。

其实,在这个渠道多发,音乐审美分众的时代,要再选出一个“歌王”愈发困难。

关于华晨宇的争议,不过是折射出华语乐坛和《歌手》的割裂与争议。特别是在当下被“粉丝经济”裹挟的娱乐圈,这个时代其实已经没有了大众意义上的“歌王”。

但却不能否认,华晨宇在国内新生代华语歌手中的领军的地位。选秀出道就有着"创作鬼才"的称号,他是首位在鸟巢连开两场演唱会的内地歌手。

单曲《好想爱这个世界》获得全网数字单曲销量第一,超2100万张。在国内无打歌曝光的环境下,微博超话排名也能常年保持前十。

今年节目更名为《歌手·当打之年》,所谓当打之年,如果理解成“正当年,很能打”。华晨宇无论是专辑销量还是人气流量,确实都很符合“能打”这个概念。

回顾华晨宇的出道之路,也算顺风顺水。

2013年6月,华晨宇凭借原创的《无字歌》被评委尚雯婕赏识,全票晋级《快乐男声》长沙唱区10强,因为孤僻的性格和独特的音乐风格,被称为“火星弟弟”,而他的粉丝也被称为“火星人”。

最后,高票问鼎《快乐男声》全国总冠军。

自出道以来,他一直伴随着争议与赞誉。

华晨宇擅长偏摇滚说唱类的歌曲,比如《我管你》《异类》等,虽然音色一直被人诟病,低音部分也被说辨识度不够。但他真假音转换自如,高音部分的转音更是成为他的标志。

此外,他的改编创作能力在同期歌手当中也算亮眼,各种迥异曲风都敢于尝试。曾在节目中改编《我的滑板鞋》圈粉无数,被称为“综艺里的S级翻唱”。

而华晨宇最大的魅力,则是舞台表现力和演唱意识。他的现场演唱往往运用丰富的肢体语言,加之独特的演唱风格极具感染力,粉丝称为“邪教现场”。

乐评人耳帝说,华晨宇既不是词曲创作属性,也不是唱片歌手属性,是舞台表演属性。这个“属性”定义争议很大,但至少证明,华晨宇的舞台表演力是被认可的。

也正如他的粉丝芝士椰椰乌龙表示,华晨宇的歌曲追求节奏快慢变化,多元化的表演形式,听惯慢情歌的人一下子适应不了那么“吵”的歌,不懂他在唱什么。

的确,华晨宇的歌曲富有内在戏剧张力,我认为正如他的作品《七重人格》所表达的内容,他集结了童真、残忍、理性、控制欲、浪漫、悲观、癫狂多重特点。

相较大众惯性思维从“有没有专业奖项背书、有没有传唱度的歌曲”的角度来评判一位歌手的地位。他的出现,绝对为华语流行乐坛注入新鲜血液。

你可以认为,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但是他就是这个时代年轻人的缩影。

我们把时间轴拨到2013年,第一季《我是歌手》开播,在国内主流视频网站上《我是歌手》的点播超过常年屠榜的《快乐大本营》《非诚勿扰》,成为当时综艺节目中的一匹黑马。

特别在第一季第十三期“歌王之战”中,CSM71城市网的收视率达到惊人的8.9%,收视份额高达17.8%。自此,《我是歌手》一炮而红,它也成了湖南卫视的一块金字招牌。

通过这档节目,许多老牌唱将在这个舞台上重返巅峰。沉寂多年的实力唱将林志炫、黄绮珊再次翻红。也让新人得以证明自己,比如,一夜成名的邓紫棋。

这档节目成为华语歌坛的标杆,也是歌手向往、重塑形象的好平台。

到2020年,这档王牌节目已经走了8年,这一路走来,有高收视和高话题,也面临着审美疲劳和瓶颈。

这种疲态在2018年的《歌手》体现得最为明显。节目请来了Jessie J,汪峰、腾格尔等实力派歌手,却被各大媒体和网友称为“最弱阵容”,“洪涛离职”、“歌手是否还有下一季”的讨论也传的沸沸扬扬。

再加之,市场上偶像养成类音综节目的崛起,对观众分流也起到不小的冲击。

不可否认,《歌手》在国内音乐综艺节目中的地位。在老牌歌手的情怀热度,与年轻观众的“为爱发电”中,今年节目组提出“当打之年”的概念,意图很明显是拥抱年轻人。

好在今年《歌手》还算争气,一开局CSM59城收视率逼近2%,位列当晚同时段第一。接下来一路表现也不错,一直到第十轮常规赛结束,59城平均收视率接近破2。

一度被认为难以为继的《歌手》,竟然逆袭了。

节目组战略调整的背后,折射的是国内流行音乐的变迁。

打开如今音乐在线平台,几乎都被流量歌曲,网红神曲和当红影视歌曲霸占。流量至上,追求流水线式爆款,歌手原创力不足,成为当下内地流行音乐的现状。

在批判当下华语音乐现状时,大家很喜欢引用郑钧评价现在音乐排行榜的话:“现在所有的排行榜公信力都崩了,好坏的标准已经没了,十首有九首听不下去。”

《歌手》从当年的“大众爆款”的荣光中走来,如今顺应时势变成了满足不同圈层喜好的舞台。这里面混杂了审美隔阂、赛果质疑,以及粉丝、路人的交战,这是当下纷繁复杂的华语流行乐坛的一个缩影。

一个时代如此,一档节目又怎能幸免呢。

可以肯定的是,与过往“歌王”之战中歌手的较劲,今年的“歌王”之战网民之间的较量更甚,这是创作者与大众的割裂,流量与审美的割裂。

而如今的“歌王”亦不再是当年的“大众属性”。这里面包含时代发展中对于音乐载体的开发,大众不再局限于单一渠道获取音乐,互联网的多媒体让大众很难集中注意力在单一歌手和单一歌曲上。

更重要的是,文化圈层化严重,大众文化壁垒越来越难以打破。这或许是一把双刃剑,在分化流行音乐属性的同时,也在建立新的秩序。

这个新的秩序,可能是从华晨宇夺得“歌王”开始。

《歌手》大众爆款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而流量和圈层时代爆款正在来临,他作为新生代歌手中最具实力与争议的存在在此刻接棒。

“当打之年”,原意为竞技状态巅峰期的年龄段,这可能是“华晨宇们”的当打之年。但这是一个没有大众“歌王”的时代。

3 有用
0 没用
歌手·当打之年 - 豆瓣

歌手·当打之年

4.9

5037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歌手·当打之年的更多剧评

推荐歌手·当打之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