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封印 第七封印 8.4分

《第七封印》以及伯格曼

周六我要休息
2007-11-14 看过

更新于2018 6 20 SIFF期间

2018年上海国际电影节:Day 5 第七封印

晚上坐在影厅的时候,心灵的湖水平静如镜。

回到家,就打开电脑把映照在这片湖水中的一切写下来。

第七封印关于恐惧,对于死亡的恐惧;以及—— 最重要的—— 并不仅仅是恐惧,如果你仅仅只看到了恐惧,那么就真的恐惧了 —— 最重要的是寻求对于恐惧的解答的过程和某些答案。我很不愿意用“对抗”(combat)恐惧这一类的词,就好像很不喜欢诸如“对抗时间”一类的词汇,好像真的要跟时间打一仗似的。所以,我想不如用对于恐惧的一些解答和方法吧。

宗教。这是伯格曼自身(i.e. 骑士)曾经用过的方法。若是我们生了,却又最终死亡,那么我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一切都是虚无,都是虚空。骑士无法忍受这个答案。他曾经拥有上帝,如果有上帝,这些生了死了的毕竟就有了答案,似乎一切因着上帝的安排有一些可以质询的结果和逻辑 —— 又岂止可能没有逻辑呢?真的一切都是虚空呢? 骑士不断地向上帝呼唤,上帝只是沉默。骑士面对着这巨大的怀疑,于是无法面对死亡之恐惧。

在骑士的旅途中,逐渐的某些解答和方法被揭开,唔,需要我们看到了和体会到了。

Jof一家人是将死亡之恐惧置于脑后的。置于脑后,并不是他们不恐惧,而只是既然现在活着就好好享受生命,置于死亡,它不是还没来么?所以,即使Jof与妻子mia清晨坐在树上唱歌儿的时候,戴过的骷髅面具就挂在树梢;骑士他们与jof夫妇享用野草莓的时候,骷髅面具在马车上摇晃,那又怎样?他们仍能享受生命的充盈与安宁。 我要提一句,那骷髅头根本不在我们身后好不好?根本就在我们这皮相之下,每时每刻。

在此之外呢?心灵的湖水映照到了人性的光芒。哑女(?)看到要杀死她的神医受瘟疫折磨的时候,仍旧因为自己的同情想要拿水去喂给他喝;骑士宁愿自己输了棋局,送命于死神,从而能够救下Jof一家。人之所以为人,毕竟不仅仅是因为我们自己知道自己会死(据说动物是不知道的,它们要到临死的时候才知道;而我们人类是八九岁的时候就开始懂得死亡是什么了,然后这个恐惧缠绕一生)还因为我们能够克服某些基本的本能的人性,从而 —— 人之为人。

还有呢。还有就是—— 爱。骑士的妻子在所有的人因为瘟疫而逃离了城堡之后仍旧留在城堡等待骑士,是因为爱。爱,跨域了恐惧,超越了恐惧。自然,前面提到的人性的光芒亦是广义程度上的爱。

还有么?还有 —— 臣服。 这是哑女,她在看到死神来临的时候,欣喜和接受,整张脸散发着光芒。接受和臣服。 即“”夫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 乃所以善吾死也 (《庄子.大宗师》)”。

最后死神带领着骑士一行跳舞的那个镜头,其实每次我看都时时想起马蒂斯的那幅《舞蹈》 (Dance II, 1910),也不知有没有学术讨论关于这二者的联系。今天我也实在没有精力做更多的文献查找和探寻了,先放在这里,改日来做。

Matisse Dance II (1910)

source: http://everypainterpaintshimself.com/article_images_new/MatisseDanceIIx2.jpg

心灵的湖水在十几年中发生了变化,是以为记。

----------- 不知道是什么的分界线

以为会在整个电影节期间沉默的,毕竟被《第七封印》炸了出来。就冲骑士与死神在海边下棋的那一个镜头就值得去大银幕!

