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醒来的噩梦

allison
2007-11-26 看过
我在一个周五晚上跑到37度吧去看这部电影,完全是冲动,觉得那个吧应该满有意思,有个在那里工作的网友mm也想见面聊聊天,AG晚上会在那里不远的地方跟无咪排练,还可以一起坐地铁回家。临走上豆瓣看了一下电影的评价,很多人给了好评。所以,下班就冲过去。没想到这个37度吧的位置及其怪异,好不容易摸到了那个什么UHN国际村,楼又高又稀,人也少,而书吧是在小区正中间一个独立建筑里面,总之是很意想不到。书吧里面倒是很舒服,沙发是坐下去就陷下去的那种,在这里随便拿本书消磨一个下午很不错。

电影开始,只有我和另外一对情侣在看。开始我还是倚在沙发上的,后来止不住就越来越紧张,很难放松下来。有人给这种科幻起名叫“脏科幻”,非常贴切,有不少让你觉得肮脏和恶心的东西。明亮的色调除了梦里,就只有几个地方:一是主人公的妈妈的宴会,二是在“信息部”高层领导的办公楼层里。妈妈的宴会虽则明亮,但妈妈和朋友们的整容还有无论如何都不听他说话的那种感觉让人不寒而栗;领导的办公室虽则明亮,然而手上沾的血和戴着耳机记录犯人尖叫的秘书更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这两处明亮只会让人更加觉得恐怖。

最最令人开心的莫过于恐怖分子管道工的出现。他理智勇敢而且是唯一一个找得到问题并做出建设性动作的一人。女主人公的出现也让人眼前一亮,她是另一理智和勇敢的人,但是她的遭遇让人无奈,她是最接近现实的一个,仿佛是从现实社会跌落进去的,但是她又深谙那个世界的现实,做着些无谓的抗争。每每男主人公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会想,啊,给正常人一个喘息空间了,总算是噩梦醒来一小会儿。但是很快就发现,残酷的梦远远还未结束,非理智的、不讲道理的团团黑雾又再次袭来。

让我觉得有趣的是东方元素的应用。梦中的铁甲武士背后还插着战旗,很明显是京剧中将军的变形,而另一常常出现的面具,则是日本式面具的一种变形。东方的、神秘的、未知的,应该也是恐怖的常用手法。

男主人公和铁甲的武士战斗到最后,面具揭开发现那竟是自己,其实,身为公务员的他毕竟也属于特权阶层,他也是那种黑暗势力的一分子。男主人公执意要加入“信息部”并且得到关于那个女人的信息的时候,我曾想,他是不是感到被误抓的人有冤屈,要从这里找到真相?但结果,他的原因是出于,爱情。后来想想,以爱情为原动力是更为合理和充分的理由:男主人公说起来还是个很能干的公务员(处理退回的支票等等),他并没有想到要谴责这个制度。但爱情是他唯一的梦想,他之所以为人的唯一一点特征,只有对这个梦想的追求受到阻挠,他才最后变成敌人,最后变成受审的犯人。

有时候我会做醒不了的噩梦。其实,最为恐怖的还不是追杀等等,而是周围的人都失去理智,都听不进话,都不讲道理。还有一种恐怖说不出,就是你处在一个体系内,却不明规则。你知道有那潜在的界,但不知道在哪里会越界。不知怎样,你就触犯了某一条,之后,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你永远洗不清了。这是一种最为深层的恐怖,永远没有安全感。

片子看到最后,这种无名的恐怖一环一环的让人透不过气,本来掉入无边的黑洞还算是一种解脱,但紧接着是更令人绝望的审问;本来侠客一样的管道工出现给人带来了希望,大大松了一口气,可是侠客在废报纸间无缘无故就消失了;后来女主人公像天使一样用大卡车接走,我几乎要穿上大衣走人:他们终于走出那个世界,回到绿色原野上,自由了!可是镜头一转,他已经坐在椅子上失去了知觉……你还是出不去,别做梦了,也不会让你舒服的死去。

我逃跑一般跑出去,这个小区周围人很少,没有什么公共汽车可坐。我跟AG约好在城铁光熙门站见面。打车到了光熙门地铁的北入口,发现原来是一个过街通道,过了马路才到地铁站,地形非常诡异。加上人又少,让电影中那种噩梦般的气氛又笼罩很久。其实,那种有很多限制但又不知规则到底如何,界限到底在哪里的恐怖感是挥之不去的,只是我们有时麻木忘记了。我们从来不是彻底自由的,也许有一天不知为何就会跌到一个奇怪的深渊,走不出去,这种例子也不在少数。
36 有用
8 没用
妙想天开 - 豆瓣

妙想天开

8.2

1393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妙想天开的更多影评

推荐妙想天开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