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奋斗过后的美好还是“白送”

lr咩龙
2020-04-1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一次为动漫写剧评. 本文内容会cover第一季, 解, 以及礼. 我是两天内一口气看完三部的, 前两部有其精彩之处, 但是是礼给我的感触最深, 所以决定把本文放在此处. 对于礼的感想可以直接往下拉到分割线

接下来我将从一个观众的角度, 从第一季第一集开始一直到礼,过一遍, 然后再集中说一下对于礼的感想. 我没看过漫画, 所以所有评论完全是出于对第一季, 解, 以及礼的TV版的内容.

第一季的故事1, 以圭一的视角将观众带入一个扑所迷离隐藏着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真相的村子. 仅从这几集来看, 悬疑色彩最为浓重, 像我这样的观众主要是被探寻真相的需求带领着前进. 悬疑之外, “惊悚”元素也比较明显, 超自然元素在台词上不断重复, 仅从这几集的剧情看, 也无法排除超自然元素是真实存在还是人为虚构的. 尤其是这个故事结束前, 圭一的台词的暗示, 貌似confirm 了超自然元素的存在. 几集过后, 居然男女主都死了, 故事也结束了, 这毫无疑问能勾起我这种事先完全不知道这个剧想要说什么的观众的兴趣往下看, 于是到了故事2

第一季的故事2, 是以圭一和诗音为主视角展开的. 这个故事的节奏带动很大程度要靠引出诗音这个角色. 首先她的出场本身就很有趣, 这是前两集的一个重点. 还有就是她作为一个貌似不同于圭一班上同学的存在, 貌似能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给圭一提供线索, 然后对于观众而言, 貌似这个故事里面能提供很多线索解开第一个故事中没解开之谜. 但是随着这个故事的发展, 我们就会发现, 这是一个跟第一个故事完全不同, 有着不同结局的故事. 这个故事本身的展开, 高潮, 结束就很出色, 所以抛开与第一个故事的联系, 也能吸引观众. 在这个故事结束之前, 貌似所有事情都是园崎家做的, 所以“惊悚”已经不在了, 超自然元素也就是园绮家的血统而已, 并不是什么惊悚之事. 然而又是在最后, 三四的尸体早已死亡, 又拉回了超自然元素. 所以在欣赏完这个精彩的故事后, 我们发现, 不仅故事1的谜题没解开, 我们又有了更多谜题. 其中最大的仍是, 故事2和故事1究竟有什么联系

第一季的故事3, 是个人认为这么多个故事中比较容易令人弃剧的一个. 也许是我个人对沙都子这个角色没什么好感, 以及从一个成年人的角度来说, 有很多办法可以去处理家庭暴力, 所以整个故事, 无论是沙都子的reaction, 什么忍耐就能令哥哥回来, 怕房间被烧了, 还是圭一的对策, 都略显幼稚. (当然他们本身就是小孩, 也无可厚非). 这故事的最大亮点, 或者说作用, 就是, 这又是一个完全不同于第一第二个故事的结局, 以及引出了所谓的瓦斯气体这个令所有人死亡的机制. 在这个结局中, 圭一是瓦斯气体事件的唯一幸存者. 至此, 作为观众的我是完全confused了, 这三个背景相同, 但是过程, 结局不同的故事究竟想表达什么, 以及, 初步去猜测“大框架”究竟是什么了. 一个初步猜测就是, 这种类似结构的故事, 应该是难逃agents在模拟环境下不断循环, 看结果是否相似 的框架. btw, 这个故事有一个bug, 貌似是整部剧下面没有去解决的, 就是圭一认为他杀了沙都子叔父, 但是并没有, 而且, 其他人说他去了祭祀. 如果说杀了是想象的, 那么其他人说他在祭祀玩得很开心又是如何解释? 一个人不可能在精神混乱的情况下又玩得很开心吧?