那就从Day1记起吧。

Day 1: 父亲去世第五天

Day 2:父亲去世第六天

Day 3: 父亲去世第七天

Day 4: 新天地UME一厅 《野草莓》

Day 5: 百丽宫万象城店 LUXE 巨幕厅 《第七封印》

---------------------------- 以下为2007年写的观影记 《第七封印》一直压着没看,大概也跟我一贯不爱看晦涩的电影有关。而从前就风闻《第七封印》难懂,据说不看圣经,就看不懂这部影片,所以一直没看。最近因为集中看了几部伯格曼的影片,还重温了一遍《野草莓》,按照习惯,会把所有找得到的同一位导演的作品统统看一遍,于是今天就轮到了《第七封印》。 虽然dvd封套上着黑色斗篷,面色苍白,皮肤松弛的死神,的确让人望而却步,影片并不像我想象中和传闻中的那么晦涩难懂,这部片子甚至可以说是“好看”,当然这还稍稍取决于你对“好看”的定义。一部与“死亡”紧紧关联的片子,不见得是所有的人能够觉得好看的。正如dvd中评论影片的Cowie说到,当年他们在电影院观看电影的时候,他的祖母无法忍受电影里屡屡谈到死亡,于是站起身来,大声说“这部片子讲死亡讲得太多了,我要回去准备晚饭了。”,走出了影院。而Cowie和他的父亲看完了影片,并且在剩下的整个晚上都在谈论着《第七封印》。 它“好看”,因为它就好像是一个融合体,糅入了生命中人群中的种种色。这边厢骑士布洛克刚刚与死神下过棋,那边厢镜头切到美好的清晨,马戏团演员jof刚刚睡醒,出了马车,即欢快的在草地上翻了几个跟斗,与马儿开了几句玩笑,依稀看见了圣母扶着蹒跚学步的圣婴走过草地。这一边骑士,仆人,与jof夫妇等在海边的黄昏中享用过,新鲜的野草莓和新鲜牛奶,跟着骑士又开始与死神对弈;黄昏的宁静欢乐顿时褪为了与死神对弈的背景。 他们在进入森林伊始,还有一场喜剧,那是铁匠要杀另一位拐跑了自己妻子的演员skap的一段戏,骑士的随从扬在一旁提词(提醒台词),铁匠的脏话用尽了,他就在后面小声供应新的脏话;当丽萨回到铁匠身边,他就在一边预测丽萨将会如何用尽女人的手腕儿来请求丈夫的宽恕。甚至演员skap被死神宣判的一节,都有着幽默。演员抱着树干儿坐在枝丫上,死神拿着根锯子在下面“嘎吱嘎吱”的锯着,演员还与死神对了一番话,请求“法外容情”,尤其那一句期期艾艾地“连演员也不能豁免?”,可真是把人逗笑了。 可这一切皆发生在死神的巨大阴影下。Jof与妻子mia清晨坐在树上唱歌儿的时候,skap刚刚戴过的骷髅面具就挂在树梢;骑士他们与jof夫妇享用野草莓的时候,骷髅面具在马车上摇晃。除了这些意像和符号之外,十四世纪横行欧洲的黑死病,路上背着沉重十字架,自我鞭打,请求上帝宽恕的人们,即将被烧死的女巫,死神那睁大的黑色眼睛,在酒馆里拿jof取乐的村民,…..所有的一切都与前面提到的那些生命中的喜乐安宁融合在同一部片子,这短短一个半小时中。令人不得不赞叹伯格曼的“平衡”能力。 他能将恐惧,残忍,死亡与美,与自然,与欢乐,与生命,与婴儿毫不牵强的糅合在一起,这不是那些矫情地所谓的“带着眼泪的笑”,这是生命的本身。而这样的能力不仅仅限于《第七封印》,《野草莓》开始令人心悸的梦,并不影响影片中伯格教授回忆快乐的少年时代,甚至那对嘈杂双胞胎也自有可爱之处。而《芬尼和亚历山大》中,三个迥异世界的糅合,也丝毫未见突兀。 所以,这是一部好看的片子。 《第七封印》的故事发生在十四世纪的欧洲,骑士布洛克带着随从扬刚刚自十字军东征回来,阔别故土十年,而此时的瑞典正被黑死病笼罩。据说那时整个欧洲失去了三分之一的人口。 影片是一个旅程。它始于清晨,布洛克与扬在海边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布洛克看见了前来取命的死神。布洛克与死神下了一盘棋,死神输了,布洛克得以脱身。布洛克与扬开始踏上回家的路,一路上他们经过了村庄,经过了教堂,看见了游行自虐的教徒。扬救下一名女子,跟着又救下了jof,又带上了铁匠和他的妻子,于是他们带着他们一起回家。影片结束于夜晚(这是漫长的夏日的一天)。在整个一天中,布洛克与死神下了三场棋,最后输给死神。不过,不要紧,他为jof一家赢得了逃走的时间。于是,jof和妻子mia,还有婴儿mikael逃出了死神的手掌。 旅程终于夜晚,当他们回到骑士的城堡,刚刚吃过晚饭,骑士的妻子karin念诵着“第七封印”的故事,死神来到了。