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服化道和演员 三百六十五度全方位的烂剧

Yang
2020-04-20 看过

1. 谈谈男主的塑造

编剧在仁宗形象的刻画上生动形象地诠释了什么叫用力过猛,编剧费尽心机去凹一个君子人设,观众看到的却是一个明明白白的伪君子。

历史上的仁宗性格是具有多面性的,仁爱宽厚、从善如流却又多疑猜忌、优柔寡断、泛滥多情。而编剧在刻画人物时,极力抹去或者淡化仁宗性格上的瑕疵,力图塑造出一个无瑕君子,而情节的发展又不得不依照真实的历史,于是乎剧中鼓吹的人物形象和观众从情节中看到的人物形象自相矛盾。

写仁宗善于纳谏但实际上遇到真正想做的事他还是会一意孤行;写他仁善宽厚但在朝堂上受了气却可以回宫随意撒在侍奉的小黄门身上;写仁宗重情重义但后宫的娘子却见一个爱一个;写仁宗对公主极尽宠爱但最终公主最终还是沦为他光耀母族的祭品。人设立得越圆满,情节上体现的人物瑕疵,就如墨水滴在白纸上,显得更加明显。

真正有魅力的角色绝不是十全十美的,洗白人物的瑕疵,只能让人物变得扁平化,甚至显得虚伪。

2. 谈谈整部剧的立意

“克己复礼为仁”是这部剧的中心主旨,本身没有什么大问题,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将权力关在笼子里”,这个笼子一方面是男主对己身的约束,一方面是宋代台谏制度的监督。

这部剧关键的问题在于编剧一方面写仁宗的克己复礼;一方面又极力描述仁宗的憋屈和隐忍,想要引导观众去同情仁宗的遭遇。

但是编剧在改编时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完全混淆了什么是人生而应得的权利,什么是统治者基于统治地位获取的特权。

为什么我们在看到仁宗不得与生母相认以及仁宗为了女儿的幸福与台谏对抗这样的情节时,容易与角色共情?因为这个时候,他因人君的身份,而不能为人子,也不能为人父,不得不克制人最基本的七情六欲。

对比之下,在看到仁宗不得逾制为苗娘子提升位分以及仁宗想要给宠妃的母族加官被劝止这样的情节时,编剧还是一直在引导观众去同情仁宗,但是这个时候,仁宗本身的行为就是在行使特权,暗示观众去同情男主不得行使特权,无异于无病呻吟。

而编剧在创作剧情时,完全将这两种情形杂糅,只要出现仁宗不得随心所欲的情节,就开始刻画仁宗的隐忍,歌颂仁宗的仁德,想要博得观众的同情,而完全忽视行为背后完全不同的逻辑。

这不禁让我想起看过的一个评论,“天下万姓,哪个不比上位者易碎。”

(5.19更新

重新思考了一遍,实际上“克己复礼为仁”这个主旨也是有问题的。正午阳光对“克己复礼”这个命题缺乏辩证性的思考。

所谓的克己复礼,就是通过压制个体的情感与欲望,用礼教规范自己的言行,使之符合封建社会的伦理秩序。

君主要克己,是因为他的手中握有生杀予夺的权力,放纵喜怒肆意妄为可能影响数以万计百姓的生活。

但是我们也要知道,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他们的情与欲是正当且合理的,冲破的只是封建社会的伦理秩序并不会危及国计民生,而礼教的存在则是对他们个人幸福与个人自由的剥夺。古代的贞洁牌坊下是多少女子凄凉孤苦的一生呢,鲁迅笔下的祥林嫂,命运对她如此不公,她却觉得自己的不幸来自于自己不贞的原罪,何等的可悲!