第一季的故事4, 是以尺坂和梨花为视角的一个故事. 这是目前为止, 在时间线上最早的一个. 绑架这个故事只是一个背景, 主要是为了带出梨花是特殊性. 在这个故事里面, 大概能猜到, 梨花身上寄宿着神奇的力量, 知道事情一切的真相, 所以能预知. 当然, 这里也有一个potential bug, 就是梨花知道尺坂妻子死的事情. 通过后面的故事, 我们大概可以知道, 梨花本身, 是只能保存她所看到的记忆, 所以她应该是需要知道尺坂妻子确切死亡时间才能做出那么精确的警告. 这需要, 在某个故事里, 在尺坂妻子死后, 梨花和尺坂还有交流, 或者羽入的帮助. 这个故事的结局是梨花死了, 瓦斯事件. 所以这就跟第三个故事是一样的结局了, 也就是这可能不是一个独立的故事, 带着这个疑问进入了故事5

第一季的故事5, 是以诗音为主角展开的. 这是个人认为, 单独来看, 最为精彩的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是和故事2完全“兼容”的, 与故事2组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至此, 整个剧在表现形式上给观众带来的体验达到了高潮. 基本可以确定的是, 整部剧既有在sequential storyline上破碎拼凑, 又是在横向上有不同故事的形式. 故事2和故事5遍是sequential storyline上拼凑, 而明显的角色在不同故事中确实有一种以上的死法, 这就意味着不可能仅通过sequential storyline的补全就能解释整个剧的不同故事. 带着这种猜想进到了故事6

第一季的故事6: 不难想象, 整部剧就只剩礼奈的故事没有讲过了, 这肯定是要以礼奈展开的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在结局上并未在不同角色的死亡方式上与其他故事冲突, 因为这故事的主角都没死. 但是这本身就是冲突了, 因为主角在其他故事中或多或少有死的. 这个故事貌似就要揭开提到的那个 横向上有不同故事 的拼凑了. 首先礼奈提到的外星人控制, 病毒细菌实验什么的, 这虽然不一定完全可信, 但是这个方向是对的, 貌似有一个高于他们日常生活这一次元的东西操控着这一次, 也许就是 横向 拼凑的关键. 但是随着这个故事结束, 貌似外星人什么的, 确实是假的, 所以identify 高次元操控者这一行为失败了. 同时, 也是在这一故事中, 圭一第一次回忆起了故事1, 这又是给了横向拼凑成功很大的希望. 而且梨花是清醒的, 像圭一这样能“察觉真相”的人是少数, 这两个点也很关键. 这与 agents在模拟环境下不断循环, 看结果是否相似 的框架 的符合的.

整个第一季结束, 6个故事至少有3个结局, 故事1, 故事2&5, 故事3&4, 故事6. 高次元操控者还没有头绪, agents在模拟环境下不断循环 这个猜想还没被否定. 尤其在第一季的ova 猫杀篇后, 给我的印象就是, 那个什么矿场貌似是一个不能去的地方, 可能是“世界”的边缘, (楚门的世界), 然后会有工作人员出来处理这种事, 类似黑镜s2e2中在一个公园里面. 又因为由于剧中经常说不能离开雏见泽, 这个可能性确实存在的. 但是又考虑到 尺坂是一个真实从东京来的人, 又不符合 雏见泽 是人为isolate起来模拟的一个场地. 总的来说, 第一季的表现手法是拉满的, 一般悬疑片就是在sequential storyline上以及不同角色上故意使其破碎, 然后重整. 这手法在故事2&4中完美展现了. 在这基础上, 它还有横向拼凑, 而具体要如何拼, 第一季并没有给出答案.

到了第二季的故事1, 横向的拼凑就几乎真相大白了. 第二季的故事2的第一集, 就是官方公布答案了. 这里很tricky的地方就是, 随着第一季的结束, 貌似在同一次元里超自然力量的存在已经可以排除了, 结果倒不是鬼怪这一方, 而是有神的存在, 神在经历着这些故事. 整个第二季以热血向为主, 没太大需要说的. 而且说实在的, 第二季结局那一个世界, 之所以成功是靠着策略, 战术, 权谋, 合作. 在如此写实的背景下, 整个过程中的“运气”成分太多了, 尤其最后决战时刻, 战斗中太多不写实成分. 所以我个人感觉, 那个世界的结果是全靠编剧给的. 当然, 想要表达的东西出来了, 最后结局也是好的, 当作热血漫, 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其中一个看完礼后才发现的可讨论的点, 就是在整个第二季里面, 羽入都是表现得毫无能力, 在最后的一个故事里也是以人的形式去战斗. 但是在礼里面, 她的能力就不是在同一个level了, 别的不说, 就是能看到那个世界不同的人的生活状况, 这就已经很不得了了. 所以只要她愿意, 她肯定可以通过这能力在千百次的世界里, 知道每个人的设定, 怎么会连三四是幕后boss, 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知道呢? 在第二季的故事2中她的消极表现来看, 貌似她是知道一切真相却故意不相告的角色. 所以这是否又能归纳成, 这千百次世界都只是(羽入)给梨花的试炼呢? 另外一个逻辑上不合理的细节是在故事2中, 梨花预言玩游戏的座位位置时. 我们知道整个故事的assumption是, 有些东西是设定好的, 例如人物个性偏好, 但是random的元素也很多, 而正是因为随机因素的不断组合, 才导致知道每个人的个性设定, 甚至知道一个决策带来的后果的前提下, 要达到特点的结果还是那样难. 回到这个游戏里, 我们知道位置是以抽签决定的, “以抽签决定”这是一个预设的元素, 但是抽签的结果从逻辑上来说, 肯定是随机的. 正如你在excel上输入一个产生随机数的方程这件事是确定的, 具体产生什么数字是随机的. 而梨花她经历那么多世界后, 只是不断累积知识, 知道什么事情是预设的, 而不应该知道那个随机产生的数字是什么.