旅程结束。此处场景结束于被死神的阴影笼罩无名女子虔诚的脸上。这位从头至尾没有说一句话的女子开口说了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话“都结束了(it is finished).” 这句话是耶稣被钉上十字架的时候所说的最后一句话。至此, 骑士的旅程结束。 接着镜头从这一张女子的脸部特写切换到以同样角度正在仰望黎明天空的mia的脸部特写,那是一张欢乐纯真的脸。 Jof与mia带着小婴儿逃过了死神,她看见了海边的黎明。Jof又通过自己的”vision”(幻觉?)看见了死神命令骑士,扬,skap,铁匠,铁匠妻子,raval,手拉手跳着“死亡之舞”离开黎明,走向黑暗之地。Jof一家继续自己的生命之旅。 影片中两个主要的角色,骑士与随从扬,对于上帝各持一词。骑士在他的回家旅程中不断地寻求“上帝”。他需要上帝证明来证明上帝真的存在。他似乎在“科学”与“信仰”的夹缝中,怀疑并寻求答案。而骑士最终也没有寻找到答案。当死神最终来临的时候,他双手紧握,焦虑的祷告。扬,是与骑士的对立面,他认为这些都是虚妄,是人们编出来用以回答无法解答的问题的避难所罢了。 那些难以解答的问题,无非是萦绕着人类世世代代的问题:为什么生?既然生了,为什么死?生之意义究竟在何处?而这些问题,在骑士心中,只有上帝才能回答。而上帝呢?上帝在何处? 骑士自己也无法说服自己相信上帝的存在。他要求上帝给他“知识”,而不是“信仰”,他要求上帝把双手伸向他,显示自己的真容,跟他说话。 骑士从一开始就错了。所谓信仰,无需“验证”,只需“相信”。若追求“验证”,则非“信仰”,而是“科学”。信仰,不是知识,而是去相信。(Belief is not knowledge, but to BELIEVE). 骑士的问题在此,他站在信仰与知识的中间,他以对科学的要求来要求上帝,这本就不是上帝的语言(当然如果有上帝的话)。因此,他说上帝是沉默的上帝。 影片以死亡为线,展现众生在死亡面前的情状。各自的解释和回答不同,各自安慰自己的方法也不一。有的诉诸于宗教,有的要把女巫烧死以躲避上帝的惩罚,有的惩罚自己,认为可以被救赎,有的愤世嫉俗,有的处于疑惑与信仰之间。皆是为什么生,为什么死?生命的意义何如? 而在死神的追逐下,几乎无一人幸免,除了jof, mia还有他们的婴儿mikael。 在影片结束时刻,jof看见了死神带领着骑士,扬,铁匠,铁匠妻子,ravel(一名邪恶的教士),还有skap(演员)跳着死神之舞。有很多评论说,为什么骑士的妻子不在里面,为什么那个被扬救下的姑娘不在这一行人中? 有可能 只是拍电影的疏忽,最后的死神之舞也许只是一个意向。而也有人提出了自己的解释,虽然在我读来,解释得挺费力。Kalin (2003)在自己的书中解释道:骑士的妻子,被救下的姑娘,以及被送上火堆的女巫,都是无辜的,相对于其他人而言他们是受害者。并且,骑士的妻子和那位姑娘有着和平安宁的气质。也许她们早就拥了骑士想要寻找的答案? 那么jof一家呢?他们究竟依着什么逃离了死神的控制?仅仅是jof的信仰?和超能力?或者是因为骑士的协助?有些评论将jof一家称为“holy family” (神圣的家庭),mia代表圣母玛丽亚,jof即约瑟夫,而小婴儿mikael即那名神圣的婴儿。由此似乎我们可以推断,是信仰救下了jof一家。 先将用姓名符号解读jof一家的意义放在一旁不谈,jof的信仰究竟有没有在电影中被强调?因为他能看见了圣母玛丽亚而推断?那么他还能看见死神之舞呢,而基督教中是没有死神的。从个人的观影感受,更愿意将jof一家的脱险理解为jof和mia还有小婴儿mikael的强大的活泼泼的生命力,这样的生命力打动了上帝(如果上帝存在的话。) Jof和mia都有一张温柔并欢乐的脸庞。Jof清晨起床,即快乐的翻了几个跟斗,还跟马儿开了几句玩笑。他时常编歌儿唱给老婆听。他们二人在乡村表演的时候,虽然唱着死神之舞的歌儿,却以游戏和幽默的方式。jof在酒馆被村民们欺负戏弄,差点没命,他逃回家(家,不过是一部马车),还不忘把银镯子送给老婆;同时又如同孩童一般一边吹嘘自己如何勇敢,一边把头埋在mia怀里撒娇。当他看见儿子mikael,他便立时忘了刚才的所有的不快与危险,抱着儿子咯咯笑。他们二人接着邀请骑士们一起享用mia采来野草莓还有新鲜的牛奶,在黄昏的海岸上,jof又开始弹着琴,唱着歌儿,他们那么美。 