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治洪和他的“《邪》系列”

Clyde
2020-04-03 看过

扩写自此文: 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218387/

看完这桂治洪导演的“《邪》系列”(《邪》【1980】、《邪斗邪》【1980】、《邪完再邪》【1982】、《邪咒》【1982】),我和我的电脑似乎也中了“邪”。我写《邪斗邪》一片之英文名时,我的电脑一直把它写成“Hex Vs Wicthcraft”,我多次刷新甚至关掉“Word”重启,还是不行。真的是太“邪”啊!无奈之下,我关掉电脑离开书房,到外面散步一圈再回到书房打开电脑。也许是新鲜空气冲掉了我的“邪气”,这回电脑不发神经了,很安分地写出了“Hex Vs Witchcraft”。

也许这只是一个操作错误,或者一个误会,但我还是愿意信一信“邪”。

记得有一个德高望重的娱乐圈红人告诫后辈,要做明星,有三个必不可少的条件,其中一条竟是“不可不信邪”!我不认为这是迷信或者做作,我相信它是百分之百的经验之谈乃至知天命之谈。

不怕再闲话几句。香港电影剧组的开机仪式上,一般都要烧香拜神的,以祈求安全与吉利。烧香拜神的贡品往往是很丰盛的,一般都有整只的烧猪。这一点,大家是可以从娱乐报道和DVD花絮看到的。据说,《英雄》开机的时候,本不打算烧香拜神的,但张曼玉表示,如果不烧香拜神,她就拒拍。剧组无奈,只好按照香港的习惯,举行了开机的烧香拜神仪式。自此之后,内地有不少剧组似乎也向香港的剧组看齐,开机时也烧烧香拜拜神,以求个彩头或“避邪”。

烧香拜神也好,信“邪”也好,可能是人的心理作怪,但都不过是表达美好的寄托与愿望,我想都是无可厚非的。再说,我以为,人对自然界、对一切未知之事物,当有敬畏之心,不可随意亵渎之。烧香拜神、信“邪”也可以说是“敬畏”的一种。

以上乃口水之谈,下面言归正传,回到电影本身来吧。

桂治洪是一位极富先锋精神的导演。他导演的影片基本都可以归入B级片,而他也同样吸取了欧美及日本B级片“大胆创作”的精神,在相对简陋的制作中奇招尽出,呈现出惊人的效果。近年,桂治洪在欧美也成了华语cult片的“代言人”之一,他的不少作品被欧美的影碟发行商发行了蓝光碟。

“《邪》系列”是桂治洪的代表作,也是电影史上恐怖cult片类型的重要作品。桂治洪擅长导演动作片、社会写实片、恐怖片,其中恐怖片(或带有恐怖色彩的影片)在他的创作生涯中占了较大的比重,可以说,这也是他最得心应手的电影类型。

在“《邪》系列”之前,桂治洪已经导演过《鬼眼》(1974)、《索命》(1976)等恐怖片,而他参与导演的“《香港奇案》系列”,虽然属犯罪类型片,但他同样拍出了恐怖的氛围。

到了《邪》,桂治洪更是融合了恐怖、奇幻、喜剧等类型,拍出了一部妙趣横生的“邪”片。《邪》是桂治洪自编自导的作品,具有鲜明的桂治洪特色,在类型叙事之余,加入了现实批判与人心洞察的元素。桂治洪之为“先锋导演”,与他的“愤怒精神”是有很大关系的,他的“愤怒精神”主要体现在《成记茶楼》(1974)、《大哥成》(1975)、《无法无天飞车党》(1976)等影片中,而《邪》也或多或少加入了他的“愤怒精神”。

《邪斗邪》和《邪完再邪》的编剧都换成了当时的邵氏金牌编剧司徒安,旨趣自然与《邪》略有区别。这两部影片的故事构架、人物设置、桥段运用是大同小异的,它们风格比较统一,反而和《邪》不那么“合拍”。因为《邪完再邪》在《邪斗邪》之后,用电影界流行的话来说,《邪完再邪》乃是《邪斗邪》的跟风之作。但跟风的《邪完再邪》仍然好看,娱乐效果并不逊色于《邪斗邪》,但没有创新,不免为人所诟病。

《邪斗邪》和《邪完再邪》都是那种有点恶搞的爆笑喜剧。和香港类似的喜剧电影一样,该片的一些桥段难免低俗,也很无厘头。周星驰无疑是无厘头电影的集大成者,但在星爷出道之前或之初,香港的无厘头电影已经开始渐成气候,洪金宝等人的功夫喜剧,还有这两部很“邪门”的电影,都已经把无厘头发挥得有型有款了。和动作设计一样,无厘头也是香港电影的一大特色,其对香港电影乃至整个华语电影发展的贡献与影响,仍在日益凸现。如果说港式动作设计体现了香港电影人独特的“智慧”,那么,无厘头则是香港电影人把他们的聪明发挥到了极致。

香港电影圈是一个很现实也很残酷的圈子。香港的电影导演或者演员,如果连砸两部电影,就很难有翻身的机会了。尔东升导演的《色情男女》中的阿星就是一个连砸了两部电影的年轻导演。连砸两部电影之后,阿星再也找不到愿意投资他的电影的人,最后只好去拍“三级片”。据李翰祥在《影海生涯》中回忆,《邪斗邪》是桂治洪的卖座之作,而此前桂治洪已经接连拍了几部反响平平的影片。可以说,《邪斗邪》是桂治洪的转型之作,也很可能是其妥协之作。转型也好,妥协也好,“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就是香港电影圈的不二法则。

《邪咒》是“《邪》系列”的又一次变奏,除了“邪”,还有“咒”。该片的第一编剧仍然是司徒安,邵氏后期的重要导演之一鲁俊谷也参与了编剧工作。“《邪》系列”从喜剧中淡出,来到了桂治洪更为擅长的惊悚、犯罪世界。

“《邪》系列”四部曲之外,桂治洪同期还导演了《尸妖》(1981)、《蛊》(1981)、《魔》(1983)等恐怖片。这些影片基本上都是司徒安编剧的,也就是说,司徒安是桂治洪电影生涯后期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邪》系列”的导演桂治洪似乎也沾了他的电影的“邪气”。桂治洪本人及其才华都很“邪”,就像徐克其人其才都很“怪”一样。桂治洪虽然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商业片导演,但他的电影往往商业得残忍而另类。他拍的《成记茶楼》、《大哥成》是盛极一时的黑社会写实电影。其中《大哥成》一片因为过分暴露黑社会仪式和对黑社会行为的过分细致而残酷的展现,被定为“三级片”(DVD出版时的定级)。

桂治洪的电影世界,可以说是充满“cult”的精神的。桂治洪虽然也拍过《老夫子》(1976)这样无关“cult”的喜剧,但他的大部分电影都致力于展示充满暴力的灰暗世界和残忍冷酷的人性之“蛊”。也许是因为这个,桂治洪才在香港电影圈有“愤怒青年”之称。据说,“愤怒青年”桂治洪最终不容于香港电影圈,不得不远走他乡,并于1999年客死异乡(美国)。

欣赏桂治洪的人喜欢将他跟徐克比较,谓两人均有惊世的才华,但又都不容易相处。而桂治洪生不逢“时”,所取得的成就也去徐克甚远。

6 有用
0 没用
邪 - 豆瓣

7.2

770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邪的更多影评

推荐邪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