----------------------------------------------------------礼-------------------------------------------------------------------------

接下来重点说一下礼的e2-e4, 这是全剧我认为最值得讨论的剧情. 梨花历尽千辛万苦, 得到了第二季故事3的结局, 却“不作不死”地死了. 这里我倒不想像之前那样去说幼稚什么的, 这现象在现实中各个年龄层里都太普遍了. 我们通过一段长时间的努力做成了一件事都兴奋得不得了, 经历了千百年的折磨后才在最后的机会中, 艰险地成功了的梨花, 所有辛酸所有痛苦后迎来了美好, 只要不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宠辱不惊“的人, 都难免那样. 况且有谁经历了千百年折磨后还能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宠辱不惊“? 所以这个“作死”, 也算是合情合理吧. 这种大起大落后, 一般人都是想“马上赢回来”. 梨花也不例外. 要知道, 第二季结局那个世界是自己历尽千辛万苦努力争取回来的, 而且, 有着同样在一起奋斗的身边的所有人, 非常和谐友好, 有着那么多共同回忆. 相反, 这个新的世界里, 其他什么的不说, “共同奋斗”的回忆是没有的, 周围人都不能理解自己. 于是, 梨花顿时斗志昂然地要战斗, 要赢回来. 很熟悉地观察周围的事物, 一轮询问, 一轮推理过后, 发现这个世界不需要战斗……每个角色, 包括自己, 都处于最理想的状态中. 之前苦苦追寻, 奋斗, 不就是为了美好理想的生活么? 现在不需要战斗, 直接就给你了, 战斗的损失都避免了. 所以为什么不接受这个美好的世界 而要回到之前那个, 虽然是说努力争取回来的, 但是也不见得比这个美好的世界更美好? 再说了, 回去还要做弑母这种事情. 至此, 这个摆出来的问题就很明确了: 是要奋斗过后的美好还是“白送”的美好. 在一番纠结后, 梨花选择了回到她奋斗得到的世界.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 就是通过奋斗得到的结局是更美好的. 这一道理也简单易懂. 同时她也懂得了其他两个道理.

个人觉得, 这个故事以及 是要奋斗过后的美好还是“白送”的美好 这个命题, 都是非常优秀的, 只是人物的“感想”略显不足. 看到别处有评论在吐槽礼奈的说教, 我觉得毫无必要. 材料摆在这里, 你要如何interpret是自己的事情, 你不满意礼奈给出的argument, 那么做出自己的理解就好了. 你的感想可能在礼奈看起来也是幼稚和无聊的. 回到主题, 我觉得梨花经历这个选择后, 对于 奋斗 的意义的感触应该是跟大部分人一样的, 我也和她非常empathize.

同时, 她也明白了作为一个人类不该烦恼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只有“神力”的存在才能有那样选择的权利. 这句话我觉得是很关键的, 虽然梨花是全剧里面知道一切(或者说 绝大部分事情)的这样一个存在, 貌似有着超脱平凡人的思考, 但是她不成熟的点也很多. 例如在第二季故事2中多处的过度乐观和缺乏谨慎, 刚才说的“不作不死”地死去. 一个有着成熟思考的人不会犯这种略显浮躁的错误, 更别说是一个经历了千百年历练的魔女. 说到底, 她的历练也只是重复在同一个地方, 看着相同的人相同的事, 如果说这样的千百年也没能修炼出什么大智大慧, 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我觉得不应该要以一个大彻大悟的接近神那样的思维方式去要去梨花. 她本就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小孩子, 今后也会继续做那样的小孩子.