他们是那么地敞开自己的心灵,享受生命赋予他们的一切:爱情,亲情,人与人之间的温情,阳光,草地,水,草莓,新鲜牛奶。对生命的充分享用,和感激,才是回答死亡的最好办法吧。 都写到这儿了,还没有说到影片的名字《第七封印》到底是什么意思。而“第七封印”也在影片的开头结尾以呼应的形式出现。可见,并非需要圣经背景,也可以完全看懂该片。我还是做了一下功课的。”第七封印“揭开的时候,人类面临神的最后审判,也是全面的毁灭。 那么第七封印即死亡的暗示,而第七封印的揭开,则象征着最后“审判日”的来临;所以在影片中,村民们面对黑死病的肆虐,都以“审判日”来临作解释: 即上帝发怒了,第七封印被揭开了。黑死病乃其中一个惩罚。而在影片最后,骑士带领众人回到城堡后,与大家共进晚餐,妻子在一旁念七封印的故事,画面如同“最后的晚餐”。 而第七封印也可以理解为上帝的秘密,第七封印揭开的时候,上帝的秘密会被揭开。这个秘密也是骑士反复追问的“秘密”,而死神的回答是:我没有秘密。    而上帝何在?是否存在?这似乎是伯格曼自己的提问。他的回答呢?似乎从《野草莓》中可以找到答案: 在《野草莓》中,当伯格教授被几个年轻人询问上帝的存在,伯格教授背诵了一首诗作为回答: Where there is the friend I seek everywhere? Dawn is the time of loneliness and care. When twilight comes I am still yearning Though my heart is burning, burning. I see His trace of glory and power, In an ear of grain and the fragrance of a flowers, In every sign and breath of air. His love is there. His voice whispers in the summer breeze. (试着翻译一下:我四处寻找的朋友在哪里?黎明充满了孤独和爱。当黄昏来临,我却仍旧睡意浓浓,尽管我的心在燃烧,燃烧。我看见了他的痕迹,那些痕迹是她的荣光和力量。一颗谷粒,一朵花的芬芳,每一寸呼吸与空气,都是他的爱。夏日的微风是他的耳语) 这应该是伯格曼在当时对于上帝是否存在的回答。上帝存在于自然界的一切中,一切皆是他的爱,荣光与力量。 因此在《呼喊与细语》的结尾,饱受病痛折磨死亡威胁的姐姐在日记中记下她与两个妹妹还有anna度过的完美一个夏日,她们在初夏的日子来到了外面的花园庭院。草坪绿绿的,微风轻拂。姐妹三个皆着白色轻柔曳地长裙,撑白色阳伞。她们在草地上散步,聊着天(我们听不到她们说什么);然后如同过去一样,她们坐到秋千上,anna也着白色的裙子,站在她们身后轻轻地推着秋千。在那短短的几分钟,姐姐经历了完美,对生命感到由衷的感激,感激生命赐予她这么多。 而《野草莓》中,害怕死亡的伯格教授最后回归亲情,睡梦中回到了少年时代,夏日的别墅,姊妹们叫着他的名字,他看见了年轻的自己。仍是感激生命,感受生命中的一切美好。 而这样的上帝观,在我看来,无异于一种妥协,是一位受过科学教育,有强大质疑能力的,喜爱思索的人的一种绥靖。上帝,此时在他的绥靖政策中,成为了“造物”,造化,---- 即自然 (NATURE).对于生命与死亡的拷问,也最终被“感激生命”的决定而解决。这样,便更容易理解影片中jof一家的经历了。 那么值得一提的是,伯格曼后期逐渐放弃了宗教。他自己这么说到:“当宗教从我的存在中终于被抹去之后,生活对我来说容易多了(As the religious aspect of my existence was wiped out, life became much easier to live. )” “当我的宗教结构崩溃之后,我作为一名艺术家和作家所面临的那些限制便不再存在了。 (When my top-heavy religious superstructure collapsed, I also lost my inhibitions as a writer.) (Lauder 1989) 《第七封印》中骑士布洛克的旅程(journey)何尝不是伯格曼的旅程?《野草莓》中伯格教授的旅程又何尝不是伯格曼的旅程? 