而《清平乐》里的“克己复礼”,则表现出来一种对礼教的盲目维护,只要是不守礼的情都认为是滥情。从现代人的角度看,镣子和缳儿的感情到底错在何处,编剧不仅仅安排剧中的正面人物拆散他们还要借缳儿之口将这段感情定义为失心疯;徽柔婚姻悲剧的根源明明是父亲的私心和父权的傲慢强横,是礼教对女性婚姻自由和独立价值的剥夺,而编剧通过丑化曹评、美化李玮、安排童年相遇等各种手段论证仁宗违背女儿意愿将女儿作为礼物送给李家的合理性,将应该批判的加害者隐藏,而将批判的矛头指向受害者不守礼的任性恣意。)

3. 谈谈朝堂戏

这部剧朝堂戏给我的感觉是只见历史之表象而不见历史之脉搏。

优秀的历史剧本要能写出整个时代政治经济文化与军事的得与失,就拿最近播出的三川口之战来说,最应当探讨的问题应当是宋代的兵制,而剧中仅仅借人物之口浅谈几句,而将重点放在了战败后仁宗给被诬陷的将士平反以及仁宗的悲痛罪己,给人一种朝堂戏服务于人物塑造之感。

这部剧的朝堂戏相较于其他部分,实在是一大亮点,但是相较于真正的历史正剧还差得远。

(5.19更新

一句话总结这部剧的前朝戏:功劳都是官家英明早有决断,失策都是臣子蠢钝办事不利。千万别吹背诵默写天团了,人家棺材板都盖不住了,范仲淹死前都要被编剧拿出来遛遛把庆历新政失败的锅全揽在自己身上,顺便再吹一波官家圣明当机立断中止新政,连宋夏战争及和谈都能洗成官家仁爱不忍心看见西夏境内饿殍遍野,这个不要脸的境界真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4. 谈谈感情戏

我原以为这部剧的感情戏好歹有个原著做底子,崩也不会崩到哪里去,没想到改编的一塌糊涂,编剧看似照搬了原著人物的壳子,却完全丢失了原著人物的灵魂。

聪慧大气的曹皇后变得委屈别扭;恃宠而骄的张贵妃变成了恶毒泼辣;隐忍克制的张茂则每天在表白的边缘疯狂试探。原著里每个人物虽性格各异,但都形象丰满,各有动人之处,而编剧在改编时非常精巧地将所有人物的出彩之处通通淡化抹去,再将不足之处一一扩大,每个人物的设计无一不是槽点满满。

这部剧目前的感情戏,感情发展莫名其妙,情节设计俗套狗血,人物设置单薄乏味,无一可取之处。

(更新: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因为剧方的傲慢,他们没有把这些角色当作“人”来写,提着这一个个悬丝傀儡制造故事情节,角色完全沦为制造戏剧冲突的工具,毫无应有的行为逻辑,剧方都不爱自己创造的人物,又怎么能指望观众与角色共情呢?)

5. 谈谈怀吉和徽柔

怀吉和徽柔是我追剧的初衷,下面我来细数一下编剧画蛇添足的操作:

将年龄差从五六岁改成十岁,青梅竹马变成了半养成;增加了镣子和缳儿的感情戏,把原著茂则和怀吉关于不越界的对话移花接木到镣子和茂则身上,名为铺垫,其实上弱化了后期怀柔线出场后的感染力;增加了公主幼年和李玮相谈甚欢的情节,合理化之后仁宗的赐婚,直接改变了原著悲剧的内核;既增加了仁宗间接导致怀吉家破人亡的情节,又给怀吉设计了“怀吉能受官家这份教导,实是觉得进了宫也很幸运”这样恶毒的台词,将怀吉的尊严按在地上摩擦。

对不起,我及时止损,弃剧了,后期应该只会看和原著相关的怀柔的cut,即使朱朱给怀柔增添工业糖精我也真的吃不动了。

两星,一星给辛辛苦苦拍了那么多天戏的演员,一星谢谢正午阳光怀吉徽柔的神仙选角给剪辑大大提供了素材。

215 有用
16 没用
清平乐 - 豆瓣

清平乐

6.5

14465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2条

查看全部52条回复·打开App

清平乐的更多剧评

推荐清平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