最后, 她说 她体会到 弑母 的感觉, 领悟到了之前对于选择显得过于随便, 没有尊重不同世界中的(父母)的生命. 剧中是把这归为梨花的罪. 至少从剧中表现的内容来看, 我是 没有 同感的. 除了最后这一次是她主动弑母, 之前她就只是看着这一切发生. 从我们观众的上帝视角来看, 她做什么能救得了父母呢? 那一年救了也难逃58年的灭村. 所以何来的罪? 如果说有, 那可能是, 她只知道自己会被杀, 并不知道瓦斯灭村事件, 所以她从未努力去拯救父母, 因为不知道“如果第三年父母不被杀”的后续的前提下, 还不去拯救, 确实有be indifferent to 不同世界中的人物之嫌. 但是话又说回来, 她在知道自己要不断经历这些世界后, 不能在每一个世界都fully committed, 这不是人之常情吗? 只有像第二季最后那个世界那样, 知道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再无退路了, 才会fully committed吧. 假设她要不断经历这些世界这个前提是成立的, 不管她是否知道还有没下一个, 然后她每次都 fully committed, 估计不出几个, 她的情绪就完全崩溃了吧, 一次又一次, 用尽全力, 相信希望, 朋友还是一个个互相残杀或者被杀, 父母被杀, 自己被杀. 第二季故事1中表现那种绝望, 不需要经历几个世界, 就会呈现了. 最后, 正如刚才所说, 她也就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小孩子. 明知这不断循坏的噩梦, 还要对不同世界中的人物都毫无保留地emotionally commit, 这不是对圣人的要求吗?

除开剧中提到的这几个感想, 个人还有另外两个比较深刻的感触点. 第一, 共同回忆. 梨花还没做出选择时, 曾经对两个世界做过权衡利弊. 她好像对“不需要战斗”那个世界的小伙伴的关系的发展都持比较乐观的态度, 例如说和沙都子的关系也可以修复, 以后也可以发展. 未来可以发展这点几乎毋庸置疑, 每个故事里面大家都玩得挺好的. 但是作为观众的我, 感觉不能接受她放弃和“奋斗赢回来”那个世界的小伙伴的回忆. 有与没有那一段回忆, 面前的同一个朋友, 本质上应该是两个不同的人. 从这个角度出发, 也许可以对梨花经历了什么折磨有更深的了解, 以及对我刚才提到了, fully committed 带来的痛苦. 在一个世界里, 经历越多, 感情越深, 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段经历, 这段感情就令你越显孤独, 痛苦, 因为这是单方面的回忆. 不是撞个车, 失个忆的剧情都可以令一些人哭好几集吗? 所以不难想象一路以来承受着面对同样的人却只能有这种单方面的回忆的痛苦. 回忆越多, 感情越深, 痛苦不过越大而已. 甚至有一种, “你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凭什么占据这幅躯壳”的感觉吧.

第二, 结局与回忆. 虽然剧中对 通过奋斗得到的结局是更美好的 这个感想有明说, 但是确实可以更深入挖掘. 本人 空境 脑残粉, 空之境界 矛盾螺旋 中一个深刻的主旨就是, 作为一个人偶, 就算一切都是被预设的, 结果也是无法改变的, 我这个人偶在做这一切事情的过程中产生的情感, 就是定义这个人偶的生命的意义的部分, 是最真实的, 连预设我的那个人也无法理解的. 对于梨花而言, 她在不同世界经历的, 产生的情感, 尤其是第二季结局那个世界, 对于她人生的价值是如何, 这原可以更深入挖掘. 选择回去那个世界, 并不只是因为那里的结果更有意义 (因为是奋斗得来的), 还可以是, 在那个世界产生了组成她人生意义的最重要部分, 所以更喜欢那个世界.

1 有用
0 没用
寒蝉鸣泣之时·礼 - 豆瓣

寒蝉鸣泣之时·礼

8.0

446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寒蝉鸣泣之时·礼的更多剧评

推荐寒蝉鸣泣之时·礼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