那么关于死亡呢?伯格曼自己对于死亡的回答呢,他说“我的确曾经害怕那巨大的空洞感,我的看法是,当我们死了,我们就死了,我们从一个存在的世界去了一个空空如也的世界,而我从不曾相信还有任何东西超越死亡之外。这样,我觉得非常的心安了……”(I was afraid of the enormous emptiness. My personal view is when we die, we die. We go from a state of something to a state of absolutely nothingness. And I don’t believe for a second that there is anything above, or beyond or anything like that. And this makes me enormously secure.) 不论第七封印被揭开之后,是否真有上帝之秘密,或者那之后是否真存在一个空空如也的世界。若真地尝过野草莓的芬芳,即可心安了。 2.一些闲话 写完上面那些,已经在电脑跟前坐了差不多三个小时。还是把一些闲话写完算了。其中肯定大有不妥之处,欢迎拍砖。 最近看伯格曼的影片,常见到了黑泽明电影的痕迹。(从前也提到过) 比方说,《野草莓》(1957)片子第一个梦,伯格教授梦见空旷的街道,马车上的棺材翻倒,棺材里躺着他自己。而在黑泽明的《泥醉天使》(1948)即早已出现过此梦境。三船敏郎扮演的黑帮青年,梦见自己在海边奔跑,海水不断冲着一只白色棺材。他将棺材劈开,里面躺着他自己。 在《呼喊与细语》(1973)中,伯格曼影片强迫着观众目睹agnes在死前经历的巨大痛苦:agnes在极度痛苦中发出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呼吸,在临死前,她从床上爬起来,声嘶力竭的呼喊“somebody help me.” 这让人想起黑泽明在《红胡子》(1965)中也逼着观众和主人公一起观看/察,一名老人的死亡,也是令人心悸的呼吸声。 在《第七封印》(1957)中,扬走进教堂,观看壁画。壁画上画着死神之舞。扬显出不害怕的样子,于是画工向他详细描述黑死病的种种症状,扬于是非常不快的害怕的背过身去。而在《生之欲》(1953)中,渡边在医院时,也有一位同来医院看病的老人向他详细描述胃癌从初期到晚期的种种症状,渡边的反应也是抱着衣服恐惧的躲到一边。 甚至在处理主人公面对死亡的态度的时候,也能看见相似之处。在《第七封印》中,骑士决定拖延时间拯救jof一家,即有评论指出这类似萨特的存在主义,而存在主义即“你就是你所作的事情”。非常凑巧的是,唐纳.里奇在评论《生之欲》中渡边面对死亡的处理方法,也是归于存在主义;渡边决定造一座小公园,来实现自己生命的意义。不过,唐纳.里奇自嘲道,黑泽明必定不同意他这样的解读。另一方面,《第七封印》中骑士拯救jof一家,并未替骑士解答生之疑惑,死亡之恐惧。 当然,仅从几部片子下判断未免太快了点。可是,至少在表现死亡之恐惧的手法上,两位大师确有相似之处。 说心里话,个人并不是很喜欢伯格曼的影片。他的影片是杰作(master piece)不错,是深刻不错,揭示人性是不错;很多片子可以一看再看而再看;只是它不是我的那杯茶(my cup of tea)。人生的重大问题,比如生死,比如生之意义,其实并非一定需要诉诸于形而上的语言和意向才能用电影表达出来,反而总是诉诸于一些形而上的语言,和意向,比如宗教,比如上帝,比如圣经,反而会影响电影是否最终能够为观众理解。若能无需直白的“拷问”“追寻”,充满哲学思索的语言,不是更见冲淡平和的功力?当然,这是我,作为一个在中国文化熏陶下长大的人而产生的非常个人的审美诉求。 当然,这些都是此时此刻的想法。也许多年后,再次重温各位大师的影片,感觉又会大不相同。到那个时候,再来写。

994 有用
7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56条

查看更多回应(156)

第七封印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七封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